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番外3)

文/清渊

 @探花郎 生日快乐!

◇ooc预警

◇生贺随缘,不加tag

传送阵


Extra Story 3


part 1

虽然学校就在本地,离家也没有多远,但是韩家林在学校加入了不少学生组织,一个学期也没能回家一趟。

在结束了一个学期的学习之后,韩家林告知了周巡回家时间。

韩家林提着行李往校门口走的时候,还在想着,他爸肯定在外面等了很久了,这么久不见,一见面肯定会给他个拥抱。

然后,他在校门口看到了一辆很熟悉的车,但并不是他爸那辆。

韩家林快步走过去的时候,车窗下降,驾驶座上的那个人正在抽烟,面色凝重。

“小关叔叔?”韩家林声音有些急切,“我爸呢?”

“你爸啊……”关宏宇沉吟了一下,“你到家就知道了。”

韩家林上了车,看了关宏宇一眼。

在看到关宏宇的车时,他的心就沉了下去,很多种不好的可能在他的脑海里盘旋。如果不是看到了关宏宇那一闪而过的微表情,可能他现在已经把关宏宇赶下驾驶位自己开车了。

为什么要闹这样一出呢?

韩家林闭目沉思,有两种可能:一是他爸见他这么久没回家闹了点别扭;二是他爸给他准备了什么惊喜。

参考他们父子这段时间的交流情况,韩家林觉得第二种可能性最大。

当韩家林用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正巧看到关宏峰扶着周巡往沙发那边走。韩家林的视线在周巡的腹部停留了几秒钟,然后移向了关宏峰。

“家林回来了。”关宏峰没有什么表情上的变化,“不是我们不去接你,你爸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把他自己留在家里,我不放心。”

在看到周巡腹部的那一瞬间,韩家林就明白了为什么这一个学期他没时间回家他爸也没说什么。而他也成功翻译了在校门口时关宏宇的微表情——有好戏可看的喜悦以及幸灾乐祸。

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韩家林获得了一个比他小了十九岁的同爸异父的妹妹——关菁菁。

名字取自《诗经》:菁菁者莪,在彼中阿。既见君子,乐且有仪。

关菁菁出生之后,周巡一门心思全在小女儿身上,韩家林的待遇一落千丈。就连关宏宇和高亚楠也对这个小侄女喜欢得不行。

关菁菁很乖,吃饱了就睡,也不哭闹。可周巡就是喜欢抱着她,抱累了,就放在婴儿床上,趴在床边看,有时候还会伸手轻轻戳一下关菁菁的脸。

假期的最后一天,晚上韩家林去找周巡,看到周巡趴在婴儿床旁边看着睡着的关菁菁。

“你小时候就这么大。”周巡轻声说着,“那会儿我俩都不会带孩子,不知道这么大的孩子怎么养,什么事都小心翼翼的。有时候我俩就这么看着你睡觉。”

“我小时候也这么乖吧?”

“你小时候?”周巡白了韩家林一眼,“你小时候可闹了,动不动就哭。抓我头发挠我脸的事你可没少干。等你大点了带你出去,别人家几岁的孩子摸了你一下,你直接就往人家脸上招呼。也不知道你随谁。”

韩家林低笑了一声:“还能随谁,随你了呗。”

“不可能!我小时候乖着呢!”

韩家林笑了笑没有说话。

周巡正小声地和韩家林说着他小时候的事情,关菁菁忽然哭了起来。关宏峰拿着冲好的奶粉走了过来。

喂好了奶粉之后,关宏峰抱着关菁菁。周巡起身拿着那瓶去冲洗。

回来的时候,周巡看到关宏峰让韩家林抱一抱关菁菁。韩家林一脸惊恐地连连摆手。

“人有多少是生下来就会的?不都得学吗?我教你。”关宏峰不顾韩家林的推辞,执意要他抱抱小女儿。

韩家林按照关宏峰说的,动作僵硬地抱着关菁菁,颇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感觉怎么样啊?”周巡难得看到儿子窘迫的样子,忍着笑上前调侃。

“爸……”韩家林很是无奈,想把孩子递给周巡,又不敢乱动。

“抱一会儿吧。”周巡眼中带着笑意,“这可是你妹妹。”

韩家林一愣,侧头正对上了关宏峰的眼神。他低下头,看着怀里瞪着桃花眼看着自己的小孩子。

是啊,这是他妹妹,和他血脉相连的妹妹。虽然小了他十九岁。


part 2

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时间流逝的速度也在加快。小时候觉得半个小时都很长,长大了以后发现半年时光也不过是转眼之间。

韩家林和关宏峰坐在沙发上,看着周巡抱着关菁菁在屋里一边溜达一边给她讲家里的每一样布置。

“杀敌八百,自损一千。”韩家林叹了口气,“关老师,你何必呢?”

