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九)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私设,与原剧有差

Chapter 9

以关宏峰对周巡的了解,昨天晚上关宏宇出现在支队的事情,周巡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加强布控,家里已经不安全了。所以关宏峰跟关宏宇转移到了音速酒吧。

高亚楠跟着刘音来到了关家兄弟的落脚点,她觉得很不高兴,那性感漂亮的女老板,一看就像关宏宇平时喜欢招惹的姑娘。

高亚楠看了看两兄弟,又看了看刘音:“这里真的安全吗?人都靠得住吗?”

“放心吧。”关宏宇说,“都是自己人。”

刘音见高亚楠一副要跟关宏宇算账的样子笑了笑,说了两句转身就走,离开前还不忘了跟关宏峰抛个媚眼。

关宏峰也没当回事,低下头继续看手机上的新闻,却被高亚楠一把抢了手机。

“关宏宇你搞什么啊?”高亚楠语气中带着不快,“你瞒着我有意思吗?你知不知道我多担心你?”

关宏峰移开视线看向关宏宇。关宏宇回想着昨晚惨痛的上药经历决定保持沉默,但看自己亲哥被自己亲老婆训,还是有些良心不忍。

“亚楠……”

“关队你先别说话。”高亚楠刚准备继续教育关宏宇,又觉得有些不合适,再次转过头看着关宏宇:“关队,我想跟宏宇单独聊聊,行吗?”

“行啊。”关宏宇看着关宏峰,“哥,要不你先回避一下。”

关宏峰微微点了点头,走了出去。关宏宇偷偷看了一眼有些懊恼的高亚楠,顿时觉得心情很好。

关宏峰离开之后,忍不住想起了周巡。如果是周巡呢?周巡要是认错人会是怎么样的场景?

周巡笑着走到关宏宇身边,伸手搭在关宏宇肩上,侧着头看向关宏宇,一双桃花眼亮亮的,还带着温暖的笑意:“老关,走啊,吃饭去!”

关宏宇对周巡点点头:“嗯。”然后转过头,得意洋洋地冲着自己一挑眉。

想到这,关宏峰忍不住回头瞥了关宏宇一眼。

高亚楠靠在关宏宇怀里,在确定了关宏宇和她一样期待着这个孩子的降临之后,开口问道:“宏宇,你哥跟周巡关系怎么样?”

“我哥跟周巡关系能怎么样,就……”关宏宇忽然想到了昨天晚上,那时关宏峰知道他利用周巡弱点跟周巡打架之后,给他上药的手劲真让他怀疑他是五服之外表弟。

高亚楠看着关宏宇的表情,在心里叹了口气,她基本可以确认周巡是知道他们兄弟的事情了。

小汪推门就进了周巡的办公室:“师父,技术队查到了王志革同伙的线索。”

“线索呢?”周巡抬头看了小汪一眼。

“正查着呢啊。”小汪舔着嘴唇直看周巡屋里的泡面。

“都拿走都拿走!”周巡挥了挥手。高亚楠明令禁止他吃这种东西,每天看着不能吃实在是种煎熬。

“得嘞!”小汪抱起泡面就要走。

“等等。”周巡叫住了他把手头的文件扔了过去,“把报告写了。”

关宏宇和高亚楠谈完,就把关宏峰叫了回来。关宏峰嘱咐了他们几句,就让高亚楠跟他一起回支队。

“周巡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关宏峰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问了高亚楠。

“周巡…”高亚楠侧头看了关宏峰一眼,“他有可能知道了,我建议你去找他谈谈。”她知道关宏峰想问的不是这个,但是有些话还是周巡自己说出来比较合适。

两人到了支队,高亚楠就回了自己的岗位。关宏峰想着高亚楠的话,就往周巡办公室走,才走了一半,就见周巡快步地下着楼。

“出什么事了?”关宏峰拦住周巡。

“技术队找到了王志革同伙的线索,我得去查查,先不跟你说了。”周巡摆了摆手,就接着往下走。

关宏峰跟了上去:“我跟你一起去吧。”不知道周巡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关宏峰实在不放心他自己一个人去。

“行吧。一起去。”周巡也没推辞,他们找到了几个可能的区域,带上关宏峰也方便一点。

“车钥匙给我吧,我开。”关宏峰朝着周巡摊开手。

上了车以后,关宏峰拿着刚刚解开叠好的围巾,在周巡坐下之后垫在了他的腰后。

“老关?”周巡有些惊讶地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没有说话,帮周巡调了一下椅背的角度,让周巡能更舒服一些。

关宏峰开着车,车里有些过于安静了。以往都是周巡先开口,这次打破沉默的人是关宏峰。

“最近支队里出了很多事,你作为支队长确实很忙。”关宏峰说,“但是要注意身体,你的腰好不容易养好了一点,禁不起你折腾。”

周巡靠在座椅里,闭着眼睛没有说话。

“就算我不在,你一个人,也要照顾好自己。”

“……嗯。”周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

调查过这个区域之后,关宏峰开车带周巡前往了另一个区域,天色已经晚了。

“老关,我先下去看看,你留在车里吧。”

“周巡,”关宏峰忽然叫住了周巡,“等这个案子结束之后,到家里来吧,我有些事想告诉你。”

周巡没离开多久,就发现了嫌疑人的踪影,一路跟着,可他越走越觉得不对,就像当时王志革袭击支队那晚一样,对方似乎只是为了引开他。

当天王志革也确实追杀了关宏峰,那么对方的目标很可能也是关宏峰。

周巡回到车上时,发现车里已经空了。他立刻叫了支援,并在周围勘查起来。没走多远,他就见到暗巷里,关宏峰昏迷不醒被两个人往车上抬。

周巡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其中一个男人就发现了他,那男人转身抬手就是一枪。朝着周巡扑了过去,两人搏斗之时,那男人被枪击中当场毙命。而关宏峰也已经被另一个人弄上了车,车已经开走了。

“汪儿,你叫人来我这儿处理一下嫌疑人的尸体。联系一下技术队,让他们查一下沿途监控,带人追那辆车。”周巡简单描述了车型,“随时保持联系。”

挂断电话之后,周巡已经到了车旁,他上车看到副驾的围巾顿了一下,开车朝着罪犯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周巡带人围追了两个半点,车是找到了,可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周巡只能带人回支队,继续进行调查。

关宏宇倒在地上咳了两声,双眼死死盯着朝他走过来的那个男人,心里想着:幸亏不是我哥,不然用不着人家动手,就得因为黑暗恐惧症死在路上。

“关队还记得我吗?我是金山。”金山在关宏宇面前蹲下身,“当年就是你跟周巡那小子把我送进去的。因为这件事,我妈犯了病,到了医院没几天就走了,我爸也跟着去了,老婆跟人跑了。你说这笔账,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算算?”

关宏宇没说话,他刚刚就一直在观察周围的环境,想逃出去恐怕不容易。

“关队再等等吧,周巡应该快来了。”金山站起身,看了自己手下一眼:“按计划行事吧。”

金山回过头来俯视着关宏宇:“关队,别急,你徒弟…哦不,是你的小情人,他很快就来陪你了。”

关宏宇脸上一闪而过的惊讶被金山捕捉到了,更加强了金山对这次计划的信心。

To be continued.

最近在复习考试,拖更有点久,抱歉。

评论(21)

热度(67)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