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坦白局

文/清渊

 @努力成为刑辩律师的小丸子ho 生日快乐!

◇校园AU,主关周彬诚,微赵周

◇ooc预警

◇生贺随缘,不加tag


part 1

“老关你也别什么事都闷着了,现在不都流行坦白局吗?咱们也试试。”

关宏峰看着周巡往杯子里倒了一杯酒,微微扬了扬下巴,满脸的不赞同。

“行,知道关老师你过得养生。”周巡转身朝着吧台那边喊到:“刘音!来个果盘。”

关宏峰有些狐疑地看着周巡,没有说话。

“你坦白一件事,我喝杯酒。我坦白一件事,你吃个水果。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

事件的起因是上周五,周巡说跟兄弟们聚一聚,晚上不回家吃饭了。结果当天晚上,关宏峰收到了关宏宇发的微信,是周巡和一个性感的女人在西餐厅吃饭的照片,照片上的两个人有说有笑的。

周巡回家的时候,关宏峰抱臂坐在沙发上,脸色不是很好。

“周巡,你今晚干嘛去了?”

周巡看着关宏峰的眼神里还带着满满的无辜:“跟汪儿他们吃饭去了啊。”

关宏峰点点头,站起身:“等你回忆起来了,再跟我说话吧。”

那天晚上开始,关宏峰还真就没跟周巡说过话。周巡憋了一天,就受不了了,去跟关宏峰解释那个女人只是家里安排的相亲对象,两个人只是一起吃了顿饭,他没那个心思,人家姑娘也没有,两个人连联系方式都没留下。

关宏峰看着周巡有些急躁的样子,缓缓开口,说出了那天晚上之后的第一句话:“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错在哪了。”

“我这家里催得紧,我能有办法吗?这是错吗?”

“你家里让你去相亲,这顶多算是外部矛盾。你骗我说去跟小汪聚会,这就是原则问题了。”

“那我确实是跟小汪他们聚了,晚上吃饭那会儿才去相亲的。再说了,我之前跟你直说你什么反应你自己不知道吗?”

“你瞒着我让我知道了,就更说不过去了吧?信任都是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你这样让我以后怎么相信你?”

“别跟我拽那文绉绉的词,还积累起来的。那你呢,关老师?你瞒着我的事也不少吧!”周巡情绪激动地抓住了关宏峰的衣襟。

周巡最后这句话戳中了关宏峰的痛处,关宏峰拍开周巡的手,转身就走了,住进了学校分的教师公寓。

大半夜的,周巡跑去了海港,一个电话就把赵馨诚从家里叫了出来。两人跑去酒吧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顿酒。

“你说他这人怎么这样?他读研的时候,班里那些个女同学的事,我问过吗?他现在在大学当导员,他们班那些个整天有事没事就给他发消息的小姑娘,我跟他提过吗?”周巡把着酒瓶红着眼睛地点着桌子。

“他这也是在乎你啊。你看我跟彬,我们两个就没闹过这种别扭,知道为什么吗?”

“你整天跟二傻子似的,你跟谁闹过别扭?”

“哥们这正经跟你分析呢,你这么说就不合适了吧。”赵馨诚拿过周巡手里的酒瓶,放在桌子上,“你俩闹成这样,就是缺少交流和沟通。他性格沉闷,不愿意多提,你可以问啊。你心平气和地主动跟他交流,他肯定不跟你吵。有什么事,说开了就没事了。”

周巡第二天下午酒醒了之后,仔细想了想赵馨诚的话,觉得很有道理,决定好好去跟关宏峰谈谈。结果愣是没找到关宏峰人。

一连几天,都没能堵到关宏峰。但是周巡是谁啊,不仅有肌肉,还有脑子。找不到关宏峰几天,他就带着赵馨诚喝了几天酒。

等到周六晚上,他带着赵馨诚去看电影的时候,在电影院被韩彬拦住了。

“八点半,关宏峰在音素酒吧。你现在去正合适。”说着,韩彬抽出了周巡手里电影票,跟赵馨诚进了电影院。

目的达成的周巡迈着轻快的脚步往音素酒吧走去。

这才有了两人面对面坐在酒吧里桌上一分为二摆着酒瓶和果盘的一幕。

听着周巡讲完了瞒着他见的另外两个相亲对象的事情,关宏峰吃了两块苹果,缓缓开口:“当年你和赵馨诚分手,跟我有关。”


part 2

关宏峰跟韩彬是室友,两人都图清静,家里条件也都不错,入学的时候就跟学校申请住的双人间。

关宏峰不好交际,每天生活也比较单调,除了上课,就是去图书馆。韩彬就不一样了,虽然也喜静,但是大一就在学校成立了一个推理协会,没少跟各个组织打交道。

两人性格相似,爱好相同,很快就聊到了一起,关系一直都很不错。两人都是心思细腻的人,也相处了一年,对方的想法基本能摸个七八分。

大二的时候,新生开学不久,关宏峰就注意到了韩彬的变化。

韩彬一直都是个精致的人,就连军训的时候,每天也坚持早起半小时整理自己。而且一直都对自己的品位很自信很专一,只有几套风格相似的衣服换着穿,发型从来没有过改变,眼镜也一直都是那一副。每天韩彬都是换好衣服抓好头发,在镜子前确认一下没有问题,就可以出门了。