关宏峰看了韩家林一眼,然后把视线移到了周巡身上,看着跟女儿说话的笑得甜甜的周巡。关宏峰觉得女儿能让周巡这么开心,还能让韩家林失宠,简直是天使。

不一会儿,小天使就哭了起来,周巡一边哄着一边让关宏峰拿尿布。换好之后,关菁菁就抓着关宏峰的手指不松手,关宏峰把孩子抱起来,周巡在旁边跟他一起逗着孩子。

韩家林瞥了那一家三口一眼,觉得家庭地位直线下降的人只有自己。


part 3

韩家林大三暑假的时候,长丰支队遇到了个棘手的案子,连轴转了好几天,就连关宏峰一个顾问都没着家。

好不容易嫌疑人抓到了,人家死扛着不松口,直接物证还没找到。又重新勘查现场,搜查嫌疑人的住处,熬了一个通宵,总算是找到了证据。

虽说审讯的工作交给了小汪,但案子没结,周巡作为支队长也不能擅自离开。关宏峰让忙了一晚上的周巡回办公室休息,自己看着周舒桐和小汪审讯。

这几年队里年轻的警员成长了不少,虽说还没到能带徒弟的时候,但分析案情、审讯这方面不比资历老的警员差。

人嘛,谁还能没个私心啊。周巡有心让两人的徒弟多锻炼锻炼,关宏峰也愿意抽出时间多指点指点。

这一晚上,长丰支队忙,韩家林也没闲着。好几天没见到双亲的关菁菁在这个晚上哭炸锅了。把自己最喜欢的玩具都扔出去了,任凭韩家林怎么哄都不管用。最后在韩家林的天亮带她去支队的一再保证下,小姑娘还是坚持自我地哭累了才睡的。

第二天一早,小姑娘就给哥哥拽了起来,闹着要韩家林兑现承诺。

韩家林带着关菁菁到支队的时候,正巧碰上高亚楠。

“小姑娘坚持不住了?”高亚楠从兜里掏出糖递给关菁菁。

“哪是小姑娘坚持不住了,我坚持不住了。”韩家林苦笑着,“再这么下去,家都要拆了。”

“抓到人了,证据也齐了。关队带人审着呢,周巡带人忙了一晚上,才回办公室。放心吧,今儿准能结案。”

“嗯,那我先带菁菁在局里转转。”

高亚楠走了之后,韩家林抱着关菁菁看警局的荣誉榜上的照片,小姑娘一眼就找出了关宏峰。

“哥哥你看!”小姑娘拽着韩家林的衣服,示意他看照片里的关宏峰。

照片还是关宏峰离队之前拍的,穿着制度表情严肃。

韩家林正看着旁边案件简介,回忆着那起案子,就听到了小姑娘的喃喃自语。

小姑娘来回摩挲着照片,脸都要贴在上面了,语气中充满了认真和骄傲:“父亲穿警服咋这么帅呢!”

韩家林忍着笑,问她:“那爸爸呢?爸爸不帅吗?”

“也帅!”小姑娘犹豫了一下,低头对着手指,声音小小的:“但是……我觉得父亲更帅。”

韩家林看着关周二人的合照,摸了摸关菁菁的头:“走,我先带你去看看爸爸。”

“嗯!”关菁菁用力点了点头,“哥哥,我要自己走!”

韩家林放下关菁菁,牵着她的手:“不过爸爸可能还在休息,我们不要吵到他。”

“好。”关菁菁抬头看着韩家林,“哥哥,你抱我那么久,累不累啊?”

“哥哥不累。”

“哥哥是不是也觉得父亲更帅?”

“……都帅都帅。”

审讯工作结束以后,关宏峰去找周巡,打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自家小女儿坐在办公室的桌子上,抱着抽屉找糖吃。对,就是抱着抽屉。拆下抽屉的那个人,还双手捧着抽屉,生怕抽屉重压坏了小姑娘。

“又吃糖!”关宏峰皱眉走过去,“把牙吃坏了怎么办?”

“孩子才多大!想吃就吃呗!都多少天没见着了,怎么一见面就说孩子呢!”要不是帮女儿托着抽屉,周巡绝对要站起来谴责一下关宏峰这种分别多日见面就说孩子的行为。

“菁菁想吃糖。”关菁菁委屈巴巴地看着关宏峰,“菁菁这几天很乖,只有昨天晚上太想你们了,才跟哥哥闹脾气了。菁菁错了,菁菁想吃糖。”

看着用和周巡一模一样的桃花眼望着自己的小女儿,关宏峰叹了口气:“少吃点。”说完一转头就看到了身为编外人员的韩家林在翻看这次案子的内部资料。

关菁菁看着关宏峰有些不好的脸色,推开抽屉,从办公桌上站起来,冲着关宏峰张开手臂:“父亲,抱抱!”

