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HE)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17

在自己亲生父亲的墓前看到自己未来的继父,总归是有些别扭的。

韩家林看了看关宏峰,又看了看墓碑上韩鲲的照片,叹了口气,跟着关宏峰离开了陵园。

关宏峰来找他是为了什么,韩家林心里也很清楚。这段时间,他们一直在为这件事苦恼。

这件事,还要回到周巡出事的那天。

那天警队的人冲进去之后,就看到了已经死亡的韩松阁,还有倒在另一边的周巡。

韩家林压着周巡的伤口,朝着进来的人吼着:“我爸还活着!”

医护人员把周巡抬走的时候,周恩永揽着韩家林,上了车。

整整一路,韩家林嘴里都不停地念着那句“我爸还活着”。这句话他一直念到手术结束,医生说周巡已经脱离危险之后。以“太好了我爸还活着”为结束。

周巡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韩家林。

看到周巡醒过来,韩家林用力抓着周巡的手,不停地说——“爸,你还疼不疼?”“爸,等你好了我们回家。”“爸,都是我的错,我应该直接告诉关队我们在哪的。”

周巡这边感动得不要不要的,耐心地回答着韩家林的每一个问题,时不时摸头安慰一下。

这么半天了,站在床尾的关宏峰和周恩永,愣是一个眼神都没分到过。最终,他们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家林,你爸伤还没好,你别吵他了,让他多休息一下。”周恩永开口说着。

“没事啊,爸。”周巡终于舍得看了自己亲爸一眼,“我好着呢。”

到了傍晚,关宏峰让周恩永带韩家林回家休息,自己留下照顾周巡。

“我不回去!我要留下!”韩家林语气坚决地反驳。

关宏峰刚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两句,就被韩家林下一句话噎回来了。

“这是我爸,我得留下照顾!”

最后还是周恩永劝了几句,韩家林才不甘不愿地跟着周恩永回家了。临走的时候,还一步三回头地眼巴巴地看着周巡。周巡也一直看着韩家林,连头上的刘海都透着不舍,就好像接下来一段时间见不到了似的。

不过,确实是这样。接下来的好几天,周巡都没见着韩家林,连周恩永都没来。

在出事的当天,周恩永就觉得韩家林不太对劲。这也很正常。别说一个孩子,就是个成年人看到那种场景也很难保持正常。

在周巡脱离危险之后,周恩永就想带着韩家林去做心理疏导。早发现早治疗。

韩家林什么脾气周恩永虽说摸不准,但是他爸跟他父亲这俩是一个赛着一个的倔。看着韩家林在病床旁,抓着周巡的手,一坐就是就是一整天,一句话都不说。

周恩永多少也明白,不见到周巡醒过来,不跟周巡说上话,他就是把韩家林带去看心理医生,韩家林也不能配合治疗。

在周巡醒来的第二天一早,周恩永就带着韩家林离开津港去南方找他早就联系好的那个心理医生了。谁也不知道这一晚上老爷子是怎么说服韩家林的。

周巡每天闹着要出院,都被关宏峰一个眼神吓回去。只能躺在床上玩手机。

韩家林也不是每天都做心理疏导,总惦记着回津港看周巡。但是因为距离太远,周恩永也不让他来回折腾。

带着孙子出门,这可是头一次。

在没事的时候,周恩永就带着韩家林在附近的景点走走,拍了不少照片。

一方面算是带韩家林放松散散心,另一方面也享受一下天伦之乐。

周巡就这么被关宏峰看着躺在病床上,一刷朋友圈就看到他家老爷子从转发养生文章,变成了晒各处景点的照片,还带定位的那种。给周巡气得要命。

“我小时候他都没带我去过!”周巡把手机给关宏峰开始声讨他亲爸的不公正,“他带我去的最远的距离就是从我家到他单位!那还是因为赵家韩家带着孩子出门旅游保姆家里有事没人看着我!”

关宏峰坐在床边一张张翻着周恩永发的照片。

护士来给换药的时候,在门口就听到了病房里中气十足的怒吼:“怎么着?我不是他亲生的?”小护士托着托盘一时不知道该不该敲门进去。

周恩永带着韩家林在外面玩了一个星期,在心理医生最后一次跟韩家林谈话之后,两人订了回津港的票。

在得知了两人的返程时间之后,关宏峰就知道,周巡这个院住到头了。

关宏峰跟周恩永通完电话,回到了病房:“周巡,家里都收拾好了,出院以后回来住吧。”

周巡正拿着手机玩前几天小汪教会他的游戏,听到关宏峰这句话,他愣了愣,BOSS也不打了,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我……峰哥,我们得谈谈。”

