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八)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在原剧情基础上有改动

Chapter 8

高亚楠在看到关宏宇的那一刻,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她得知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之后,看着关宏宇脸上跟关宏峰一模一样的疤。隐约想到了周巡之前跟她说的有些暧昧不明的话——“说不定他什么时候就跑出来了,到时候别吓到你就行。”

“你拿手电照他的眼睛,让他一直感光。”高亚楠把手电塞进关宏宇手里,转身去拿药了。

与此同时,发现事情不对的周巡已经开车带着周舒桐回到了警局。

周巡率先下车看了保安的情况,然后联络了指挥中心,简单几句说明了情况。

周巡回到车旁,把无线电和枪都给了周舒桐:“藏在车里,等着小汪他们或者其他增援到了,再往里冲。只要看见王志革,不用鸣枪示警,立马开枪。还有,想办法让技术队找到手机信号的屏蔽装置,并且解除它。等增援到了,让他们想办法恢复供电。”他跟周舒桐要了手电,语气严肃地让周舒桐藏好,这才关上车门进了支队。

高亚楠抱住关宏宇:“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关宏宇紧紧抱着高亚楠,手摸着高亚楠的头:“你放心吧。”

“因为你要当爸爸了。”高亚楠轻声在关宏宇耳边说。她的声音很低,只有关宏宇能听到。

关宏宇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理解了高亚楠的意思,他放开高亚楠,低头看了看高亚楠的腹部,已经显怀了,虽然衣服挡着,但是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出来。他没有更多的时间说点什么了,他只是用自己的脸贴了贴高亚楠的脸,然后开门走了。

周巡在楼梯间的铁门处,正想着进去看看王志革是不是在这一层,就听到楼梯方向传来的金属碰撞的声音。他关上手电,小心翼翼地循声而去。

“谁?”周巡低声询问,打开了手电筒。

手电的光照在脸上,关宏宇立刻转身就跑,却被周巡抬手打倒。

周巡跑过去,抓着关宏宇的衣服将人摔在了地上。两人交了几下手,周巡就知道这人不是王志革,王志革不应该有这么好的身手,这个人很有可能是劫走王志革的同伙。

保安是被枪打死的,如果枪在这个人身上,他没理由不开枪,所以枪一定在其他人身上。想到关宏峰还在支队里,周巡决定速战速决。

被对方当胸踹了一脚之后,周巡感觉到这人身手跟赵馨诚不相上下。周巡抓到机会绊倒了对方,压在对方身上抬手就打。

关宏宇也打算速战速决。周巡来了,那证明增援也差不多要到了。到时候他再想脱身就难了。他要是在这被抓,几个月来他跟他哥所做的一切就白费了。还有亚楠、他们的孩子,也会因为这件事受到影响。他绝对不能在这被抓。

被打了几下,他打开手电往周巡的脸上晃,趁着周巡闭眼躲避的时候,两下将周巡从自己身上打了下去,翻身起来扑过去勒住周巡的脖子。

关宏宇早就听他哥说过,周巡是他们那届的武状元,毕业散打比赛上打败了公安管理系的独孤求败。但他关宏宇好歹也是武警出身啊。

关宏宇被周巡用消防水带缠上了脖子。被摔在地上的关宏宇用手电晃着周巡的眼睛,抬脚踹开了周巡。看着周巡的腰撞在了墙角,他忽然想起他哥说过,周巡的腰受过伤。

关宏宇虽说是武警出身,但毕竟这么多年不练了,比不过天天锻炼的周巡。可关宏宇有他的擅长,他在道上混,架打得可不算少,野路子有时候可更管用一些。

周旋之间,两人一起滚下楼梯,摔在楼梯平台上。

周巡腰腹都疼了起来,他喘息着,他的身体状况已经支持不了他继续跟这人纠缠下去了,他必须尽快制服对方。

周巡抬手一肘击向关宏宇。关宏宇闪身躲开了。两人在楼梯间拆了几招。

周巡把关宏宇按在墙上,手电的灯光打在了关宏宇的脸上。

“关宏宇?”周巡有些惊讶,“你来这干什么?”

