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番外2)

文/清渊

传送阵

◇私设预警
规定区域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违者罚款拘留。
百度了老半天相关的政策,百度上说什么的都有。不认识从事相关职业的人,我也不好自己放一挂鞭,然后自己打电话举报自己看看到底怎么处罚。所以私设了一下,请勿深究,谢谢。

Extra Story 2

今年新颁布了市区内不许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为此最开心的除了环卫工人,就要数人民警察了。

一直到大年三十上午,支队众人还在为不值班人员终于不用加班了而开心。

然后,他们开始接到了第一起报案,紧接着就是第二起和第三起。

关宏峰把最后一道菜端到桌子上,看了看时间,觉得周巡应该快到家了。但是等菜都凉透了,周巡也没回来。

今天吃早饭的时候,周巡就说了,新政策出台之后,这几天工作量少了不少,今天肯定能回家吃午饭。

关宏峰忍不住给周巡打了个电话,询问他是不是出了什么情况。

“可不是出了情况!”周巡在电话那边嚷嚷着,“都要下班了,接到三起报案说市区内有人放鞭炮!报警电话还没挂,炮都放完了!让技术队查监控这么会儿工夫又有好几个举报的!一个个的还顶风作案,反了天了!刚出台的政策就违反,市局那边就盯着这个呢!这些人十五天拘留没跑!”

关宏峰听着电话另一端小汪嚷嚷着说又有一起报案之后,有些无奈:“那我和家林先吃了,你也按时吃饭。宏宇订了一桌年夜饭,晚上下班的时候我们去支队接你和亚楠。”

周巡应了一声,电话挂断之前,关宏峰还听到了周巡的半句骂。

挂断电话,关宏峰抬头,就看到了韩家林一副早就料到这种结果的表情。

周巡他们忙着抓人审讯拘留,高亚楠倒是没什么事,吃了午饭带着小徒弟去看周巡他们审讯去了。

“师父,他们怎么这么严厉啊,又不是什么大案。”小徒弟还没毕业,家里有点关系,安排进来提前实习的。是个小姑娘,白白净净的,跟当年的周舒桐很像,不懂就问特别认真。

“叶子,你学过桑代克的准备律吗?”高亚楠忽然问。

叶子很快就回答了这个问题:“准备律是学习者在学习开始时的预备定势。学习者有准备而又给以活动就感到满意,有准备而不活动则感到烦恼,学习者无准备而强制以活动也感到烦恼。”

“对啊。每年过年的时候,支队都忙得要命,今年好不容易看到希望能准点下班过年了,结果忽然发现很可能还要加班,烦躁是肯定的。”

周巡进来的时候就看着两位法医一边看着人家审讯一边闲聊:“嘿,我说你们真是清闲啊。”

“周队。”叶子笑着跟周巡打了个招呼。

高亚楠问:“怎么着?工作不顺利啊?”

“那能叫不顺利?那是太他妈不顺利了!”周巡往旁边一靠,“家属都要在支队炸锅了,早就说了市区内放炮仗拘留,非得顶风作案,被抓了还好意思来闹。”

“安抚家属这种事,不会是周队你负责吧?”高亚楠挑眉看着周巡。

“一提这个我就来气,新调来的那副队比我脾气还大,差点给人家属打了。我就奇了怪了,他这样的怎么当的副队?”

叶子在旁边低着头,周队脾气也好不到哪去这句话只敢在心里偷偷说。

“你那驴脾气不也当了队长?”

叶子早就听说过,她师父是整个支队唯一一个敢正面怼周队的人,但她还是第一次见识。

“这副队调来的这段时间,我没有一天不想老刘。”周巡说,“这叫什么事啊!赶明儿我就打报告跟领导要个老刘那样的副队!”

“那你现在进来了,谁安抚家属呢?”

“小周啊。”周巡理所当然地说,“不管怎么着,她也是老刘闺女啊。她今儿应付不来,晚上回家吃年夜饭的时候,准跟老刘取经,多增进他们父母感情!老刘那身本事,总得有个人继承不是?”

高亚楠白了周巡一眼:“你就欺负人家小姑娘吧。”

“这怎么能叫欺负呢?这是在培养她成为一名优秀的刑警!”

“行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了。”高亚楠说,“宏宇让我跟你说一声,今儿晚上下班他们来接咱们一起出去吃年夜饭。”

“成,下班那会儿应该也没什么事了。基本上也都是吃饭的时候放。”

高亚楠带着小徒弟回法医室的路上,小徒弟还在为自己师父敢怼周队的事情感到钦佩。

“不过,周队虽然脾气差了点,但人是真帅!是我的理想型!”

