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五)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5

“剩下的,我们还需要对尸体进行进一步检测才能得出结论。”高亚楠摘下口罩,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包糖渍柠檬吃了起来。

法医室里只有她跟周巡还有关宏峰三个人,关宏峰向来不吃零食,周巡又不喜欢吃酸的,都是多年的老搭档了,她也没装客气地问他们吃不吃。

“哎,你这都有什么吃的啊?”周巡凑过去拉开了刚刚高亚楠打开的抽屉,在里面翻找着。

高亚楠吃着柠檬翻了个白眼:“你自己存货吃完了是吗?”她不跟周巡客气,周巡也不跟她客气。或者说在吃这方面,周巡不跟任何人客气,全队上下谁的零食放在哪,周巡门儿清。

“这不这两天案子催得紧没空买吗?”周巡头也没回。

“你不都让小汪给你买吗?”

“高亚楠你说你这都是什么啊?话梅、柠檬、葡萄干、无花果干……怎么都是酸的?”周巡回头狐疑地看了高亚楠一眼,“你不是怀孕了吧?”

高亚楠吃着自己的柠檬干,也不看周巡。

周巡见她吃得津津有味,自己也拿了一袋柠檬干,打开之后,拿了一小片放在嘴里尝了尝:“哎,你别说,还真挺好吃的!”

高亚楠转过头看了周巡一眼:“你一个从来不吃酸的人,怎么吃得这么高兴?我看你这才是怀孕了。”

听了这话,周巡刚要咽下去的柠檬卡在了他的嗓子里,眼神偷偷瞟向关宏峰。关宏峰站在旁边摸着下巴,对着尸体若有所思,好像根本就没听他们在说什么。

“哪啊。”周巡咳嗽了一声,接着吃着柠檬干,“这几天队里忙成什么样你也不是没看到,哪还顾得上吃饭啊。”

关宏峰站在一旁看着两人打嘴仗,不由得有些感慨。如果不是因为213的话,他跟周巡应该已经结婚准备要孩子了。关宏峰闭了闭眼睛开始回忆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那天晚上是刘长永值班,虽然过年的时候警队里忙,但是他作为支队领导多少有点特权。周巡说他在这盯着让自己先回家,有事再联系。

他回到家里做好了饭,等周巡忙完了回来肯定饿,到时候热一热就能吃了。

然后,他收到了一条消息,里面只有一张照片,紧接着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按照对方的指引,一路走着。

在伍玲玲死后,他发现自己开始恐惧黑暗。那个时候周巡还陪在他身边,周巡本身也拒绝黑暗的环境,总会下意识地留些光亮。所以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显得并没有那么严重。

他拿了手电,而且街上都有路灯,在明亮的灯光下,黑夜带来影响并不是很严重。但在他走过下一个路口的时候,有人从黑暗处出来,一棍子打在了他的头上,他晕了过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手里握着一把刀,空气里满是血腥之气。

他起身在现场走了一圈,一家五口从老到小一个都没放过,不用碰他都知道尸体还是温的。他都没来得及思考,就听到了警笛声。

关宏峰回去捡起地上的刀,离开了现场。他找了个洗浴中心,进去之后,他从照片上提取了关宏宇的指纹,弄在了刀上。出去之后,他找了个地方把刀扔了进去,然后引导小徐找到了拿把刀。

关宏峰从回忆中醒过神来,周巡正津津有味地吃着柠檬干。可正如高亚楠说的那样,周巡不喜欢吃酸的东西。

但现在,周巡吃得很开心。

自213之后,周巡搬回自己家,一个人也懒得开火,基本都是出去买点现成的回来,剩下了就第二天热热接着吃,不剩就接着买。关宏峰这一辞职,前段时间刘长永还出差,队里的大事小情都压在他一个人身上,忙得连觉都睡不了几个小时,哪还有时间停下来正经吃顿饭啊。

