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八)

◇点梗小可爱—— @探花郎

Chapter 8

案件进展得不太顺利,或者说很不顺利。案发现场被凶手清理过,没有留下有价值的线索,附近的监控探头也没有拍下可疑的人员。

根据尸体身上的伤痕推测出凶手大致的体貌特征,被清理得过于干净的现场表明凶手可能极端有组织或者有洁癖,他能认真地打扫现场的每一个角落,说明凶手杀人后并不慌乱。

支队成立的专案组调查了受害者及其丈夫的社会关系,也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案件的侦破工作就此陷入了僵局。

长丰支队接到又一起报案和前一起案件时隔四天,受害者丁雪是个医生,女性OMEGA。她的丈夫是个大学老师,一个月之前刚去国外进修读博。

丁雪被发现的时候,已经死了一天两夜了,报案人是她的姐姐丁云。那天丁雪休班,姐妹两人说好一起去逛街。丁云联系不上丁雪,以为她是因为怀孕嗜睡,错过了约定时间,就去丁雪家里找她。敲门没有人应之后,她用备用钥匙打开了丁雪的家门,在客厅里发现了丁雪的尸体。

丁雪死的那天晚上本该值夜班,但是没有到岗。医院方面没有联系上丁雪,也没有当回事,只是叫了个医生替班。没有人想过她是出了意外。

开案情分析会的时候,周巡没在,他现在不是专案组的人。

“据丁雪的姐姐反映,半个月前,丁雪在附属医院查出怀有两个月身孕,家里人曾提出要去丁雪家里照顾丁雪,但丁雪拒绝了,给出的理由是月份还小不需要人照顾。”

关宏峰下意识地侧头看向自己旁边的人。

小汪一抬头就发现关宏峰正在看着自己,愣了大约一秒钟,他把自己手边的纸杯推向了关宏峰,因为水太满还差点洒出来。

关宏峰没有碰那杯水,他摸着下巴收回了视线。之前的十五年,周巡总是坐在他附近,不一定是他身边,但一定是他一抬眼就可以看到的地方。

这起案件与上一起案件相似点很多。死者都是女性OMEGA,且都怀有身孕,现场也都被清理过。但是死者身上的伤痕却大不相同。罗洁莹身上的伤口深度相似,且伤口之间都有一定距离。但丁雪身上伤口基本上都集中在一起,甚至有的伤口被多次刺入。

两名死者之间没有任何交集。丁雪是在自己工作的附属医院检查出怀孕的,而罗洁莹一直在妇幼医院做检查。

丁雪的死亡时间是在下午两点到三点之间,客厅里的表被调到了两点四十三分。她所居住的小区中央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公路,公路两边的公寓楼都有底商,有培训班有饭馆超市,又赶上周末,人流量很大。

痕检人员在丁雪家的毛巾架上发现了半枚指纹,洗手台和马桶的缝隙中发现了一根长发。经检测,指纹和头发不属于丁雪及其亲友。那半枚指纹在指纹库中也没有对比结果。

目前为止,排查工作的重点也放在案发现场周围的监控录像上,因为人流量太多,工作进展得不太顺利。

相比专案组,周巡的工作要轻松许多,虽然也在长丰支队,但是工作性质不一样。专案组那边加班加点连轴转的时候,周巡这边还是能按时下班工作轻松。所以,在关宏峰带领着专案组分工排查的时候,周巡已经到了下班时间。

“我等你一会儿吗?”

关宏峰听到周巡的声音,放下手头的工作,抬起头看着周巡。

这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

之前的那些年,除了两个人一起加班或者其中一个值班的情况之外,基本上都是关宏峰等上周巡一会儿,他们两人顺一段路,后来周巡买了车就开始送他回家。伍玲玲那件事之后,关宏峰不再值夜班,下了班也是尽快走,夏天还好一些,冬天时间会赶一点,他也很少再和周巡同路回家了。213案之后,他在支队做顾问,和周巡相处的时间就更短了,周巡也只顺带着送过他几次。

周巡见关宏峰明显走神的样子,忍不住伸手在关宏峰眼前晃了晃:“最近太累了?”

关宏峰回过神来,点个头算是默认了周巡的说法,从兜里拿出车钥匙:“今天估计回不去了,你路上注意安全。”

“成,那我就先回去了。”周巡接过钥匙,转身走了。

关宏峰望着周巡的背影。两个周巡没什么区别,言谈举止和身材容貌都是一样的。刚刚他回过神的时候,正好对上了周巡的眼睛,明明是一样的桃花眼,他却总是觉得哪里不一样,这个周巡的眼睛里似乎少了点什么。

周巡当初分不出他和关宏宇。甚至他和关宏宇站在一起的时候,高亚楠都曾认错过。

如果是两个周巡站在他面前呢?

关宏峰闭上眼睛想象着那个场景,他想他一定可以第一眼就能找出哪个是跟了他十五年的周巡。

To be continued.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看了,这个速度我自己都要嫌弃死自己了。不如小可爱们等这篇更完再看吧。
虽然,我觉得就目前的速度而言,能写到白夜二播完。

评论(23)

热度(43)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