关宏峰抱着女儿,低头看了一眼在一旁眉头紧锁研究案子的编外人员,有些无奈:“哪不懂记下来,回去以后我给你讲讲。”


part 4

最近这几天,关菁菁总喜欢追着韩家林。在周巡亲手把关菁菁送到韩家林房间的时候,望着周巡离开的背影,韩家林觉得他和关宏峰的这场争夺战,基本可以以他的失败告终了。

韩家林感慨一番之后,发现关菁菁正盯着他的电脑屏幕看:“菁菁要不要看动画片?”

“不看!”关菁菁满脸嫌弃,“小孩子才看动画片,菁菁已经长大了!”

“那菁菁想看什么?”

“哥哥看什么,菁菁就看什么!”

韩家林点点头,抱着关菁菁坐在电脑前继续看几年前的《最强大脑》。

关菁菁兴趣缺缺地看着电脑屏幕,又觉得话说出去了不能反悔,努力坚持着看。

韩家林忍着笑,决定看看关菁菁到底能坚持多久,刻意忽略了小姑娘皱包子的小脸。

换了新的一期之后,没多久,韩家林低头,发现妹妹瞪着大眼睛认真地看着节目,似乎还在找着什么。

“哥哥哥哥!”关菁菁忽然拍着韩家林大腿,“你快看!”

韩家林抬头,看着电脑屏幕里的潘粤明:“怎么了?”

“这个人长得像父亲!”关菁菁一脸兴奋,“这么帅呢!”


part 5

关宏峰和关宏宇两家没少一起吃饭走动,但是很少一起开家庭会议。

韩家林下班一进家门,看到沙发上两张板起来的老关脸着实吓了一跳,旁边的高亚楠脸色也很不好,再一看关饕餮跟关菁菁站在对面,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看到了妹妹递过来的充满了求救的小眼神,韩家林就知道又是这小姑娘带的头。

“你看你大哥也没用!”关宏峰黑着脸,“我告诉你,今天这事,谁来都不管用!”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韩家林借着回屋放东西的空,给前两年就调去市局的亲爸发了短信,让他赶快回来。然后坐到了沙发上,不动声色地给亲妹妹打了个手势。

“说说吧,关饕餮。”高亚楠沉着脸,“怎么回事啊?还欺负低年级的同学!”

“谁让他欺负我妹妹的!”关饕餮梗着脖子拒不认错,“我才不管多大呢!谁欺负我妹妹,我就打谁!”

“你说得还挺正义!人家是欺负你妹妹吗?那是你妹妹……”关宏宇舔了舔嘴唇,“哥,对不起,逾矩了。”

平时不分你我的两家在教育孩子的问题上,保持着各自的独立,秉承着自家孩子自家教育的优良传统。

在对话之中,韩家林拼凑出了事实真相。

关菁菁跟同桌打架,准确地说,关菁菁把同桌打了,被同桌告诉了班主任,并且被班主任训斥之后,关菁菁跑去了关饕餮的班级,两人在课间又把人家孩子打了一顿。

“谁要他告老师的!打不过我就告老师!算什么本事啊!”关菁菁小腰一叉理不直气也壮的。

“关菁菁!”关宏峰气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关宏峰!”

周巡火急火燎赶回家,刚一进家,就看到关宏峰从沙发上站起来,冲着自己闺女吼。

这还了得?

周巡立刻制止了这种行为。

不止是关宏峰,其他人也愣了。这还是周巡第一次叫关宏峰的全名,从一开始的关队到关老师到后来的峰哥老关,周巡还从来没对关宏峰直呼其名过。

“你吼我闺女干什么!”周巡冲到客厅,就抱住了关菁菁。

“你自己问问她干了什么好事!”

“她干什么了你也不能吼她啊,不会好好说吗?”

关菁菁在周巡怀里委委屈屈的,还掉了几滴眼泪:“我跟同桌打架了,我就去找饕餮哥哥了。他打了我好几下,可疼了。”关菁菁抬起刚刚被自己偷偷掐了好几下的胳膊给周巡看。

周巡握着小女儿的胳膊,心疼地吹了吹揉了揉:“不疼了不疼了,菁菁乖。打回来了吗?用不用爸爸帮你打他?”

“那不用!”关菁菁一撩刘海,“我才不像他那么没用动不动就告状找大人呢!”

“嗯!”周巡点了点头,“我女儿真棒!走,爸爸教你两招,省得让人欺负了。”

“周巡!你还惯着她!”