这些事赶在一起,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周巡的胃发起了抗议。这一抗议,周巡就更不想吃东西了,恶性循环下去,这几天明显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又正赶上一起绑架案,连轴转了几天。老刘也回来了,好不容易能歇口气,又碰上一杀人案,还真没正经吃上一顿饭。

周巡吃完柠檬干又从抽屉里翻出了小半包苏打饼干,又拿了几包柠檬干和一袋无花果干:“亚楠,我先拿走啊,赶明儿我让小汪给你买。”

高亚楠挥了挥手示意周巡拿东西走人,周巡满足地笑着离开了法医室。

周巡走后,关宏峰跟亚楠聊了两句也出门了。走到楼梯口,看着周巡上了三楼,关宏峰拿出了手机,按了一会儿,也抬脚上楼,出了警局。

周巡坐在办公室里,几分钟就吃完了小半包饼干,喝了两口水,就开始吃果干。他平时是不喜欢吃这些的,现在倒是觉得味道还不错,可能真是饿急眼了吧。

小汪手里拎着外卖走了进来:“师父,你的饭。”

周巡放下果干把饭接了过来,就那么小半包饼干才哪到哪啊,吃了跟没吃差不多。心里还夸着小汪有眼力见。

周巡打开一看,正是他平时喜欢吃的黑椒牛柳饭。213之前他总跟关宏峰一起去那家饭店,十次有八次都要这个。但213之后,到现在三个月了,他还真是一次都没吃过。

想到现在两个人的关系,周巡顿时也没了胃口,叫住了走到门口的小汪:“汪儿,你吃饭没?没吃饭拿着吃吧。”

“啊?师父你不吃啊?”

“我这赶着去市局开会呢,哪有空吃。”周巡站起身,就往外走。

小汪是谁,是周巡的徒弟。别的不敢说,吃这方面是得了周巡的真传。只不过是身份限制,不能像周巡一样吃得那么嚣张。

小汪看着办公桌上色香味俱全黑椒牛柳,他正好饿了。而且这可是周巡让他吃的,支队长的命令。

周巡走到警局门口的时候,遇到了刚进来的关宏峰。

关宏峰手里拎了个小袋子,正要递给周巡:“周巡,这是……”

“老关啊,你有事先跟小汪说吧,我这去市局开会,要赶不上了。”周巡说完也没看关宏峰什么反应,直接往车那边走,颇有一些落荒而逃的意思。

周巡不想看到关宏峰,至少在这个时候不想。这些天,他有很多话想跟关宏峰说,也有很多事想问关宏峰。他一直都克制着自己,努力伪装着。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是在看到那份饭之后,想到曾经的亲密,压抑很久的情感开始翻涌起来。这种感觉让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开,离开关宏峰,离开充满两人回忆的支队。

刚出的案子不大,支队里不忙,关宏峰一个编外顾问也不需要值班,没有必要跟关宏宇交接。抬手看了看时间,粗略估计了一下,周巡天黑之前应该是回不来的。

关宏峰想了想,还是拿着东西去找了小汪。在办公室门口,他遇到了周舒桐。小姑娘冲他点点头打了声招呼。

“小汪在吗?”

“在呢。”

关宏峰点了点头,走进了办公室。走到小汪旁边,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到了小汪手里的饭。

小汪余光看到有人站在自己旁边,一回头发现关宏峰正看着自己手里的饭,眨了眨眼睛:“关队饿了?我给您买饭去。”小汪放下饭就要站起来。

“不用。”关宏峰按住了小汪的肩,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等周巡回来了,你把这个给他。”

“得嘞。”小汪应了一声,发现关宏峰的视线还落在桌子上的黑椒牛柳上面。他看着关宏峰面无表情的脸,没敢吱声,虽然关宏峰平时也没什么表情,但是直觉告诉他现在的关宏峰跟平时可不一样。

To be continued.

评论(20)

热度(69)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