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六)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6

市局这次开会也没什么大事,周巡还身体不舒服,一下就从选择性溜号变成了选择性配合着点点头。后来实在难受,有些装不下去了,一转头看到旁边赵馨诚已经撑着脑袋半听半睡了,瞬间就没了压力。

“巡儿,你别忘了那天把时间空出来,有很重要的事。”开完会以后赵馨诚看着周巡一脸的严肃。

“成成成,那天就是有顶天的事,我也跟你走,行了吧?”

“那说好了啊。”赵馨诚再三确认了之后,才放过了周巡。

周巡回到支队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没轮到值班的人也都下班。开会那会儿疼得厉害的胃倒是给了他个面子,开完会就不那么疼了,一路开车回来也没太严重。

等回了办公室,喝了几口热水,他就靠在椅子里休息。这才刚过晚饭的点,也没多难受,他也不好意思进休息室里躺着。估摸着也就是酸的吃多了,有点不对付,忍忍也就过去了。

过了也没多久,这疼痛开始越来越剧烈,周巡实在是有点扛不住了,在抽屉里翻了半天没找到药,决定去高亚楠那里拿点止疼药。

高亚楠才吃过饭没多久,也没什么事了,就让小徐他们休息去了。正打算拿本书看,就见周巡进来了。

“亚楠,给我拿点止疼片。”周巡捂着肚子,坐在高亚楠对面。

“你这是怎么了?”

“胃疼。”周巡一手撑着桌子,一手捂着肚子。

“你能具体形容一下吗?你按的这个地方不是胃啊。”

“这还能怎么具体啊?哪哪都疼。”周巡疼得有点不耐烦,“这几天有点犯恶心,没怎么吃东西,中午那会儿从你这拿的酸的吃多了呗。”

“还有别的吗?”

“别的?别的就是这胃一疼,腰就更疼了。”

高亚楠听了周巡的话以后皱着眉:“你……”周巡说的这些症状加在一起,再结合着中午周巡说柠檬好吃,得出某个结论并不困难。

“哟师父,你在这呢啊,找你半天了。”小汪进门把关宏峰让他转交的袋子放在桌子上,“这是关队让我给你的。”

“行行行,知道了。”周巡不耐烦地应了一声,“亚楠怎么了?你接着说啊。”

“小汪你先去忙吧。”

“那我先走了。”

高亚楠看着小汪关门,自己起身脱了白大褂换了衣服,估摸着小汪应该走远了,才认真地看着周巡:“我建议你去医院检查一下。”

“没那么严重,你给我……”周巡看着高亚楠严肃的样子,没能说下去。

高亚楠的视线从周巡的脸上落到了周巡的小腹。

周巡愣了几秒,咽了咽口水:“不…不会吧?”

“我只是怀疑。这件事需要慎重一点。”高亚楠拿过桌子上的钥匙,“走吧,我开车送你。”

回来的路上车里异常安静,高亚楠看了坐在旁边望着窗外的周巡一眼:“你怎么想的?”

“还能怎么想啊。留着呗。”

“不准备告诉关队?”

周巡回过头直直地盯着高亚楠。

“队里事多,你哪有时间出去谈恋爱。再者说,就你一出事不管不顾护着关宏峰那劲儿。213之后你那一点就炸的脾气,等关宏峰回来在他面前温顺得跟只猫似的,我还能看不出来?”

周巡沉默了一会儿,叹了口气:“别告诉老关。”

“知道了。”高亚楠把车停在警局门口,“你先跟我来我办公室吧,我嘱咐你点事。”

两人各自想着事情一路沉默,等到了高亚楠的办公室,两人把门关好坐下。

高亚楠才开口:“你在外勤,出去抓捕都是在所难免的。你要真想留下来,就别再跟以前似的那么不管不顾了。你受得了,孩子也受不了。”

周巡想点支烟,在身上摸了两下,听到高亚楠最后这句话,又把手放下了。

“烟是绝对不能抽了,药也不能乱用。”高亚楠翻着小汪拿来的袋子,“这里面的药不适合你现在的身体状况,不能用。”

