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二)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这里把时间线改了一下,剧里设定距离213六个月,这里提早一下,是213发生后三个月。

◇本章以关宏宇为主

Chapter 2

镜子前,一个和关宏峰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正在摸着自己脸上的刀疤。这道伤疤,是他亲手用刀划的,握刀的手移动得缓慢且坚定,没有一点犹豫。

三个月前的那天晚上,高亚楠头枕在他的胸口:“宏宇,你能不能答应我,以后不跟那些人鬼混了?咱们好好过日子行吗?”

和那些人是否来往,对于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但是高亚楠是他想要在一起过一生的人。

这么多年,他关宏宇交往过的人,没上百也有几十了,可只有高亚楠给了他这种感觉,这种想要踏踏实实一辈子的感觉。

一个小时之后,他坐在和那些人常聚的地方,敬了杯酒,想以此断绝之后的来往。

放下酒杯一拱手,强自镇定地转身穿上外套,再回过身来的时候,他并不意外。

一行有一行的规矩,虽说现在时代变了,不再是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了,稍微给个面子不挡人财路,也没人有那闲心死咬着你不放。

但有一点,干干净净地入行可以,想干干净净地走,不可能。

“兄弟,给个痛快话,有商量吗?”

他眨了眨眼睛,继而动了动脖子。他早就知道没这么容易,也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但是捅在那人肚子上的那一刀,真的是个意外。

他跟高亚楠匆匆说了几句,就惊慌失措地给他哥打了电话。他自己都知道,他哥那大公无私的性格,如果他真的杀了人,此举无异于投案自首,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不管怎么样,那也是他亲哥。

“赶紧跑吧,出人命了。”

他还没来得及说,就听到关宏峰说了这样的话。他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有些不明白一起斗殴事件,怎么他哥会这么快就知道了。

“你要么投案自首,要不就把事情说清楚,要么就赶紧跑。”

他哥给了他这三个选择,但他知道,他其实根本就没得选。

天一亮,他的协查通告就下来了,大街小巷都贴着他的通缉令,新闻广播里也全都是他。

从那一刻起,他的人生就坠入了一个深渊。

他脸上的这个疤所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伤口那么简单。还是他亲手抹去了关宏宇身份的证明。

为了翻案,为了不这么不明不白地冤死,他不得不按照他哥的意思,亲手毁去关宏宇,将自己变成另一个关宏峰。

当时,站在他背后的关宏峰没有看到,他在放下刀的时候,闭上眼睛的瞬间,有一滴眼泪流下。那滴眼泪是为了关宏宇。从这个时候开始,只有在关宏峰面前,他才是关宏宇。

这段时间以来,他都躲在关宏峰的家里。他每天都努力地去模仿着关宏峰,每个动作,每个表情,每个眼神。直到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觉得自己就是关宏峰。

他们的体重多少、头发长短,全都要一模一样。关宏峰不需要控制自己的体重,可他要跟关宏峰保持一致。

关宏峰不在家的时候,他拿着关宏峰给他的资料,努力地去背。他要记住关宏峰去过的每一个地方,每一个和关宏峰有接触的人他都要知道。他要记住支队里每一个人的性格、兴趣习惯,要把他们当成自己熟悉的人在心里相处。

这段时间,他所感触最深就是——人果然是群居动物。

每天都躲在黑暗的房间里,唯一能接触的人就是话不多的关宏峰。他总觉得,再这么下去,不被抓,他也该被逼疯了。

关宏峰和关宏宇是双生子,但是他们除了外貌,几乎再难找到相似点。

关宏峰内敛沉着,对什么事都不冷不热的,哪怕是跟关宏宇这个亲弟弟,也是一副公事公办的严肃样。

可关宏宇不是,关宏宇对这个世界有些超乎常人的热情。如果说关宏峰像月亮那样皎洁却没有温度,那他关宏宇就是烈日骄阳。虽然他从小到大没少惹事,但是对生活充满了热情。哪怕是以叛逆的方式,他也是在努力和这个世界进行着互动。