高亚楠看了看站在一旁冒着粉红泡泡的小姑娘:“别想了,周队儿子都上大一了。”

到了下班的点,小汪第一个冲到技术队带着赵茜就往外跑,生怕再接到几个报警电话被留下加班。

“嫂子挺准时啊。”关宏宇抱着关饕餮说。

“今年事儿少,顶多是吃饭那会儿跟零点的时候忙,不过哥们到底是队长了,没急事用不着加班。”

高亚楠接过关饕餮,跟着关宏宇上了关宏宇开来的车。周巡带着关宏峰和韩家林上了自己的车。

酒上桌,菜还没齐,关宏宇就拉着周巡要喝酒,关宏峰拿过周巡的酒杯一饮而尽,把关宏宇都看懵了。

“家林,你也长大了,陪你小关叔叔喝点吧。”高亚楠一边给关饕餮夹菜,一边说。

韩家林也不推辞,倒上酒就敬了关宏宇一杯。关宏宇也不跟他客气,手指摩挲着酒杯:“怎么着我也算你叔,你不得三杯起敬啊?”

“哎,关宏宇,你灌我儿子不合适吧?来来来,哥陪你喝!”周巡瞪着关宏宇,大有要对瓶吹的架势。

“你就别喝了,你喝了以后谁开车啊?”关宏峰看出周巡说要请代驾,立刻补了一句:“万一你今天晚上加班呢?”

“呸呸呸!我才不加班呢!要加也是关宏宇加!”

“我物流公司放年假我加什么班!”

周巡跟关宏宇斗了两句嘴,倒是也没再要喝酒。

一顿饭下来,关宏宇跟韩家林都喝大了。高亚楠看了看跟韩家林张口闭口就“兄弟长兄弟短”的关宏宇,把关饕餮递给了旁边的周巡,拿上钱包出去结账了。关宏峰也起身说要去洗手间,留下周巡独自面对拿筷子敲着桌子的关饕餮,和跟韩家林勾肩搭背说着亲哥不疼自己的关宏宇。

周巡不是很明白他儿子为什么能给关宏宇喝成这样。

出门转了弯,高亚楠还特意回头看了看,然后才说:“检测结果出来了。”

“嗯。”

“结果显示六周了,现在差不多快七周了吧。”高亚楠看着关宏峰的表情,“不告诉周巡啊?”

“我来跟他说吧。”

这件事要回到前年,关宏宇实在不忍心看着亲哥在韩家林面前屡败屡战屡战屡败。尤其是在高考之后填报志愿之后,关宏宇发现亲哥连战都不战了,这可给关宏宇急坏了,想了半个月,把关宏峰约了出来。

报志愿的前一天晚上,关宏峰不动声色地说着各地名校。周巡在一旁看着韩家林的眼神还有点可怜,但还是觉得峰哥说得都对。韩家林认真地听着关宏峰的分析,没有发表意见。

当天晚上,关宏峰看着周巡闷闷不乐的样子,忍不住哄了哄。

“峰哥,我知道你说得对,那些学校都很好。但是,我不放心他自己在外面啊。我也舍不得他出去啊。”

“家林已经长大了,他能照顾好自己的。”

“我知道。”周巡眼圈红红的,“可是我离开他的时候,他才那么小。虽然也过了一年多了,但我总是想起那个小小的家林……”

关宏峰拍了拍周巡的背,起身去了韩家林的房间。

“津港也有几所学校挺不错的。”关宏峰说,“你可以考虑看看。”

韩家林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关宏峰圈出来的几个学校:“我再考虑看看吧。”

刚刚躲在韩家林房门外偷听的周巡,心满意足地在冰箱里的烧鸡上扯下了一只鸡腿啃着。

第二天关宏峰有晚课,周巡下班回家的时候,韩家林已经做好了饭菜。晚归的关宏峰自然是错过了父子俩那充满默契的相视一笑。

“哥,你不能让那小子那么猖狂啊。”关宏宇在努力做着亲哥的思想工作。

看到韩家林录取通知的那一天,关宏峰就开始计算自己被这父子俩联手骗了的几率有多大。

“可周巡……”

“哥,你别这么想啊。我给你想了一招,你跟我嫂子再要一个啊!”关宏宇说,“你孩子肯定向着你啊,嫂子不仅能开始体会到孩子长大,你也多个帮手不是?”

“万一那孩子跟家林似的呢?”

“那嫂子肯定是更在意小的啊,让他跟韩家林那小子争宠去呗。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关宏宇又补充了一句:“反正你在嫂子那儿也不受宠,对你没什么影响。”

关宏峰认真思考了一下,决定采用关宏宇的策略,但不对关宏宇表示感谢。

同性受孕确实不容易,而且两人都不小了。关宏峰也没报太大的希望,但是最近关宏峰忽然发现了周巡身体上一些变化,他怕提起那段不好的过往,偷偷跟高亚楠说了,让高亚楠在上周支队组织体检的时候给周巡加了项。

周巡休假结束回支队的前一天,关宏峰在微信上给周舒桐发了一长串消息。

第二天一早,周巡就发现了周舒桐对自己格外关注。

“周队,这水凉了不能喝!”

“周队,我买饭回来了!放下那桶泡面!”

“周队,我有暖宝宝你要吗?”

高亚楠挑了挑眉,给关宏峰发了条微信。

“没告诉周巡啊?”

“等家林开学以后。”

“家林又不会阻止你们要二胎。”

“想等他暑假回家给他个惊喜。”

The end.

新年快乐!

感谢 @探花郎 太太的提醒。

评论(33)

热度(49)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