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一)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这篇是 @探花郎 太太的《你的样子》的配文。
◇私设请见视频原作

◇ooc预警,生子预警
◇平行世界设定——同性可结婚也可生子,但生育率低

◇以原剧为主,有些地方参照小说,有除视频之外的私设,时间线略有改动

◇请先看原梗设定,无法接受请返回

传送阵

Chapter 1

周舒桐坐在副驾上,偷偷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她的顶头上司——周巡。

这是她开始刑警工作的第一天,早上她按照要求提早十分钟到支队报到。 

刚要进支队的门,就见一个人火急火燎地往外走,多亏她身手敏捷,不然两人指定要撞上。

“不是,你谁啊?”差点撞到她的人态度异常嚣张。 

饶是周舒桐脾气好,多少也有点不开心。她瞪着大大的眼睛,本着第一天来不惹事的原则,开口道:“你好,我是周舒桐,今天来报到的。”

“哦,那个新来的啊,正好有案子,直接跟我去现场吧。” 

“可是我要先找周队报到。”周舒桐微微皱着眉,有些为难地看着周巡。

“我就是周巡。” 

周舒桐将信将疑地跟着周巡上了车,她知道不会有人拿这件事骗她玩,但是她怎么看周巡也不像是个支队长,至少她印象中的支队长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在周舒桐印象中,支队长要么是像刘长永那样一副官僚嘴脸,要么就是像关宏峰那样屡破奇案。不管怎么样,至少不应该像坐在自己身边这位一样戴着墨镜一脸社会大哥样。 

这个时候的周舒桐还不知道,在未来的时光里,周巡会一次又一次刷新她对支队长的刻板印象。

同样,她也没意识到,这将是她不断刷新观念的开端。 

车开到了津港郊外的一处建筑工地,车刚一停稳,周舒桐就打开车门下了车,她有些新奇地观察着这个地方,看着周围穿着制度的刑警,她才真正相信了刚刚开车的人是她要找的支队长。

如果周巡没有在下车后的第一时间踹上两脚轮胎并蹲下研究的话,周舒桐会更愿意相信她跟了一个正经的支队长。 

“周队,这片儿全是尸块,我们已经发现六袋了。”从车后方走过来一个年轻人,说话的语气和走路的动作,怎么看怎么不像警察,有点流里流气,活像跟黑道大哥混社会的小痞子。

周舒桐在学校听老师说过,谁带出来的兵就像谁。她转过头四下观察着,想看看其他人是不是也这个样子。 

“六袋?”周巡有些惊讶地站起身,然后看到了一旁东张西望的周舒桐,跟小汪介绍道:“啊,对,这是新来的。”周巡一撩头发往前一边走一边说:“叫那个…叫…叫什么?”

周舒桐走到小汪面前伸出了右手:“我叫周舒桐。” 

小汪伸手想跟周舒桐握握手,忽然看到自己手上的手套。这么半天都不知道摸了什么东西,人家小姑娘的手挺干净的,他也不好意思握,并着食指和中指在头旁边晃了晃,有些尴尬地笑了两下。

周舒桐微笑着收回了手,小汪转过身扯着嗓子让小徐拿几瓶水。周舒桐追着小汪问他现场在哪,小汪却等会儿,说让她一会儿见了人叫“关老师”。 

听到这个称呼,周舒桐有些激动地跑了两步,到了小汪身前:“你是说关宏峰关队长吗?”然后激动地给小汪讲关老师有多么的厉害。

小汪指挥着让周舒桐扯下了关宏宇的通缉令,然后抬头一看就看到了他们在等的人:“周队,来了。” 

周巡转头看了一眼,就往那边走了过去,身后跟着小汪和周舒桐。

周舒桐跟在后面,看着小汪一路小跑着过去迎接。周舒桐前一秒还想着这人很会为人处事,下一秒就见小汪脚下一滑一个翻滚摔出了警戒线。 

“嘿,没事吧?”周巡过去要扶小汪,小汪一个翻身就起来了,“稳着点。”