关于213案,该谈的他们都谈过了。这次谈话的主要内容是关于那段被周巡找回的记忆。谈话一直很顺利,直到他们谈到了周巡出院后的去处问题。

“峰哥,我要回我家。”周巡认真地看着关宏峰,“我不能再扔下家林一个人了。”

“你们可以一起过来。”

周巡摇了摇头:“先不说去你家住哪。峰哥,那是你家,也是我们的家。但是那不是家林的家。”

“你伤还没好,等你养好伤再回你家也是一样的。”

“不一样。”周巡看着关宏峰的眼睛,语气坚决,“峰哥,那不一样。”

周恩永带着韩家林回到医院的时候,很容易就察觉到了两人之间不融洽的气氛。也不可避免地谈到了周巡出院后的问题。

关宏峰表示周巡可以带着韩家林住进他家,周巡却执意要带韩家林回自己家,关宏峰以周巡身体没好而拒绝周巡的坚持。最终拍板决定的人,还是周恩永,老爷子表示让周巡带着韩家林住到自己家。

周巡出院之后,关宏峰开始跟警校联系去那边工作的事。关宏峰这边忙着工作,又放心不下周巡,只能是两头来回跑。绕是关宏峰那样对于体重保持精准的人,也禁不住这么折腾,没两个星期就比关宏宇小了一个尺码。

周恩永家离长丰支队远,关宏峰就每天早上早起去接周巡,把周巡送到支队门口。某天正巧碰到了同样送老婆上班的关宏宇,高亚楠看了看关宏峰,再次看向关宏宇的眼神只能翻译成一句话——你看看你哥都瘦了。

这边小关爷含泪按照高亚楠给的食谱减肥,那边关宏峰却收获了周家三口的同情。

每天晚上,关宏峰送周巡回到周恩永家,楼都不上就得直接开车就走。他要赶在天黑下来之前回去。所幸是到了夏天,白天长一些,时间不用太赶。

这天周巡下班之后,老爷子没在家,韩家林欲言又止了好半天,看得周巡直着急,这要换个人要让周巡踹出去了。

“爸,要不你去跟关队住吧。关队这样也挺辛苦的。”

周巡看着面前低着头的儿子,轻轻叹了口气。这段时间,他一直在跟韩家林培养感情,之前住院的时候,他还跟小汪学了个年轻人都喜欢玩的手游,是不是就拉着关宏峰练手,就是为了可以带着儿子打游戏。可他们,从来没有坐下来好好谈一谈韩松阁的事情。

周巡不提,他怕韩家林痛苦,毕竟是韩松阁养大了韩家林。韩家林也不提,他怕周巡难过,毕竟那段杀死伴侣的回忆太过惨痛。但是有些事,是必须要说出来的。这个道理,周巡明白,韩家林也明白。

而现在,似乎时机刚好。于是,两人面对面坐在餐桌前,准备开诚布公地聊一聊。

“当时祖父的话是什么意思?”韩家林双手握着水杯,“他不应该那么……你毕竟是父亲的爱人,是我爸爸。”

周巡想点支烟,看了看韩家林,决定还是不抽了,把玩着打火机,开始回忆起了当年:“其实,从一开始他就没那么喜欢我。他希望你父亲可以娶一个你祖母那样的女人,温柔贤惠还漂亮的那种。”

周巡和韩松阁预想中的韩鲲的伴侣差了可不是一点半点,简直就是没有任何共同点。

在最初发现两人之间的暧昧时,韩松阁是有些别扭的。

周巡性子太野,从小到大都淘得要命。虽然大多男孩子都淘气,但是韩鲲从小就听话,韩彬性格内敛。赵馨诚倒是跟周巡相像,但是心思更纯净一些,不像周巡从小耳濡目染官场上的事。

可这是韩鲲自己选的,是韩鲲喜欢的人。再加上知根知底,两家关系又好。韩松阁慢慢也就接受了,但心里多少也会想,两个孩子还小,这种关系不一定维持多久。

周巡那会儿虽然年纪小,但从小就看他爸跟官场上的人打交道,而且孩子本来就敏感。他其实能感觉到,韩松阁不是那么愿意接受他。

“韩鲲,我要让你爸打心眼里接受我。”周巡认真且自信地看着韩鲲,“是因为我本身而愿意接受我,而不是因为你喜欢我。”

从那个时候开始,周巡就不整天闹腾了。他每天认认真真地读书学习,除了课内的知识,课外的他也没落下,只要是韩鲲认真看过的那些书,他也都跟着看。

“那个时候我可能也就你这么大,还可能比你小一点。”周巡的拇指蹭着水杯的杯口,“但我拿到了高中毕业证,也考上了警校。我拿到警校录取通知书的那天,我看到你祖父看我的眼神已经不一样了。”

