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十)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10

关宏峰看了看时间,已经凌晨五点了,关宏宇还没有回来。只是排查而已,没有理由到现在都不回来,而且还没有消息。 

天刚亮,关宏峰就给高亚楠打了电话:“亚楠,你回支队看看,宏宇到现在都没回来,可能出事了。”挂断电话之后,关宏峰又联系了崔虎,让他到音速酒吧来。

高亚楠到了支队,公共办公室的那些人一看就是熬了一夜。 

“出什么事了?”高亚楠找到了唯一清醒的周舒桐。

“关老师昨天晚上被人带上车劫走了。”周舒桐眼睛红红的,“我们只找到了车没找到人。”

“周巡呢?”

“周队应该在办公室呢吧。”

高亚楠点了点头,拍了拍周舒桐的肩膀,转身去了周巡办公室。办公室的门大开着,里面空无一人。

“周巡不见了。”

收到高亚楠的消息后,关宏峰让崔虎调取了支队门口的监控。在高亚楠到支队之前,周巡的车开了出去,车上只有周巡一个人。

“查他的位置。”

一个小时前,周巡按照指示开车前往一个配件厂,有人联系他,以关宏峰的性命相要挟,让他一个人过去。但是中途却更改了地点,改成了现在他所在的这个废弃工厂。

那个人说支队里有他的人,为了让他相信,那个人说出了几个只有内部人士才能知道的消息。

周巡知道这样不符合规定,甚至很危险,但是涉及到关宏峰,他顾不了那么多。离开支队的时候,他都尽量避着队里的人。

“手举起来,转过身去。”一个穿着蓝色外套的男人对周巡说道。他身旁站着一个光头男人,正用枪指着周巡。

在确定了自己逃不出去之后,关宏宇靠在墙上闭目养神,他相信他哥一定发现了他的失踪,应该已经采取行动了。

支队应该也在找自己,先不说周巡对自己亲哥那副好兄弟讲义气的样子,毕竟是跟着周巡一起调查的时候出的事,于情于理,支队都不可能不找自己。

关宏宇睁眼看了看不远处的金山,等找到机会,他非打丫一顿不可。

周巡掏出手铐把先前跟他说话的男人铐了起来,另一个男人的尸体倒在一旁,从男人手中抢过来的枪被周巡别在了腰间。右肩猛地被人从背后用枪打中,周巡摔倒在地上,错愕地看着开枪的人。

那个头发漂成白色的男人拿着枪一步一步走了过去,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手枪。周巡用没受伤的左臂撑着身体往后退,最终靠在了墙角。

“周巡,你应该不认识我。”白发男人坐在他对面,“我叫王杰。我跟我哥王英当年都是跟着大哥一起混的,你可能不知道,当时你在你们的抓捕行动中,一枪打死了我哥,就在我面前。”

“关宏峰呢?”周巡用手捂着一直在流血的肩膀。

“我一直在计划着要为我哥报仇,可我一直都没找到机会。”王杰自顾自地说着。

“我问你关宏峰呢!”周巡探身想要起来,却被王杰推了回去,伤口撞在墙上,加剧的疼痛让他失了力气。

王杰笑了笑:“大哥的计划确实很完美,可我只想亲手杀了你。”

周巡忽然明白了,第一个地址,才是关宏峰所在的地方。现在这个位置,只不过是王杰为了瞒着金山杀了自己而选的地点。

王杰站起身冲着周巡举起了枪:“你也别太惦记关宏峰了,他很快就会去陪你的。只不过,你们死都不能死在一起,会不会觉得有点遗憾?”

一声枪响过后,王杰捂着受伤的手腕,手枪掉落在了地上。王杰转头看到了几个特警,只能先放弃报仇,躲避着子弹往另一个方向跑去。

几个特警追了上去,留下了一个人过来扶起了周巡。

“我是长丰支队的队长周巡,我现在有紧急任务,不能耽搁,等任务完成,我再回来协助你们调查。”周巡表明身份,交代了一声,就离开了工厂。

他打电话联系了支队,告诉了他们关宏峰的位置,回到车上简单包扎了一下伤口,然后从后备箱里翻出了那件很久没穿过的防弹衣。

自从前天晚上跟关宏宇打完架,周巡的肚子就一直不舒服,当时不太严重。昨天又忙了一整天,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情况也一直没有好转。刚刚的打斗和失血,使得疼痛越来越明显。

可是,时间有限,容不得他考虑太多,他必须去救关宏峰。金山发现手底下的人做了手脚,计划被打乱,会做出什么事来,周巡根本无法预料。

“老关,等我。”默默为肚子里的孩子祈祷了一声,周巡看了一眼副驾上的围巾,发动了汽车。

随着时间的流逝,金山开始不耐烦起来:“周巡呢?还没到吗?你出去看看。”

被派出去的小弟很快就回来了:“大哥,没人。咱们派出去接周巡的人不见了。”

金山看了看身边的兄弟们:“王杰呢?”