周巡的视线跟着高亚楠的手,把袋子里的药看了个遍。

他的腰伤是老毛病了,过度劳累很容易就疼,他也不怎么在意。后来跟关宏峰在一起之后,关宏峰发现了,就给他买药,试了几种之后,就找到了最有效的方案。他记得那是关宏峰用三种药膏按比例调配出来的。

因为关宏峰给他抹药,每天都腾出时间帮他按摩,他的腰已经很久没疼过了。这次疼了之后,他立刻就想到了这三种药,但是记不清药名,也不知道关宏峰是从哪家药店买的。再加上关宏峰走了,他成了支队长之后,压力大事也多,就没去找。

周巡不明白关宏峰这样做到底是什么意思,关宏峰回来之后,他也明示暗示过几次。但关宏峰始终没有给他任何回应。次数多了,周巡也觉得没有必要了,可能他跟关宏峰之间也就这样了。可关宏峰却在这个时候,给他买了药。

“你平时吃东西也多注意点,别什么都吃。记得按时吃药。”高亚楠看着周巡走神的样子,敲了敲桌子,“我跟你说的你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周巡看了高亚楠一眼,“老关家还真是没一个好东西,都上赶着添乱。”

高亚楠看着周巡:“说说吧?你跟关队怎么回事?怎么就闹成这样了?”

“问你们家关宏宇去啊。”周巡一撩刘海。

“我倒是想问,那我也得能找到他人啊。”

“你还别急,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跑出来了。到时候别吓着你就行。”周巡一手拿着之前医院开的药,另一只手拿过关宏峰给他买的药起身就往外走。

“哎!拿药你不能用!”

“我知道。放你这,你也不能用啊。”

周巡拿着药回了办公室,把关宏峰买的药随手放在桌子上,拿出医院开的药挨个看了说明书,吃了药就想休息室睡觉。走了一半,周巡又回来了,把医院开的药给放进带锁的抽屉里锁上了。

第二天,关宏峰到支队的时候,小汪正拿着材料要往周巡办公室送。

“给我吧,正好我有事找周巡。”

小汪也不知道怎么了,见到关宏峰就觉得有点心虚,双手把材料给关宏峰奉上:“谢谢关队了。”等关宏峰接了材料之后,直接就跑了,回办公室拿着一兜零食就往法医室走。

关宏峰进办公室的时候,周巡正在写报告,抬头一看来的是关宏峰,愣了一下:“小汪怎么回事,还指使你干活,胆肥了啊。回头我说他。”

关宏峰也没说什么,就随口提了一句要213的案卷。眼睛看着周巡桌子上放的袋子,里面的药连包装都没有拆。

“案卷在老刘那儿,老刘这人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放心,我肯定会给你看的。”

“那药……”

“哦,药啊。我没事,不需要。”周巡头也没抬,“老关啊,眼下也没有案子,你回去歇着吧。”

关宏峰点了点头,出了办公室。

昨天他见周巡从高亚楠那里拿的零食,没有一样是周巡爱吃的,平时他买回来周巡连看都不多看一眼。

那个时候,关宏峰忽然觉得有点心疼。没了他的照顾,这个人饭都顾不上吃零食都没时间买。所以他拿出手机,在两个人之前常去的饭店点了周巡最爱吃的黑椒牛柳。

紧接着,关宏峰又想起周巡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又把护腰戴上了,肯定是腰疼了。周巡那性格别说买药了,估计连药名都记不住,眼下也没什么事,他就去给周巡买了药。

回来的时候正好碰到周巡,想告诉他药该怎么调配,谁知周巡话都没让他说完就跑了。等他拿着药去找小汪的时候,就看到小汪正吃着他给周巡点的外卖。

关宏峰走出警局,觉得心里憋着一团火,周巡明显的拒绝让他很是烦躁。伸手拦了辆车就回了和光小区。

关宏峰到家以后,看着什么都不顺眼,对着关宏宇横挑鼻子竖挑眼了一整天。

关宏峰刚一进门阴沉着脸,吓得关宏宇以为自己扮演亲哥的事情暴露了,都在脑子里开始计划跑路了。结果发现亲哥好像只是单纯心情不好。

他关宏宇从小到大,都没怎么见过他哥发脾气,在敬畏的同时,一颗八卦之心又有些难以抑制。旁敲侧击一整天,除了多被骂了几句以外一无所获。

To be continued.

评论(63)

热度(102)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