他不止一次地想过,如果他和他哥换过来,他哥会不会像他一样,临近崩溃的边缘,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迫切地想要出去。可他觉得,他哥可能不会有什么,或许还会觉得这样更有助于他学习更多的知识。

现在,他没心情去关注那些了,因为今天是一个特殊的日子。

关宏峰同意了周巡的要求,回到支队去当顾问。而他就可以在夜晚来临之后,以关宏峰的身份,回归这个世界。

他很兴奋。在这之前,他从不曾想到过,自己会有朝一日因为能够离开家门而激动,哪怕是以另一个人的身份。

他今天叫了外卖,买了饺子,准备了酒和下酒菜。他想跟关宏峰喝两口,以庆祝他可以回归社会。

但关宏峰并没有那个心情跟他庆祝。

那个耳光打过来的时候,他沉默了一下,在关宏峰的训斥中,他捡起那个被关宏峰打落的饺子,沾了点醋吃了。

关宏峰说的这些他都懂,但是他还是忍不住跟关宏峰吵了几句。这么久以来,他很压抑,难得的发泄一样的吵嘴,都要压着嗓子控制着音量。

关宏峰看了看手表:“时间紧迫,你吃一口赶紧准备吧。”

还是那副公事公办的语气,让他觉得他其实并不是关宏峰的弟弟,而是关宏峰手下上班迟到的员工。

关宏宇将关宏峰摘下的手表戴好。关宏峰将围巾从自己身上拿下来,围在关宏宇脖子上。

洗手台上的手机震动起来,关宏宇拿起手机,学着他哥平时的样子:“喂?我是关宏峰。”

在警局门口,关宏宇学着关宏峰的样子,淡淡地应了周舒桐的话,走进了警局。

一路走着,关宏宇一路回忆着当时关宏峰跟他讲的警局里的布局。

路上遇到高亚楠的时候,他面上没有什么反应,但心里一紧,按照他哥说的那样,抬手摸了摸下巴。

走进会议室,还没见到周巡的人,就听到周巡发话,说让关队给大家分析一下现场的发现。

关宏宇对周巡的印象还可以,那会儿他跟高亚楠在一起的时候,在支队里碰到过几次周巡,那个时候的周巡还只是他哥关宏峰的一个副手。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为人也爽快。不过经关宏峰那会儿的分析,他总觉得周巡跟老狐狸一样。

关宏宇按照关宏峰教的那些,在案情分析会上装了一把高智商。看着其他人疑惑不解的样子,如果不是形式不允许,他真的想笑出来,丝毫不记得之前他也是这副表情看着关宏峰。

但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周舒桐提了一个让他难以回答的问题,他沉默了一会儿,决定打破在家里跟关宏峰立下的“绝不找上厕所这种笨招”的誓言。

“要不大家先休息一下,我上个洗手间。”关宏宇起身,脚步沉稳,落荒而逃。他没有回头,没有看到坐在那里的周巡,对他的背影露出的那个探究的眼神。

刚刚在案情分析会上,周巡一直在看着面无表情分析案情的关宏宇,甚至都没注意他到底说了什么。在他刚进门的时候,周巡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虽然两个人长得一样,就连疤痕的位置都分毫不差,可周巡就是能一眼看出来,这个人不是关宏峰,而是关宏峰的弟弟关宏宇。

关宏宇出去之后,周巡也出去了。周巡在走廊的窗口前点了一支烟。

认出关宏宇其实并不难,除了凭借着多年来的默契以外,还有一点至关重要——关宏峰会直视周巡的眼睛,可关宏宇却下意识地避开了。

周巡一直就觉得关宏宇还在津港,甚至说他想过关宏峰一直跟关宏宇有联系。可他从来没想过,关宏峰竟然敢让关宏宇扮演自己。

周巡想不通关宏峰为什么要这样做。关宏峰担着这么大的风险让关宏宇冒名顶替,到底是何意?只要自己现在让技术科的人验个指纹,关宏宇必然就暴露了,他关宏峰也没得跑。

关宏峰,你是太相信关宏宇的演技,还是吃准了我周巡会给你兜着?

周巡笑了一声,将烟按灭在窗台上,转身回了会议室。

To be continued.

评论(15)

热度(65)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