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十五)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15

关宏峰听着周恩永讲完了那一段过往,他缓缓点了点头:“其实我知道。”

两人同居没多久,关宏峰就发现周巡偶尔会做噩梦,起初他只是以为周巡压力大。后来有一天,周巡说赵馨诚找他有事要请个假。

“什么事啊,还特意请假。”晚上吃饭的时候,关宏峰问了一句。

“也没什么事。”周巡夹了块牛肉,“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带我去看他侄子比赛。不过家林这孩子确实聪明,挺讨人喜欢的。”

关宏峰应了一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半夜,关宏峰被周巡闹醒的时候,发现周巡闭着眼睛挣扎,出了一身汗。关宏峰好不容易才把周巡唤醒,他问周巡梦到了什么,周巡却一脸迷茫。之前周巡也做噩梦,却从来没有这么严重过。

过了几天,他们接了个案子,一个男人死在了温泉里,血染红了那个小温泉。那天晚上,周巡又一次做了噩梦,关宏峰听到了一个名字——韩鲲。

关宏峰很快就查到了这个名字的主人,韩松阁教授的儿子,一个非常优秀的缉毒警察,却在一次行动中牺牲了,另一名卧底被迫杀了他。他未婚,却有个儿子叫韩家林。

根据现有的证据,关宏峰很容易就推理出了事实真相。他选择了接受和隐瞒。

是周巡之前的经历,塑造了现在的周巡,让他们得以相遇相守。他选择了周巡,就会接纳周巡的一切。

那段过往对于周巡来说太过痛苦。让他一直把亲生儿子当成是朋友的侄子,这确实很残忍。可关宏峰不忍心亲手把周巡再一次推进那个深渊。而且,当年只是韩家人怨恨着周巡,现在却可能多一个孩子,一个周巡的孩子。

关宏峰还像以前一样,似乎根本不知道那些事。他在偶尔得知赵馨诚约周巡出去的时候,会改一改排班表。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的行为了。

周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间病房里,他望着天花板出神,好一会儿才慢慢撑起了身体。

因为他之前采取的一些行为,车祸对他造成的伤害并不大。可是,因为这场车祸,他想起了那段尘封的往事。

周巡离开了医院,他要去见一个人,顺便去拜访一个故人。

关宏峰当上警察的时候,绝对想不到有一天他会成为警察眼中的逃犯。就在他要被身后的警察追上的时候,一辆车稳稳地停在了他面前。开车的人是韩彬。

利用自己的身份,周巡很容易就进到了学校里面。

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到了韩家林所在的班里,他在门外透过那块小小的玻璃,向里面望去,第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黑板上解题的韩家林。

也许是感觉到了周巡的视线,韩家林停笔侧头看了过去。在两人对视的那一刻,韩家林看到外面那人仓皇躲避的眼神和随着对方躲闪而飘动的刘海。

“会被当成一个奇怪的人吧?”

周巡靠在墙上自嘲地笑了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反应,也许只是因为本能。家林说不定是恨着自己的,毕竟自己也算是他的杀父仇人。也可能,家林根本就不知道他是谁。无论是哪种可能,他都没有勇气去面对,至少现在他还没有准备好。

周巡闭着眼睛平复了一下心情,就离开了。他还有别的人要见,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谈。

韩彬和关宏峰两人一路无言,车停稳之后,关宏峰转头看着韩彬:“这种时候,我要是再说谢谢,就没意思了。”

韩彬冲关宏峰点了点头,目送他下了车。

韩家林回到座位上之后,有些心不在焉,只是那一眼,他就认出了周巡。可他想不明白周巡怎么会在这样一个时间出现,他很在意,以至于在老师让他给同学讲一下解题思路的时候,他都没有听到。最后还是后桌的体委雷越拍了拍他肩膀,他才回过神来。

韩家林站起来,简明扼要地对这道题进行了讲解,又提了另一种解题方法,他在老师满意的目光中坐下,继续了自己刚刚被打断的回忆。

他上一次见到周巡,还是在那次辩论赛上,那时候周巡和赵馨诚两个人一起躲在角落里。他知道周巡是什么人,但是周巡只知道他是韩家林。

韩家林所知道的一些事情,远比其他人以为的要多得多。所以,他也知道,周巡不应该在这种时候出现在这里,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结合了现有证据理清了一些事情之后,韩家林猛然站起身,在所有人反应过来之前,冲出了教室。

周巡走进了韩松阁的办公室,看向韩松阁的目光很是复杂。

“来了。”韩松阁抬头看了看周巡,示意他坐下。

周巡坐在韩松阁对面,看着他写着什么,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韩松阁的桌子上摆着一个相框,从周巡的角度,他看不到里面的照片,但是他觉得那张照片,应该是韩鲲的。

在恢复记忆的那个瞬间,周巡可以清楚地看到那些场景。在那个更衣间,是他亲手帮韩鲲脱下了上衣叠好放在柜子里的,他不知道那是最后一次。

周巡鬼使神差地朝着那个相框伸出了手,在韩松阁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又收回了手。

韩松阁看着周巡,然后他放下笔,轻松拿起了那个相框,他注视着相框上的照片。好一会儿,他才将相框放下,相框转了个方向,上面的面前正对着周巡。

趁周巡的注意力集中在照片上的时候,韩松阁朝着周巡身后微微点了点头。

周巡抬起头看向韩松阁,他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感到头部右侧被狠狠击中,失去了意识。

周恩永来到韩松阁的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答。这么多年没有联系,贸然见面确实不够明智。但是,不久前韩家林给他打的那通电话,驱使他打开了那扇门。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周恩永往里面走了几步,就看到了地上的血迹。他走过去蹲下身,手指沾了些血迹捻了捻,轻轻嗅了嗅。

韩家林在警校里奔跑着,举着手机,等待电话的接通。

关宏峰拿着韩彬给他的手机,正要联系关宏宇,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喂?关队吗?我是韩家林。”

电话另一端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语气急切,带着喘息。

挂断电话之后,关宏峰走向了不远处的警校。

To be continued.

评论(14)

热度(40)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