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七)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彬诚预警
虽然彬诚戏份不是很多,但还是预警一下,提醒一下不萌彬诚的小可爱们。

Chapter 7

那一男一女在车内被杀的案子,因为记者董涵的报道,闹得沸沸扬扬。那个秉承着要让大众了解真相的记者,带头质疑起了关宏峰的资格。

顾问这种事,市局基本上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只要能破案,市局也不管你到底找了谁当顾问,但是这事要是捅出去了让外界知道了,那市局就必须来管一管了。

正忙着给市局领导说法的周巡,丝毫不知道在城市另一个角落里发生的事情。

那个房间里拉着厚厚的窗帘,灯光昏暗。房间里的陈设很简单,桌子上散落着一堆照片,一个男人坐在旁边的椅子上跷着腿。

桌上的手机忽然亮了,那男人拿过手机接了起来:“放心吧,都安排好了。”

男人挂断电话,站起身。他对面的墙上有一个飞镖盘,飞镖盘上有一张用飞镖钉住的照片。男人走过去伸手扯下了那张照片。

根据关宏峰的推断,这不是凶手第一次作案,而且连环凶案。关宏宇转达了亲哥的结论之后,让周巡带人翻案卷,自己回亲哥家里睡觉去了,

整个支队,忙了一个晚上,果然找到了相似的案件,海港那边也来电话说找到两起。

毕竟怀了孕,精力比不上平时,再加上前段时间的折腾,这一个通宵忙下来,周巡身体还真有点吃不消。

好不容易能得空歇会儿,周巡连楼都懒得上,就在公共办公室找了个空位,靠在椅子里盖着外套睡觉。

第二天早上,关宏峰走进办公室,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周巡盖着自己的皮夹克,半躺在椅子里,一脸的疲惫。

关宏峰犹豫了一下,没有叫醒周巡。他已经很久没见过这么疲惫不堪的周巡了。以前他在支队的时候,多少能照顾着点,在他的监督下,周巡也努力也拼命,但不至于没时间休息。

因为关宏峰的不忍心而继续睡着的周巡,被小汪一嗓子给喊醒了。

“周队,海港支队到了。”

周巡让小汪把其他人叫起来,自己穿上外套跟关宏峰说着情况:“加上昨天那起,近五年来,全市一共发生了四起类似的案件,一年一起。”

见其他人都起来了,周巡带人往外走,路上继续跟关宏峰说着:“两个小时前,总队已经批准成立专案组了。但是向阳那边人手不够,所以只能调派海港支队的人协同我们办案。”

周巡带人到了地下车场,就看到赵馨诚在那两手插兜地冲着他笑。

“老周啊,我都调到海港支队了,还是甩不开你啊。”

“哥们儿现在是堂堂的支队长,你还窝在地区当二把手。”周巡抬手打了赵馨诚一下,“你这是怎么混的啊?”

赵馨诚有些嫌弃地拍了拍衣服:“你爬得快你那是摊上好师父了。”调侃完周巡,赵馨诚一敬礼:“海港支队赵馨诚。”

关宏峰抬了抬手,没有说话。

“您就是关队吧?久仰大名。”赵馨诚满带笑容,上去握住了关宏峰手。

“别这么说,我现在只是个顾问。”

“周巡已经跟我说了,您在不在支队编制,那都是一把手的地位啊。”赵馨诚跟周巡是发小,父母也都是官场上的人,场面话他说得比周巡还好。

“哎对了,我也带了一个顾问。”赵馨诚下意识地看了周巡一眼,才叫了一旁背对他们的人一声:“韩彬。”

韩彬转过身来的时候,周巡皱了皱眉,觉得好像有什么在脑子里一闪而过,却又无迹可寻。

“我们支队韩松阁教授的儿子。”赵馨诚继续向众人介绍。

关宏峰注意到了周巡有些不自然的表现,跟韩彬简单寒暄了几句,就切入正题开始互相了解案情了。

案子成功告破,关宏峰得以继续留下来当顾问。

“这次能有机会和您一块办案,我赵馨诚真是受益匪浅啊。”赵馨诚双手握住关宏峰的右手,“希望今后啊,咱们能常来常往。”

“客气客气。”

韩彬也过去跟关宏峰握了握手:“这次跟关队学到了很多,谢谢。”

“该说谢谢的人是我,以后有事多联系。”

韩彬点点头:“再联络。”

“巡儿,一起出去喝个酒吧。”赵馨诚一把搂过周巡。

周巡一时有些为难,破了大案庆功宴是难免的,他跟赵馨诚确实很久没好好坐下来喝一杯了,但高亚楠是明令禁止他喝酒的,他自身的情况也确实不允许他喝酒。

“馨诚,”韩彬走过来拉下了赵馨诚搭在周巡身上的手臂,“周队忙了这么久,也该回家好好休息了。下次有机会再聚吧。”

赵馨诚看着周巡疲惫的样子,也没勉强:“那行,巡儿,下次你来海港的时候,咱们兄弟好好喝一杯,我做东。我们先撤了啊!”

