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白瑜】三巡酒。

文/清渊

这篇是《消愁》这首歌的灵感。强烈建议搭配食用。

ooc预警。

私设预警。
分人魔两族,王者里这些英雄都设定为人族,但是该有魔种血液的还是有。

主白瑜,提及双兰。


每年仲秋王者帝国都有为期一月的狂欢,这个传统已经保持了九年,是为了庆祝十年前的这时候对抗魔族的胜利。

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参加那一场征战,更多的人是听帝国对于这场征战的官方描述。

当年征战回来的英雄,受尽众人膜拜,在这个帝国享有仅次于皇室的地位。

金飞玉走,白云苍狗。世人都健忘,遗忘了世人。当年那场征战,很少再被人提及。当年那些英雄的容颜,也没有多少人记得了。

若说那场战役给世人留下了什么,那大概只是这一月放纵狂欢。


李白推门走进酒馆,酒馆里吵吵嚷嚷。吧台里白色长发的酒吧老板,冲他举了举手中盛着红酒的高脚杯示意了一下。

刘邦注意这个客人很久了。他不常来,但是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来,举杯跟整个酒馆里的人喝上三巡酒,过后就在角落找个位置坐下自斟自饮,喝到天明,便起身离开。

在李白第一次来的时候,刘邦就注意到他了。不是因为三巡酒,而是因为第二日清晨他离开时脚步不见虚浮,很清醒,完全不像喝了整夜一般。

刘邦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看着那个在酒馆里喝着第一巡酒的人。一巡酒毕,刘邦举杯仰头,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在觥筹交错之中,李白仿佛回到了十年前,回到了那个魔族城中。

“明日我们便起兵进攻魔族腹地,这一役艰难,木兰在此敬各位!”花木兰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把碗摔在了地上。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去,怕是就有人再也回不来了。这酒,与其说是壮行酒,不如说是最后的离别酒。

这一碗酒后,花木兰转身回到了营帐。军中几位将领军师也跟了过去,他们还要商讨战略部署。

周瑜离开之前,拍了拍李白的肩膀。李白目送周瑜进了将军的营帐,这才转过头来。

李白这一转头,正巧看到铠给露娜夹菜。这事若放在平时,李白定是要调侃一番,顺便感叹一下什么时候这对冰山兄妹开始温情起来了。可这种时候,李白很难提起什么精神。

李白抬头,望着月亮,这月亮虽然无法带来什么温暖,却也明亮皎洁,还真和露娜的气质很像,难怪露娜被人称为“月光女神”。

若说这月亮是露娜,那这太阳就应该是花木兰。倒不是说花木兰有多热情,她进退有度,从不过分热情。

“想活命吗?紧跟着我!”

花木兰是一位合格的将军,她会拼尽全力保护她的士兵,她会将士迷惘时坚定地指引方向。她自信,坚强,勇往直前,就像朝阳一般,照进每个人的心里。

周瑜从营帐里出来的时候,李白看到兰陵王走了进去。

周瑜在李白身边坐下,双手交叠放在桌上,他低着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太白,战争结束之后,你可愿和瑜共度此生?”

李白没有说话,他伸手搂住了周瑜的肩,侧头望着周瑜。周瑜转过头和他对视,继而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李白陪着周瑜回到了营帐,在营帐门口,他拍了拍周瑜的肩。周瑜伸手摸了摸自己肩上李白的手。

谁也没再开口。

李白回自己营帐的路上,遇到了兰陵王。兰陵王看了看李白,对着李白伸出了右手。李白也伸出右手。两人的手握紧,向下沉了一下,随即分开。这个手势,在这军中是立誓之意。

兰陵王没有开口说,李白也知道他是何意——奋战到底,为了自己的国家,为了自己的爱人。


三巡酒过后,李白在酒馆的角落找了个位置坐下。

刘邦其实知道李白是谁,当年那场战争开始前,他不过十五岁,也曾热血地去参军,却因为年纪小没被允许入伍。

那场战争打了三年,在他好不容易够了从军年龄时,战争结束了。他就在据说当年起兵之地,开了这家酒馆。

当年那些英雄,于刘邦而言,并不只是出现在史书上有些遥不可及的名字。那是刘邦少年时的梦想和向往。

这一次,李白不只是坐在角落里闷声喝酒。他站起身,举着酒杯,对整个酒馆里的人嘶吼着:“一篇诗,一斗酒,一曲长歌,一剑天涯。来干!来干!”


