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十二)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12

周巡上午办完出院手续,下午就回了支队,正赶上这个案子确定嫌疑人之后的收网。周巡二话不说当时就要跟着去。

“师父,就是一小流氓,用不着您亲自出马。”小汪嬉皮笑脸地看着周巡,还向一旁的关宏峰求赞同地问了一句:“是吧,峰哥?”

在小汪感觉关宏峰似乎脸黑了一下的同时,腿上还挨了自己师父一脚,耳边伴随着师父略带不满的声音:“峰哥是你叫的?没大没小的。”

小汪立马就改了口:“关队,关队。”

关宏峰咳了一声,拦住了要去抓捕的周巡:“周巡,我有事跟你说,你让他们先赶紧去吧。”

周巡看了关宏峰一眼,微微点了点头,让小汪他们走了。

两人到了周巡的办公室,关上门。周巡坐在了办公桌后,关宏峰坐在了他对面。

“宏宇,一直在我家。”

“我知道。”周巡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第一天晚上我就认出他来了,他学你学的是挺像。可是,一张床上睡了这么久,我要连这都分不清,这十五年不就白跟你混了?”

关宏峰一愣,准备好的话,没能说出去。他倒是没想到,周巡那么早就认出了关宏宇。

“当时,在213现场的人,其实是你吧?”周巡虽然用的是问句,语气中却带着肯定,“峰哥,我了解你。如果那晚在现场的是关宏宇,你一定会亲自去把他带回来,而不是帮他躲藏。你既然把他藏起来了,就说明你有必须这么做的理由。那个理由只可能是你弟是帮你顶罪的,所以你才毫不犹豫地相信他。”

关宏峰静静听着周巡的话,他自以为毫无破绽的安排,最终还是敌不过周巡对他的了解。

“其实你不是相信他,而是相信你自己。有人要陷害你,你想找出这个人是谁。所以你不可以被困在局里,你要想办法脱身。关宏宇那小子……”周巡说到这儿笑了笑,“没想到你们哥俩话都说不上几句,这关键时刻还真能把自己豁出去帮你。要不说呢,这还得是亲兄弟啊。”

“不是,是我陷害宏宇的,”关宏峰平静地看着周巡,“是我把他的指纹弄上去的。他一直以为是有人在陷害他,我也没告诉他真相。”

周巡听完关宏峰的话,又笑了一下:“峰哥,你可真行。”

听到这话,关宏峰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却又不甚明显。

周巡叹了口气:“对方让你过去的理由,跟我有关吧?你从顾局办公室里出来跟我闹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只是为了你和你弟,你也是不想牵连我吧?”

关宏峰没有反驳,他默认了周巡的话。

“峰哥,你在查,我也在查。”周巡说,“你离开支队以后,我跟顾局谈过,顾局同意了我秘密调查这个案子。而且我也确实查到了一些事情。”

关宏峰微微抬了抬头,示意周巡继续说下去。

“我们从金山那里救出了关宏宇,但是绑走他的人,不是金山的人。那伙人协助王志革袭击支队。当时你弟被绑架,拒捕被杀的人,是安廷。”周巡敲了敲桌面,“他就是那个化名安腾的目击证人。”

关宏峰抬手摸着下巴,思考着周巡说的线索。

“当时金山让我过去的时候,告诉我必须一个人去,他说支队里有他的人。”周巡说,“这不是虚张声势,他说出了只有系统内的人才可能知道的一些事,包括王志革袭击支队的一些细节。”

“这些都不是金山能办到的。”关宏峰说,“只是不知道那个人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我们,那他完全没有必要如此大费周章。他的目标可能是支队领导,甚至是市局。”

“谋害支队长,他是想让他的人上位?”

“不排除这种可能。”

关宏峰的话音刚落,就响起了敲门声,周巡还没来得及应声,门就被人踹开了。

领头的那个人,周巡认识,是海港支队的支队长,赵馨诚的顶头上司。他走过来跟周巡说着话。

“关宏峰?”跟在后面的一个警察看着关宏峰,“我们现在有证据指出213案中你有重大嫌疑,跟我们走一趟吧。”

“周队,市局刚刚下来的文件,213案转给我们海港负责。”

周巡接过文件,忧心忡忡地看着关宏峰。关宏峰在出门之前,回头看向周巡,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第二天一早,忙了一个晚上的赵馨诚正想去吃个早饭,就在支队门口看到了周巡的车。他还真一点都不意外,直接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周巡发动了车,什么也没问。

“关队什么都没说。”赵馨诚说,“但是就现有证据来看,对他很不利。案发现场附近的监控录像,经过技术人员的高清处理之后,发现那个人脸上有疤,现在怀疑是他们二人合谋。”

周巡停稳了车,带着赵馨诚进了一个小饭馆,点完菜之后,周巡才对赵馨诚说了第一句话。

“我跟老关第一次见面,他就带我来了这里,请我吃了顿饭,临走的时候,他说我如果还想当警察就去找他。”

赵馨诚睁着他那双大眼睛看着周巡,一时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前些日子,我的枪炸膛了。”周巡看着赵馨诚,“你也小心一点。”

赵馨诚思考着周巡这句话的意思,周巡也没有再说别的。

两个向来聚在一起就能谈天说地的人,第一次沉默着吃完了一顿饭。

刚吃完,周巡就接了个电话,说发现了尸体,让他赶紧过去。周巡有些为难地看着赵馨诚。

“你先去忙吧。彬发消息说找我有事,让我在这等他,他马上就到。”

周巡开往案发现场的时候,早高峰已经过了,路面上也没多少车,等他看到前面路口变灯想减速的时候,才发现刹车失灵了。他猛打方向盘,让车撞向水马围栏,同时拽起手刹杆,把排档直接推上停车档位。前轮冲上绿化带之后,车才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关宏峰见到了第二个来看他人——周巡的父亲周恩永。

关宏峰听他讲述了一段连周巡都可能“未知”的过去。

To be continued.

评论(8)

热度(53)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