周舒桐看着两人的互动,觉得这个支队长,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不近人情。 
小汪过去打开车门,一个脸上有刀疤的男人下了车。周舒桐知道,这个人应该就是关宏峰了。 

小汪在一旁举高警戒线,关宏峰低了一下头,走进了现场。

“老关。”周巡笑着抬起右手,似乎是想拍一拍关宏峰的肩。 

关宏峰却没有丝毫要停留一下跟周巡寒暄的意思,他径直往前走着。

周巡刚落了一半的手,在停顿了一下之后,又放了下去,嘴角的微笑也多了一抹自嘲的意味。没有人看到周巡的表情变化,无论是背对着他的关宏峰,还是他背后的小汪。唯一面对他的周舒桐,视线一直都在关宏峰身上。

周舒桐很细心也很聪明观察敏锐,她是这一届的优秀毕业生。她一向都是被老师所称赞的好学生,对此她很自豪。 

但是理论终究只是理论,在她看到现场的尸块时,她用最快地速度抓过一旁警员手里的证物袋,保证自己没有吐在地上。

生理上的不适,降低了她的观察力,她没有注意到关宏峰向周巡了解案情时,两人之间有些不自然的气氛。 

周舒桐开车载着关宏峰回了支队,一路跟着关宏峰到了法医室。尸体腐败的气息刺激着她的嗅觉,她强忍着不适帮忙递着袋子。

学校里的老师只说过关宏峰破案有多厉害,却从没讲过关宏峰会拿着尸块面无表情地观察分析。

关宏峰亲手切开尸体,伸手蹭一蹭然后将手指放在鼻下仔细地嗅着。周舒桐终于再也坚持不住,打开门落荒而逃。

周舒桐的观念被再一次刷新,是在关宏峰开车的时候。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以她现阶段的了解,关宏峰是个沉着冷静的人,甚至有些冷漠,跟谁都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在车子发动的前一秒,周舒桐压根就没想到过,像关宏峰这样的人,能在这个时段把车开得这么快,以至于后来警车跟上来的时候,她都以为是因为超速。

到了现场,关宏峰还没有说话,手机就响了,他接起电话,就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您好,我是刚才往您家送外卖的,我的工牌是不是落在您家里了?工牌号是……”没等对方说完,关宏峰就挂了电话。 

关宏峰回过头,看到周巡三人都盯着他看,就走到了周巡面前:“怎么?怀疑是我弟啊?”他把手机递到周巡面前:“自己看。”说完也不管周巡什么表情,把手机一塞,转身就走了。

周巡追上关宏峰,看了看手机,把手机还给了关宏峰:“以后你弟这事,别老疑神疑鬼的啊。说不定早就跑南方去,离开津港了。” 

“他的案卷是不是在你手里?”不同于周巡拐弯抹角的试探,关宏峰说话很直接。

周巡笑了一下:“这事,就不劳你帮忙了啊。” 

关宏峰看了一眼小汪拎过来的袋子,视线扫过周巡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看向了周巡:“又是左手啊?”

周巡在收回左手之后,手指轻轻扫过掌心。在那天关宏峰甩开他的手之后,他就再也没触碰过关宏峰了。 

关宏峰带着周舒桐去勘查了,中途他支开了周舒桐,上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和光小区。周舒桐调查过后,正在公园里找关宏峰,就接到了周巡的电话,说又发现了尸块,让他们赶紧回来。周舒桐说自己正在找关宏峰,又把刚刚分开的情况简单说明了一下。

“你得寸步不离地跟着他知道吗?让他永远在你的视线范围之内!” 

“可是……”周舒桐不知道周巡怎么忽然就生气了,她想辩解一下,却被周巡打断了。

“可是什么!这是命令!” 

蹲在湖边的小汪,有些无奈地心疼了周舒桐一秒,然后站起身走到了他师父旁边。他师父从当上这支队长之后,脾气就异常火爆,指不定哪句话就惹毛他。也不知道这新来的小姑娘在关队跟周队的双重刺激下能坚持多久。

To be continued.

评论(18)

热度(95)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