周巡抱着女儿看着关宏峰,眼神里带着不满。关菁菁在周巡怀里,一脸委屈地看着关宏峰。

一大一小两双桃花眼对着自己,关宏峰忍不住叹了口气,摸着下巴没再说话。

目送周巡抱着女儿回了房间,客厅里安静了几秒钟。关宏宇一家决定回家解决,高亚楠走在前面。

关饕餮拽了拽关宏宇的衣服:“不是我说你,你看看人家周叔叔!”

关宏宇想了想临出门时自家老婆的表情:“你以为这就完了?回家有你受的。”

“同样都是爸爸,怎么差距这么大?”

关宏宇思考了一下:“这样吧。我保证,今天晚上你挨揍的时候,我尽量不跟你动手。”但也不排除意外情况,比如心疼老婆手疼或者怕老婆打累。

吃完晚饭之后,韩家林洗了碗,就去了关菁菁房间里。韩家林进去的时候,关菁菁正在写作业。关门的时候,韩家林特意留了一条缝隙,没有关严。

“菁菁,能不能告诉哥哥,为什么跟同桌打架。”韩家林在关菁菁旁边坐下。

“嗯……”关菁菁思考了一会儿,歪头看着韩家林:“哥,你说我看他咋这么来气呢?”

躲在门口偷听的周巡忍不住白了关宏峰一眼:你闺女怎么这样呢?

同样偷听的关宏峰面无表情地抬了抬下巴:这会儿不是你闺女了?

韩家林笑了笑,抬手摸着关菁菁的头:“就没有别的理由了?”

关菁菁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开口:“那我说了你别生气。”

“好。”

“你要是生气,就告诉我,我明天再打他一顿!爸爸教我新招式了!”

周巡有些扛不住关宏峰的眼神,眼睛到处乱瞟着,哪都看就是不看关宏峰。

“今天你送我去学校被他看到了。他说你长得跟父亲不像,在班里到处说你是捡来的。我生气,我就把他打了一顿。”关菁菁双手握着韩家林放在桌上的手,“你才不是捡来的,你是我哥哥!”

韩家林看着关菁菁一脸认真的表情,觉得眼眶有些发热。过了好一会儿,韩家林声音有些干涩地应了一声:“嗯,我是你哥哥。”

“哥哥,你看这是我美术课画的全家福!”关菁菁从书包里翻出了图画本,“我跟他们说了,谁要是再说你坏话,我就带叔叔去他们家打他们!”

“为什么是带叔叔去?”

“因为爸爸是警察,警察不能随便打人,会给处分的!”

关周二人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关菁菁的房门口,回到了客厅。

“怎么着峰哥?还生气呢?”

关宏峰板着脸,也不说话。

“峰哥,我错了。我补偿你,补偿你!”周巡凑过去在关宏峰脸上亲了一下。

“没了?”

“那哪能啊。等孩子睡了啊。”周巡冲关宏峰挤了挤眼睛,“一定不让你失望!”

“嗯。”关宏峰抬手摸了摸下巴,没有掩饰爬上嘴角的笑意。


The end.


生日快乐呀,探花!

有些话一直想说,但一直没说,觉得有些害羞。借着这个机会说一下吧。

相识是因为《你的样子》,当时一直想写文,但是苦于没有脑洞。正巧看到了你的视频,觉得如果这是篇文,一定很棒。

在这样的机缘之下,我们相识了。

听你耐心讲了很久的设定,开始动笔写了这篇文。因为个人原因一拖再拖,到现在还有结尾收,有些不好意思。

在这篇文之前,我从来没有认真地为一篇文写过大纲,没有在灵感的基础上做过更多的考虑。

真的很感谢你。

可以一遍一遍看我写的章节,不好的地方可以指导我改。在我没有思路的时候,给我提供想法。在我考虑不周的时候,为我指出问题。

其实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呐,这么好的一个设定给了我来写,我又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把它写好。

虽然你一直在跟我说,是我在帮你完成这个故事,达成一个心愿。但是在我看来并不是这样,是你一直在带我成长。教会了我一篇文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教会了我从多个角度去考虑同一个细节,教会了我怎样去修改一篇文。

虽然这篇文因为我个人能力不足和拖更的原因,看的人并不多。但是这篇文所带给我的却很多很多,除了让我感动的那些坚持追下来的小可爱,还有如何去写文,如何去改文,如何用心地去揣摩一个角色,以及如何从不同的角度去看待同一个点是否合理。

作为一个刚刚起步的新人写手,这些对我来说弥足珍贵。

也许对你来说,我们是在共同完成一篇文一个故事。但是对我来说,这是带给我成长的宝藏。

感恩有你。

评论(16)

热度(30)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