“我来救我哥,我知道他还在这儿。”关宏宇从周巡急促的喘息声中,感受到了周巡的力不从心。他说着话,分散着周巡的注意力,找准时机一个过肩摔将周巡摔在地上。

周巡翻身要起来,却被关宏宇反剪了右臂。关宏宇抓着他的手臂按在腰上,他根本就用不上力气。

关宏宇死死按着周巡,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在周巡挣扎的时候,他看到了周巡腰上的手铐,伸手拿了出来,铐在了周巡的右手上,另一端铐上了楼梯栏杆。然后起身越过周巡跑下了楼。

周巡解开手铐,在心里骂了关宏宇几句。他要早知道这人是关宏宇,当时就装没看见给放跑了。关宏宇既然能顶着关宏峰的身份公开进出支队,就不可能是王志革的同伙。王志革还不知道在哪个地方藏着呢,老关这弟弟真是比不上老关,就会耽误事。

周巡看到关宏峰被高亚楠和周舒桐扶着出来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老关中枪了。

“怎么了?受伤了?”周巡语气中带着焦急,话出口之后发现关宏峰身上好像没有血迹。

“王志革刚才开枪一路追杀关队,我跟关队躲进停尸间,王志革没有办法突破那道铁门,只不过…关队受了点惊吓。”高亚楠说完自己还点点头,觉得自己说的很对。关宏峰确实是受了惊吓,只不过不是因为王志革罢了。

周巡虽然觉得疑惑,但还是点点头接受了这种说法:“那行,赶紧扶关队回去休息。”王志革如果真的一路开枪追杀关宏峰,那关宏峰在这还是有些危险的。

“我还是留下来吧。”关宏峰有些担忧地看着周巡,“说不准能帮上什么忙呢。”

关宏宇从支队出来之后,跟崔虎说了一声,就回了和光小区。

关宏峰决定再跟王志革谈谈,他没有穿周巡递给他的防弹衣,径直走到了门口,要求检查刘长永的伤情。

王志革同意了,并且说出了他的要求。

“需要一个懂抢救的女刑警,或者看看楼下有没有医务人员,让她进去摸一下里面的状况。”

“我去。”高亚楠没有丝毫的犹豫。

周巡立刻出言反对:“你不行!你……”

“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高亚楠怕周巡一着急就说出来,直接打断了周巡的话。

关宏峰听了这话有些疑惑地看了周巡一眼,之前他因为黑暗恐惧症和刘长永被挟持的事情,没有顾上周巡,现在才发现周巡一头冷汗脸色也不太好。他想问问周巡怎么了,但眼下的状况不允许他多问。

周巡跟关宏宇打那一架,当时还没有特别不舒服,随着时间的推移,腹部腰部的疼痛开始越来越明显。刘长永的情况目前还不清楚有多严重,王志革的事情现在必须要解决,还有关宏宇的事情。

高亚楠出来之后说了刘长永的情况,简明扼要地说了办公室里面的状况。

“他的保险柜里只有你弟的案卷。”周巡认真地看着关宏峰,不放过他任何一个表情的变化,“说起来,你弟刚才也潜入了支队。不知道跟王志革是不是一样,也是奔着案卷来的。”他用言语试探着关宏峰,想看看关宏峰到底会不会告诉他。

“我弟?我弟来过?”关宏峰脸上的惊讶不是假的,他语气中带着疑惑,如果周巡当初没有识破他们兄弟的伎俩,恐怕真的会以为关宏峰什么都不知道。

关宏宇脱了上衣在镜子前看着自己身上的淤青,用手按了按还真疼,不由得在心里骂了周巡两句。回想起刚刚打斗的经过,他向来不喜欢跟人耍阴招,用手电筒晃周巡眼睛,那也是不得已为之。宽慰了自己几句,就把药酒拿到了茶几上,准备等他哥回来给他上药,毕竟他今天可是救了他哥一命,享受一下他哥的上药服务也是应该的。

王志革被击毙之后,周巡让周舒桐陪着刘长永去医院了,该值班的留下值班,不值班的该干嘛干嘛去。周巡在结束后续工作之后,独自回到了办公室休息。

关宏峰回了家,就看到关宏宇坐在沙发上。

“哥,你之前总跟我说周巡打架厉害,也没见多厉害啊。他根本就打不过我,没几下就让我给铐在楼梯间了。”关宏宇眉飞色舞地跟关宏峰嘚瑟。

“你打伤他了?”关宏峰问道。

“动起手来磕磕碰碰都是难免的,不过要说伤,应该也不至于。”

周巡什么身手,关宏宇几斤几两,他都知道。以周巡的身手,不可能打不过关宏宇。按关宏宇说的,周巡也没受伤,后来脸色怎么会那么难看呢?

“哥,帮我上个药。”

关宏峰看了看茶几上的药酒,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把药酒倒在手里。

“你是怎么打过周巡的?”

“这有什么怎么打的。搏击这种事,你就是要抓对方的弱点找到破绽。你不是跟我说过吗?周巡腰受过伤…嘶…哥!你轻点!”

To be continued.

评论(28)

热度(80)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