可最近,韩彬每天晚上都要在他那没什么太大区别的衣服里挑选一番,早上抓头发的时间也变长了。收拾妥当以后,还会再三确认一下。

韩彬在衣柜前拿着衣服挑选的样子,跟关宏宇在家一件一件试衣服还从自己衣柜里拿外套的样子重叠在了一起。

“哥,你衣服借我穿两天啊!我前几天看上了一个姑娘,问了好多人,才问到她喜欢你这种性格沉稳的。我找了半天,就没有一件这种风格的!”

关宏峰看着韩彬认真对比着两件衬衣,不由得有些好奇。他自认为不是一个八卦的人,但他还真的很想知道什么人能入了韩彬的法眼。

“我妈说我弟又找女朋友了。”

“关宏宇?”

“你上次说你们社团新招的那个挺有天赋的小子叫什么来着?”

“袁适?”

“不是,另一个。”

“杨延鹏?”韩彬看了关宏峰一眼,“他比较有资质,而且背景也挺好的。”

“你上次说的老乡会上遇到的学弟是教育学院的?”

“不是,馨诚是体育生。”

基本可以锁定嫌疑人了。关宏峰点了点头,视线又回到手里的书上。

韩彬侧头看了关宏峰一眼:向室友出柜成功。

这件事过了大概半个月之后,韩彬跟关宏峰说想一起吃个饭,让关宏峰打扮得好看一点。

关宏峰当时也没多想,等到见面的时候,发现不只有韩彬和赵馨诚,还有一个刘海微卷的男人。

“这是我发小,周巡。”

关宏峰之前就见过周巡好几次,跟韩彬去图书馆的路上,跟韩彬在食堂吃饭的时候,跟韩彬买东西路过篮球场的时候。

周巡是个很抢眼的人,至少关宏峰是这样认为的。在他第一次见到周巡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周巡。第二面就能在混乱的食堂里一眼找到正在排队买饭的周巡。

他不否认从一开始周巡就吸引了他。许是物极必反,他这种性格一向安静沉稳的人,只一眼就被那个充满了活力的人吸引了。

在见到赵馨诚和周巡一起的时候,关宏峰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韩彬想给自己找个伴。

等吃上了饭,关宏峰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赵儿,你尝尝这个,这个特别好吃。”周巡只要吃到一道好吃的菜,绝对第一时间给赵馨诚夹一筷子。

“都这么大人了,你多少注意点。”周巡夹菜的时候没注意,一个不小心就把酱汁蹭在了手上,赵馨诚一边说着周巡一边拿纸巾给他擦。

看着两人的相视一笑,关宏峰忍不住看了韩彬一眼,韩彬对他微微一笑又把视线投回赵馨诚身上。

“韩彬,你这样就有些不讲究了吧?”回到宿舍以后,关宏峰关上门看着韩彬。

“我有一个很好的提议。”韩彬倒了两杯水,碰了杯之后,将其中一杯递给关宏峰:“我们可以合作。”

关宏峰沉默地看了韩彬几秒钟,伸手接过了杯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


part 3

周巡听完关宏峰的话,拿起酒杯,低头看着杯中的酒,食指摩挲着酒杯。

关宏峰面上不显,但心里多少有些紧张。

这件事是他心里一个结,周巡跟赵馨诚很合得来,虽然他和韩彬得手之后,周巡和赵馨诚一直保持着朋友关系。

可他还是忍不住会想如果他们没做这些事呢?周巡跟赵馨诚在一起会不会更开心?

这种想法在他们吵架之后,会更加强烈。

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如果这件事发生在周巡和赵馨诚之间,赵馨诚是不是会比自己做得更好。

如果是赵馨诚呢?赵馨诚因为周巡隐瞒相亲的事和周巡吵架之后会怎么做?

不,赵馨诚可能根本就不会为这件事跟周巡吵架。

不对,如果是赵馨诚,周巡很可能不会去隐瞒自己相亲的事情。

赵馨诚已经跟家里出柜了,还带韩彬回过家。如果是赵馨诚,可能已经想办法跟周巡家里坦白了吧?