韩家林很认真地听着,始终没有说话。对于接下来的事,他多少可以猜到一些。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我高考之前两家就商量好了,等我大学毕业就结婚。”周巡低着头看着杯中的水,“后来你父亲说带我去庆生,顺便庆祝一下我考上警校。结果那天晚上我俩喝多了。”

对于那天晚上的事情,周巡没有太多的记忆。他只记得第二天早上醒来之后,韩鲲一直在跟他道歉,可他满脑子都是一定要把这件事隐瞒下来。

两人虽然都年轻,但毕竟也都过了那十四五岁的青春期了。一些还有的生理反应早就有过。那点酒精也不过是起个催化剂的效果。这事也怪不上是谁的责任。

可周巡知道,韩松阁家教那么严,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的发生。他好不容易得到了韩松阁的认可,不能就这么毁了。

隐瞒这件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两人从没有过不良行为,即使是夜不归宿,两人说看了几个夜场电影,家里也都没怀疑。

过了一个多月,警校开学的前几天,周巡发现自己身体有些不太对。他偷偷跑去了一个小医院检查,发现自己怀孕了。

他想了整整一夜。他可以偷偷把这个孩子打掉,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正常去警校报道,毕业以后和韩鲲结婚。

他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他们还会再有孩子的。可是,在半梦半醒之中,周巡听到有个声音一遍遍地问自己为什么杀死他为什么不要他。

第二天一早,周巡去找了韩鲲。把检测报告给了韩鲲,语气坚决地说:“我要留下这个孩子。”

韩松阁打的是韩鲲,但是怒火却是冲着周巡去的。

“在你祖父眼里,你父亲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孩子,一定不是你父亲的错,所以这个错就落在我头上了。”周巡笑了一声,“这种事哪能说出个谁对谁错。”

韩家林抬头看着周巡。

“现在这么开放,也接受不了未成年怀孕,更何况是那个年代。普通人家出了这种事,都得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周巡解释道,“我爸跟你祖父,那还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绝对接受不了这种事。”

这件事绝对不能传出去。传出去了,不说韩松阁和周恩永两人的仕途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最起码的,周巡和韩鲲两个人的前途就毁了。一个未成年怀孕,一个让未成年怀孕。

周恩永把周巡送走了,韩鲲打了报告申请调动工作。按理说,韩鲲一个新人,不可能说去哪就去哪,但毕竟有着韩松阁这层关系。

那段时间,可以称得上是两人最美好的一段回忆了。

“可我知道,你父亲过得不那么舒坦。”周巡看了看鱼缸里的老虎,“你祖父没少在你父亲那挑我毛病。你父亲没说过,但是每次跟家里打电话的表情我也都看得出来。他不说,我也就当不知道。”

韩家林看着周巡的侧脸,想象着年轻时的周巡。

“后来你刚过满月,你父亲就被抽调去执行任务。”周巡轻轻叹了口气,“我知道,他就是为了向他爸证明,我没有带坏他,他还是那么优秀。”

韩鲲走的前一天,眼睛亮亮地看着周巡,脸上带着惯有的自信和飞扬的神采:“周巡,等我回来给你一个婚礼。”

周巡在警校的时候,上面来人考察他们的专业素质。脱颖而出的那些人,签了保密之后,才知道是有一个卧底任务。只要完成任务,回来就能直接毕业有编制。

周巡也犹豫过,也想过万一自己回不来,孩子该怎么办,自己算不算失信于韩鲲。可一想到韩鲲,周巡决定申请参与行动。

韩鲲为了他们的未来,去向韩松阁证明。他也应该如此,他要参与这次行动。

“我就是要让韩松阁看看,我周巡配得上他儿子!”周巡手指点着桌子,“后来的事,你也该知道了。鬼哥识破了他的身份,让我杀了他。”

韩家林伸手握住了周巡的手。

“其实……我没下死手,我想赌一把。但是……”周巡回握住韩家林的手,“如果不是因为我,他也不会去参与这次行动。说到底,还是我害死了他。”

“是鬼哥杀了我父亲。”韩家林的语气充满了坚定,“你能平安回来,就是对父亲最大的慰藉。”

“家林,你是除了我爸以外,唯一跟我血脉相连的人了。”周巡看着韩家林的眼睛,“之前那十几年是没有办法,但是现在,我周巡,绝对不会丢下你。”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韩家林跟着关宏峰上了车,关宏峰开车到了长丰支队附近的一个小区。下了车之后,韩家林跟着他上楼,看着关宏峰掏出钥匙,开门进了一间公寓。