“再等一下吧。”关宏峰说,“等一个推测。”

关宏峰拿着房卡跟王志革的老婆对峙,要求唐莹留下指纹,以确定在吕四平案中给王志革开门的人是不是她。而唐莹的反应证实了关宏峰的推测。

第二天正好是赵馨诚跟周巡约定的那天。正好案子结束,周巡交代了几句,就休了一天假。

“我说馨诚,你千叮咛万嘱咐地让我今天休息,就是为了来跟你看你侄子的辩论赛?”周巡低声跟一旁的赵馨诚说。

“是啊,他们队能进决赛,全都是靠家林带队。”赵馨诚伸手揉了揉眉心。

“他们说什么呢,你能听懂吗?”台上的比赛正激烈,周巡听得脑袋都疼,他看赵馨诚也比他好不到哪去。

赵馨诚低头笑了笑:“我听不清他们说什么呢,他们说的太快了。”

周巡也没再说什么,抬头看着远处舞台上正在跟人辩论的韩家林。

“这孩子,越来越像他老子了。”这话脱口而出,然后周巡也愣住了。

“你记得?”赵馨诚微微皱眉看向周巡。

周巡摇了摇头:“有个很模糊的印象,但是想不起来具体的。你说我没老怎么好像变痴呆了?”他只记得小时候他很喜欢跟韩鲲一起玩,但是对于韩鲲是什么样子什么性格,他却记不清了。

“想不起来也正常,时间太长了。你就别乱想了。”赵馨诚指了指台上,“你看,那小姑娘总看家林。”

周巡想了想韩彬对他冷漠的态度,总觉得有什么事是他不知道的。赵馨诚很明显不愿意提,他也不想追问。他顺着赵馨诚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然坐在韩家林旁边的那个女生视线大多落在韩家林身上,而且眼神里充满了崇拜。

“这小姑娘其实也不错,好像是家林隔壁班的学委。”赵馨诚说,“不过我觉得吧,还是家林他们班的班长更好一点,人也漂亮学习也好能力还强。他们那体委也不错,小伙子长得也帅,身材还好,运动会上破了好几个校记录,不过那小子好像想当刑警,你说这工作多危险啊,忙起来十天半个月回不了家,这以后家林日子得怎么过啊?我可舍不得。”

去年下半年,韩彬忙着给人打官司腾不出时间,赵馨诚去给韩家林开过一次家长会,回来以后就开始分析起了班里那几个看上去对韩家林好像有点意思的孩子。经过一番分析之后,能入赵馨诚眼的,就只剩下了体委跟班长,一男一女。这两人实力相当,但很明显,在赵馨诚这里,体委想当刑警是个减分项。

赵馨诚很喜欢韩家林这个孩子,这十五年来,赵馨诚偶尔会给他发一些韩家林的照片,说一说这孩子有多聪明。每到韩家林人生比较重要的场合,赵馨诚都会带着他来看。但是不是光明正大地看,而是偷偷摸摸像做贼一样,远远躲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周巡不是没觉得奇怪过,韩家林是韩彬的侄子,赵馨诚跟韩彬的关系就差领证结婚了,韩老爷子也喜欢赵馨诚,早早就收了当义子。赵馨诚没有必要看自家侄子还偷偷摸摸的。

周巡也问过,但赵馨诚每次都睁着那双大眼睛看着他也不说话,后来周巡也就不问了。

韩彬和赵馨诚这么多年也不结婚,赵馨诚这么喜欢孩子但是还不敢放到明面上。

通过这两个线索,周巡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他们两个其中之一可能有些问题,没办法有孩子。

周巡越想越觉得他的推论是正确的,而且经过进一步推理,问题可能出在韩彬身上。要不然赵馨诚为什么看个侄子都这么小心翼翼的?那一准儿是怕韩彬知道了伤心啊!

虽然赵馨诚给侄子开过一次家长会,但那是韩彬实在腾不出时间的情况下,而且关于未来侄子的终身大事,赵馨诚都只跟他说。肯定是不敢跟韩彬提生怕碰到韩彬的痛处!

周巡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个样子,所有的疑点都对上了。周巡默默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我真他妈聪明!

辩论赛已经结束了,进入了评委打分的环节。周巡回头正看到赵馨诚一脸欣慰地看着韩家林。周巡在赵馨诚的眼神里看到了为自家侄子而骄傲以及向往还有一点点遗憾和伤感。

“你看,家林得奖了!”赵馨诚指着台上,笑嘻嘻地转过头看了周巡一眼。

周巡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伸手拍了拍赵馨诚的肩膀,看向赵馨诚的眼神里满是安慰和同情。可赵馨诚却对周巡的想法浑然不知,一边听着评委夸韩家林,一边跟周巡夸韩家林有多聪明多乖,根本就没看到周巡眼神里越来越浓厚的心疼。

铺天盖地的血水,向自己涌来,周围的一切都看不清楚。痛苦挣扎还有深深的愧疚袭卷而来,几乎淹没了他。

周巡在睡梦中挣扎着,他发现自己手中握着一把刀,鲜红的血正顺着刀尖滴落。

周巡猛然惊醒,用右臂撑着身体半坐起来,左手按在眉心处,就像窒息的人好不容易得到氧气一样,急促地喘息着。

每一次他见过韩家林后,都会想起韩鲲。当年他跟韩鲲关系最好,好得连赵馨诚都要往后排。为什么忽然就没有联系了呢?好好的人,怎么说没就没了?

周巡跟韩家林没有说过话,每次不是照片就是远远看着,但他就是莫名很心疼这个孩子。他跟赵馨诚远远看着韩家林的时候,韩家林偶尔会看向他们这里,周巡总觉得韩家林看的是自己而不是赵馨诚。他自己都不清楚这种想法从何而来。

周巡缓了好一会儿,才听到了不知何时响起的手机铃声,他从床头柜上拿起手机接了起来。

“周队,王志革被人劫走了。”

To be continued.

感谢一直在看关注我给我评论点心心和推荐的小可爱们,你们让我觉得我没有寂寞地单机。我这人其实偶尔会有点话唠,挺喜欢有人跟我聊点什么的。

也非常感谢这篇文的亲妈探花郎太太,一直很有耐心地指导我。太太的构思也都很巧妙,情节设计很严谨。

别慌!感言什么的,只是忽然想说而已。我不是宣告这篇文坑了!我只是要请个假,明天回学校,暂时停更几天,元旦前一定回来。

评论(39)

热度(83)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