人有时候就是这样,明明事已至此,却控制不住地去想如果。

关宏峰不是没想过跟周巡坦白,但是他怕他说出口之后,周巡一掀桌子转身就摔门走人。

所以,在这一次争吵过后,关宏峰选择了逃避。也许不能说是逃避,他只是想自己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好好想想到底该怎么办。

“这一杯,我不喝。”周巡将酒杯放在桌子上,“我早就知道了。”


part 4

周巡虽然没有关宏峰那么敏锐,但是也是个心细的人,而且跟赵馨诚从小一起长大,小学初中高中同班大学同寝。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

是周巡说了一句话不用想就知道赵馨诚怎么回答的关系。

赵馨诚笑得一脸阳光地给他讲韩彬学长有多厉害的时候,周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两人关系一直都挺好的,又都喜欢同性,赵馨诚跟家里出柜的时候,还被追问过是不是喜欢周巡。

那时候赵馨诚没谈恋爱,只是发现了自己的性取向,他觉得早晚都要面对,不如早点跟家里说了算了。

两人在宿舍里打游戏的时候,赵馨诚忽然说道:“你知道昨天我妈给我打电话说什么吗?”

“什么啊?你打游戏能不能认真点?”

“我妈说啊。”赵馨诚学着自家母后的语气:“小巡也是我看着长大的,那孩子挺好的,你不是说他也喜欢男的吗?你要是大学里找不到合适的,就在一起吧。”

“卧槽!”

赵馨诚话音刚落,周巡在游戏里被人一枪爆头,这句感叹也不知道是回应赵馨诚,还是在为自己被杀而怨念。

“哎,我也死了,正好咱吃饭去。”赵馨诚关上电脑拿起手机,“学校附近开了家甜品店,据说特别好吃,咱们吃完饭过去吃吧?”

“我不爱吃那奶不兮兮的东西,再说了,两个大老爷们儿去甜品店,多怪啊。被当成基佬怎么办?”

“那你是不是喜欢男的?”

“是啊。”

“我也是啊。那你怕人家误会什么?”

周巡想了想,觉得赵馨诚说得很有道理。

两人一同进了甜品店,坐下正吃的时候,周巡抬头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韩彬。一个姑娘跟韩彬有说有笑地吃着甜点。

周巡觉得赵馨诚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可不能就这么被一个渣男给玩了。

在余光看到韩彬转头看过来的时候,周巡当机立断舀了一勺芒果小丸子递到了赵馨诚嘴边,满带笑意地看着赵馨诚:“赵儿!这个特别好吃!”

“我就说这家甜品好吃吧!”赵馨诚得意之余,张嘴吃下了周巡送到嘴边的甜品。


part 5

“我跟赵儿认识这么多年了,要有什么早就有了,哪儿轮得到你俩拆。”周巡用水果叉在果盘里扒拉着,“不过韩彬确实聪明,咱们一起吃了三顿饭之后,他就看出来了。”

“你怎么知道他看出来了?”

“他看我的眼神没有那么可怕了呗。”周巡用水果叉叉了一块苹果,“后来我也跟他聊这个事来着,我跟他说了不让他告诉你。”

“为什么?”

“就你那个脾气秉性。你要知道了,换我追你,我不得追个十五六年的?”周巡笑着把苹果递到了关宏峰嘴边。

关宏峰看着周巡,一双带着笑意的桃花眼,也难怪韩彬那么精明的人会误会。

周巡面上带笑,但心里也忐忑。这件事他一直想告诉关宏峰,但又怕关宏峰那个脾气知道了以后闹别扭。

他其实也知道,这件事是关宏峰心里的一个结,必须要由他来解开。

他一连几天带着赵馨诚去喝酒,除了想通过韩彬联系到关宏峰以外,更多的是在等韩彬和赵馨诚的话。

在电影院里的时候,赵馨诚很平静地看着他。

“巡儿,这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俩的感情,我们也都看到了。他不会因为这件事跟你翻脸的。彬说了,关宏峰顶多是别扭一段时间,不会真的跟你闹翻。”

周巡看着关宏峰,努力控制着不让举着苹果的手发抖。

关宏峰在心里叹了口气,觉得他这辈子算栽在周巡身上了。他张嘴吃了那块苹果,那双桃花眼里的笑意就更深了。

“这就对了。该认栽的时候就认栽啊,关老师。”


The end.


这个梗是一起讨论出来的啊,不过可能没有把你想看的地方具体写,写得也没有特别好。

生日快乐啊,糖心丸子。

虽然相识的时间没有很长,但是很谈得来。

可能是我圈子小,很少可以遇到能够这么谈得来的朋友。

我也不是很会表达,就简单点说吧。

茫茫人海,有幸与你志趣相投。希望这段友谊可以维持下去。

祝你生日快乐。

评论(6)

热度(71)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