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三)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3

当晚,再一次发现尸块,周巡把手底下的人都派了出去,自己走进了法医室。

“太惨了啊,杀人就算了,还给大卸八块了。这孙子,”周巡找个地方坐下仔细地看着高亚楠,“跟关宏宇有一拼啊。”

在周巡意料之中,高亚楠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似乎他说的人跟自己毫无关系。

“关宏宇杀了人家一家子,连小孩都没放过。”周巡看着没有丝毫变化的高亚楠,“太惨了。”

周巡见高亚楠平静的样子,实在是忍不住了:“我是想问问,关宏宇被通缉之后,又和你联系过没。”

“我们早就分手了。”高亚楠头也没抬。

“你看你,我这不例行公事地问问吗?”

“这是你第八千次找我例行公事了,周队。”高亚楠终于舍得施舍给周巡一个眼神了。

“他要万一跟你联系的话……”

“一准儿先告诉你。”

周巡看着高亚楠的反应,怎么样也不像是认出了关宏宇。不都说女人的直觉敏锐吗?怎么到了这位这里一点都体现不出来?

高亚楠的视线一扫,落在了周巡的腹部,那里有些突出,让人很难不注意到:“你戴护腰了?腰伤复发了?”

“没那么严重,就是有点疼。”周巡伸手揉了揉腰。

“你平时多注意休息。”高亚楠点了点头,也没再多说什么。周巡一向拼命,关宏峰离开之后更是忙得要命,之前就伤过的腰,一忙一累很容易疼。

“哎,你这有水吗?”

高亚楠看着周巡揉着腰的手,放下了手里的尸块:“我去给你倒。”

在经历过一系列的排查之后,他们找到了受害者王晨的家里。经过现场证据可以确定,王晨的合租伙伴高远有重大作案嫌疑。

在支队兵分两路,全力搜捕高远和现场勘验的同时,高远到了关宏峰家里。

“这好像是高远的工牌号,17655。”

那串熟悉的数字让关宏峰心里一紧,那是之前给他打过电话的送餐员,关宏宇叫的外卖就是他送的。

现场的情况表明高远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应该已经认出了他们兄弟的把戏,如果高远没在工作岗位,那他很可能是到自己家里去找关宏宇了。

关宏峰陷在自己的想法中,忽略了口袋里正在震动的手机。

“关老师,是你电话吧?”

在周舒桐的提醒中,他回过神来,咽了咽口水,拿出了手机。手机上显示的号码,证实了他刚刚的推断。

事情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着,挂断电话之后,他走回了现场。他需要找个借口回去,可是眼下的情况,他似乎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

正在跟高亚楠等人说话的周巡很快就注意到了关宏峰的魂不守舍,他止住了言语,走到了关宏峰面前。

关宏峰抬眼看了看周巡,他的表情和平时相比没有什么区别,但周巡还是感觉到了关宏峰有些焦躁的情绪,虽然周巡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

“怎么了老关?”周巡关切地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移开了视线,眼神乱瞟了几下:“啊,没事。”说完垂下眼,也不看周巡。他不想引起周巡的怀疑,关宏宇如果被周巡抓到了,一切都付之东流了。

“身体吃不消了吧?熬了一夜。赶紧回去休息吧。你的任务完成了。这交给我了。”周巡的表情和说出来的话都很官方,语气中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关心。

关宏峰没有多余的心思去考虑周巡这番话代表着什么,他急着要走,不过也只能像平时一样,慢慢地点点头:“那我先走了。”

“那我要不要送关老师回家啊?”周舒桐没有忘记周巡交给她的任务,抬头看着周巡。

“不用了,你也一直没睡,开车不安全。”

周巡的回答让关宏峰松了一口气,他在离开其他人视线之后,快步走着,走过摄像头后,他跑了起来。跑到路边,拦车赶回了和光小区。

周巡正在现场听着痕检的人汇报,就被周舒桐急匆匆地拉到了监控室。

监控里,一个穿着制度戴着头盔,手里还拿了把刀的人,躲在车后,看着不远处的关宏峰和周舒桐。这人见周巡带人过来了,就收起刀,转身跑了。

“得了,请我吃饭吧啊,算我救你和老关一命。”周巡笑了两声,准备转身出去,忽然意识到了情况不对。

想到之前关宏峰的异常表现,周巡立刻吩咐周舒桐联系关宏峰,在联系失败后,他拿出对讲机让小汪带上四队跟他去关宏峰家里。

这个时段路上没什么车,但周巡还是让周舒桐把警灯放在车顶上,顺便开了警笛。

从天而降砸在前车窗的高远,让周巡说不出来,他来得及时还是不及时。等他带人上去了,家里一团糟。

周巡带来的人在关宏峰家里来回走动勘验。高亚楠对着兄弟俩小时候的照片仔细辨认着谁是谁,在跟小汪说过话之后,她捡起了地上的魔方若有所思。

关宏峰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周巡走过去挨着关宏峰坐下:“亏得在警校学的几下你还记得,要不我真的就算是死,都对不住你啊。这事赖我,没负责好你的安全。”

“我这回也算全套服务到位了,手把手的把凶手交到你手里了。”

周巡点了点头,没看关宏峰。关宏峰打起架来有几斤几两,他可是有深刻的了解和体会。看到高远尸体的那一刻,他甚至怀疑是关宏宇为了灭口才推下来的。

简单聊了几句之后,周巡说让关宏峰好好休息,就去窗口看了看。在离开之前,周巡看到了角落里的体重秤。

回到支队,周巡坐在办公室里,想着那个体重秤。

这兄弟俩为了日夜交替可是够拼的。但是何必呢?与其这样冒险交替,何不直接藏起关宏宇呢?

周巡想不明白,正巧小汪送了报告过来,他也就没再深究。

报告里表明,现场证据指出:嫌疑人高远从背后袭击关宏峰,企图两人一起摔下楼,但关宏峰及时抓住了窗台和上面,由于惯性高远被甩了出去。

周巡合上报告,闭上眼睛,他甚至不敢想如果当时关宏峰没能抓紧,或者当时关宏宇不在场,会发生什么。

案子结了之后的某天,关宏宇又一次完成冒充亲哥任务时,心情还不错,虽然面对着自己的准老婆高亚楠不能互诉衷肠,但是支队上下就连高亚楠都没能认出自己这说明什么?说明自己是个实力演技派!

虽然灵魂荡漾着在洋洋自得,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像关宏峰一样稳重。一步一步走到警局门口,关宏宇就看到周巡站在车旁点燃了一支香烟。

没有来由的,关宏宇迈出去的脚又收了回来,站在原地。虽然移开了视线,可他的余光还是看到了周巡转过头看着他。

周巡垂下手臂,望着那个站在警局门口灯光下的人。这么看的话,关宏宇还是挺像他哥的。看着关宏宇那张跟关宏峰一模一样的脸,周巡不由得想起了曾经。

To be continued.

评论(9)

热度(69)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