“峰哥回来了?”周巡的声音从屋内传了出来,“那正好,车给我用用,我去接家林。”

“不用。我接回来了。”

在那天之后,韩家林没有再劝过周巡,周巡也没跟他提过搬家的事。但是周巡去找了关宏峰。

“峰哥,我不是不想去跟你住。可我不能带着家林去你家住。”

关宏峰把两杯茶放在了茶几上,没有说话。

“咱俩是在一起了。可是对家林来说,他父亲毕竟不是你。我不想让他有寄人篱下的感觉,我不想让他觉得他自己是个外人。”

关宏峰在茶几下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一些文件:“我看了几个房子,都是装修好的。在长丰支队附近,也有警校的班车停靠站。我们把各自原先的房子卖了,一起买一套房。你觉得怎么样?”

“那我们能不能先不住一个房间,我想等家林适应了再说。”

“可以。”

下午的时候,关宏宇那边有点事,关宏峰不得不出去了一趟,傍晚回来的时候,手里还拎着从关宏宇家里顺来的食材。

在他的预想中,周巡应该已经让韩家林接受了新家的设定。在他回来之后,周巡会接过食材拿到厨房去洗,给自己和继子一点培养感情的时间。

他也想过韩家林可能心理还会有些不舒服,他也想好了应对方式。

关宏峰在门口想了一遍该跟韩家林说的话,确定没有什么问题之后,他掏出钥匙打开了门:“我回来了。”

关宏峰话音落了三秒之后,回应他的是周巡的吼声:“你怎么跟关宏峰一样?平时看着脑子挺好使,一打游戏跟没脑子似的!前两天刚教你的,怎么就忘了?”

关宏峰放下食材,走进卧室里,看到两人趴在床上抵足打游戏。

“我第一二三四五次经历被BOSS团灭就是跟关宏峰一起。你别看他破案的时候有如神助就觉得他多厉害,你是没见过打游戏的时候宛如智障的他。”

关宏峰摸了摸下巴,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一下周巡他本人其实在场。

“他还说没意思,不跟我玩了。那一上来就让怪给打死能有意思就怪了。”

关宏峰眼见着自己继父的威严要扫地,忍不住敲了敲门:“周巡。”

周巡没有丝毫说坏话被当事人发现的自觉:“哟,回来了。做饭去吧,饿了。”

关宏峰皱了皱眉。周巡以前不这样的,哪怕是打到关键时刻,他回来了,周巡也是放下手机的。哪像现在,头都不带抬一下就让自己做饭去。

关宏峰忍不住多看了韩家林两眼,结果被韩家林回了一个挑衅的眼神。他还没来得及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见韩家林拿着手机问周巡游戏上的事。周巡很耐心地给韩家林讲,还手把手教学。

“峰哥,你这也不行啊。”

当日关宏峰打游戏屡坑时,周巡的嘲讽还回荡在耳边。

当晚周巡洗澡的时候,关宏峰跟韩家林坐在沙发上。关宏峰眼睛看着电视上的新闻,耳边是韩家林指挥攻防战的声音。

在213之前,周巡洗完澡,关宏峰都会给他擦头发。然后两人靠一起看看电视,或者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运动。

介于韩家林刚来,关宏峰决定退一步,一起看看电视聊聊天,然后和周巡回到不同的卧室。

周巡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关宏峰看到韩家林飞快地切换了游戏账号,然后扔下手机迎了过去。

“爸,我帮你擦头发。”韩家林拿过周巡手里的毛巾让周巡坐在沙发上,“爸,我这有个副本,怎么样都过不去,你帮我看看。”

关宏峰看着周巡拿过手机,忍不住咳了一声。

周巡抬头看了关宏峰一眼,跟韩家林说:“去房间吧,别吵到你关叔叔看新闻。”

“周巡,上次那个案子还有些问题……”

“明儿再说吧啊。对了峰哥,今儿我跟家林住一起,委屈你住客房啊。”

周巡起身往主卧走,韩家林站在原地看了关宏峰一眼,计谋得逞的意味尤为明显。

关宏峰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缺少父爱吗?”

“是啊。”韩家林脸上的笑,让关宏峰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看着关上的房门,关宏峰想起了周巡住院的时候,教会周巡打游戏的小汪。

在城市另一个角落里,小汪打了个喷嚏。他没有在意,也不知道关宏峰和韩家林的周巡争夺战就此拉开了帷幕。

The Happy Ending.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