“他带人去接周巡了。”

金山一拍桌子:“接周巡?我看他是去送周巡上路还差不多!”

关宏宇看着走到他面前的金山。

“关队,我本来还想让你们最后见一面的,可惜啊。”金山掏出枪,“周巡可能已经在等你了。”

“他没有。”关宏宇看着金山的眼睛,“我了解他,他会来的。你那几个手下,杀不了周巡。”

“是吗?”金山看了看时间,“我们再等半个小时,他要是不来,我就先送关队上路了。”

“一个小时吧。”关宏宇说,“他路上还会耽搁些时间的。”

“那就一个小时。”金山收起枪,“我都等了这么久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周巡开车赶到的时候,支队的人也刚到。他擦干净了手上的血迹,套上了防弹衣。

从之前的接触中,周巡就知道,金山这个人过于偏执而且疯狂。报复既然是冲着他和关宏峰两个人来的,哪怕走投无路,只要有机会,金山也绝对不会放弃向自己报仇的想法。

“金山不止想报复老关一个人,他也想报复我。我去引开金山,你们找准机会救人。”

周巡的身手是大家有目共睹的,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解救计划中,没有人注意到周巡受了伤。

周巡独自走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径,他的预想没有出现问题,金山果真被他引了出来,而且是一个人来的。

手中的枪被打掉之后,周巡赤手跟金山打斗起来。他之前跟金山较量过,金山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应该也不成问题。

金山被打得后退几步的同时,周巡掏出了手枪。子弹上膛,还没来得及瞄准,就被金山用铁板打在了手臂上,手枪甩了出去。

“关队。”高亚楠开车载着关宏峰到了工厂附近,“宏宇他……”

“他会没事的。”关宏峰闭着眼睛,“我相信周巡,有他在,宏宇一定不会有事的。”

“周巡……”高亚楠一想到周巡,就更担心了。

关宏峰看着高亚楠欲言又止的样子,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心慌。

高亚楠把车停稳之后,两人坐在车里各想各的心事,安静到可以清楚地听到工厂里双方交火的声音。

金山抓起手枪翻过身来,对着压在他身上的周巡开了枪。手枪炸膛,金山捂着脸在地上惨叫。

周巡被震得摔了出去,在地上滚了两圈。他躺在地上,一时还没能从疼痛中缓过来。先前被金山用膝盖顶过的腹部,在这一枪之后,疼痛越来越强烈。他叹了口气,轻轻把手放在了腹部,闭上了眼睛。

关宏宇脱身之后,想从小路离开,却听到了枪声,继而是金山的惨叫声。他动了动脖子,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当关宏宇看清倒在地上的另一个人是周巡之后,他觉得打金山的计划可能无法实现了。

“周巡。”关宏宇过去抓住了周巡的胳膊,却发现触碰到的是温热粘稠的液体。

“周巡,周巡!”关宏宇晃了晃意识不清的周巡。

周巡下意识抓住了关宏宇:“老关呢?老关怎么样了?”

“我在这,我没事。”关宏宇说,“你怎么样?伤哪了?”

周巡强打精神看了关宏宇几秒钟:“你哥呢?”

“什么?”关宏宇愣了一下。

周巡双手抓着关宏宇的衣襟,虚弱地冲关宏宇吼着:“你哥呢?你哥怎么样了?”

从周巡的虚弱的身体和炽热的目光强烈对比中,关宏宇终于明白了。

关宏宇在心里骂了他哥一句后,对周巡说:“你放心,他没事。”话音刚落,就感到怀里一重,周巡已经晕了过去。

To be continued.

最近LOF总是选中我文里一些小可爱的评论悄悄藏起来不让人看到。

在此说明一下,每一个小心心小蓝手都能让我很开心。每一条评论我都很珍惜的,只要不是骂我的。所以,如果发现评论不见了,就应该是被LOF拿走了,我不舍得删小可爱们的评论的。

评论(32)

热度(80)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