李白还记得,那是决胜之战之前的一仗。

他们决定兵分两路,由花木兰带少部分人突袭魔族王城,将大部队交给了吕布和铠,让他们和魔军在战场正面交锋。

在大军突破重围,杀到王城之下时,城门大开,可他们却只看到了一个身负重伤的小兵。

李白在城中找到周瑜时,周瑜身上的红衣早已浸满血液,血液干涸已经发黑。

在兰陵王的长啸声中,李白闭上了眼睛,眼泪顺着他的脸颊滴在了周瑜的脸上。

“铠!你冷静一下!”

听到张良的惊呼,李白睁开眼睛循声望去。铠身披厚重的战甲,拖着长刀,刀刃和铠甲上还冒着蓝色的冷火。

李白放下怀里的周瑜,握紧了手中的剑,坚定地站在了铠的身边。

“子房。”吕布的手按在张良的肩上,他对张良摇了摇头。

吕布声如洪钟:“三军听令!”


刘邦看着角落里仰天大笑的李白,想到了十年前的传闻。

十年前,曾有传闻——参战的三军副将吕布,命人屠城,血洗了魔族王城,连老人和婴儿都未曾放过。

后来,帝国的君王嬴政出面,承认这是他传密旨交给吕布的任务。

“魔族生性凶狠一个都不该留。”这是嬴政说的。

“朕自知残暴,无颜为君。这君主之位,交由武则天吧。”这也是嬴政说的。


一曲长歌唱罢,李白给自己斟满了酒,他将酒杯高举过头:“这一杯酒,敬给花木兰将军!敬她统领三军,攻破王城!”

“敬将军!”酒馆里的人一呼百应。

李白一饮而尽,又斟满一杯酒:“这一杯酒,敬给露娜!敬她意志坚定,炙热剑芒!”

“敬月光女神!”酒馆里的人跟着李白将酒一饮而尽。

李白没拿酒杯的手捂住了眼睛,他抹了一把脸,再次斟酒:“这一杯酒,敬王者帝国!”

“敬我们的帝国故土!”

李白抬头看着酒馆的窗外,看着那条贯穿南北的路:“这一杯酒,敬魔族王城!”

整个酒馆都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明白为什么要敬敌国的王都。

李白丝毫不在意众人的反应,他自顾自地斟酒:“这一杯酒,敬光明的未来!”

酒馆再一次沸腾起来,大家纷纷举杯。

李白将倒空的坛子扔下:“这一杯酒,敬逝去的时光!”

酒馆里的人,已经喝了太多的酒,听不出这逝去的时光究竟有多沉重。

李白打开新的一坛酒,给自己倒上:“这一杯酒,敬战争换来的自由!”

在李白的带动下,大家互相敬酒,没有人听到李白敬最后一杯酒。

李白斟满酒,双手稳稳地握着酒杯,声音低沉沙哑:“这一杯酒,敬周瑜周公瑾。白,愿陪公瑾一世,护公瑾长安。”


李白自称酒中仙,酒量奇好,却也长长喝醉,酒醉之时,作诗舞剑好不快活。

他本是放荡不羁之人,年少轻狂,在边陲之地见到被魔族屠杀的村子,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他立誓要击败魔族,凭着一腔热血参军入伍。

他在军中见到了那个传闻中的铁血都督,见到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花木兰和露娜。

他连自己都说不清,自己是何时与周瑜两情相悦的。

他们心意相通,却从不曾有人点破。他们都知道,战争当头,儿女情长之事,不该被提起。

那一夜,周瑜还是提了出来。可李白却没敢给出回应,他怕,怕万一自己战死沙场,周瑜会孤独一生。

他料到了会有人死,却没料到那个人是周瑜,而不是他。

于是,那句未曾说出口的承诺,成了李白心中再难愈合的一道伤疤。


第二日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酒馆的时候,李白起身离开了酒馆。他喝了整整一夜,数十坛酒,却没有丝毫醉意。

在战争结束之后,李白把自己关起来,喝了一天一夜的酒。他想在醉酒之时,再见周瑜一面,却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喝醉。

李白走在路上,出乎意料地遇到了兰陵王。自战争之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兰陵王。

兰陵王虽见不到李白脸上的醉意,却能嗅到他身上的酒气:“我回来之时,就听越人说过,每年的这一时,太白兄都会来此喝上一整夜酒。”

李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兰陵王。

“人生苦短,太白兄又何必念念不忘?”兰陵王脸上带着笑容,笑意却未达眼底。

“长恭又何必问?”李白将视线移到了兰陵王腰间的那柄短剑上。

兰陵王轻轻握住短剑的剑柄,没再开口。

李白已经转身离去。

兰陵王看着李白的背影,耳边传来李白的一声长叹——

“但愿长醉不复醒!”

The end.

评论(21)

热度(66)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