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九)

点梗小可爱—— @探花郎

Chapter 9

第二天傍晚,长丰支队又一次接到了报警电话,第三起案件也发生了。死者杨哲是个男性OMEGA,怀孕四个半月,全职在家。报案人程晓是他的ALPHA,一位设计师。她提前下班,回到家就发现杨哲倒在客厅的地板上,已经停止了呼吸。

案件之间的间隔时间从三天变成了两天。这不像是冷却期,反而像是刻意为之。通过对尸体的初步观察,行凶手法与前两起案件均不相同。可以初步判断,三起案件的行凶者不是同一人。现场和前两起案件一样,也被清理得干干净净。

关宏峰带人回到支队没多久,就到了周巡下班的时间。周巡找到关宏峰的时候,关宏峰正在法医室跟高亚楠讨论尸体状况。关宏峰背对着门口,是在他对面的高亚楠先看到的周巡。

关宏峰顺着高亚楠的目光,转身看到了门口的周巡。周巡的样子忽然就和他记忆里的那个周巡重合在了一起,但周巡身上的信息素提醒着他,这不是跟了他十几年的周巡。

“周巡。”关宏峰走出法医室,还没等周巡说话就先开了口,“你今天先别回去了。”

周巡听到关宏峰的话一愣,一时没反应过来。

没等周巡回答,关宏峰又继续说:“你这两天委屈一下,在我办公室休息吧。”语气也不是询问周巡意见的语气,更像是个要求。

周巡看着关宏峰,似乎是想要关宏峰给他一个解释。但关宏峰并没有要解释的意思,只是看着周巡,在周巡点头表示同意之后,他才转身回了法医室。

关宏峰的办公室里有一间休息室,虽然不大,但是条件还不错,临时住两天也没有问题。以往赶上大案的时候,成天成宿地回不去家的时候,关宏峰没少强按着周巡让他来睡一会儿。

晚上十一点多,关宏峰才腾出时间回了一趟办公室。其实他没有必要回来,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休息。可他就是忽然想起,周巡还在那间休息室里。

关宏峰悄悄打开那扇门的时候,周巡正躺在那里,枕着手臂,另一只手慢慢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他望着天花板,似乎在想些什么。门打开了一半的时候,周巡才发现有人进来,转头看向了门口。

“忙完了?”

“还没有。”关宏峰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来意,“想来看看你。”

周巡的表情微微有些惊讶,他朝着关宏峰笑了笑,想问问案件进展的情况,但又想到自己不在专案组,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你要来躺会儿吗?”

关宏峰已经走到了周巡身边,他俯下身轻轻抚了抚周巡的额头:“不了。案子的事有我,你放下心好好休息就够了。”

关宏峰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脑海里浮现的还是周巡。

在那个雨季的早上,他拿着一把黑色的雨伞走进支队,通宵查案后的支队很安静,周巡靠在椅子里满脸倦色,他抬手用雨伞轻轻碰了碰周巡的腿。

周巡有些费力地睁开眼,眼中那点警惕在看到他之后消散得干干净净,声音里还带着疲惫感。

“老关。”

关宏峰猛地回过头,对上的却是周舒桐那双大大的眼睛。

“关老师,刚刚接到报警,尚宁小区外的小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林姐带人过去了,你要去看看吗?”

受害者不符合前几起案件的受害者类型,是个女性BETA,看上去也就不到二十岁,也没有怀孕的迹象。应该是一起独立案件。

高亚楠接到电话的时候,关宏宇正在跟她讨论上下的问题。一个电话,就成功解决了问题,高亚楠换衣服加班去了。

关宏宇尽职尽责地开车送高亚楠到了现场,结果被以闲杂人等的身份拦在警戒线外。装他哥这招,在他哥出现在案发现场的情况下,还真不好使。

眼看着高亚楠上了支队的车,关宏宇想也没想开车就跟着去了支队。结果被关宏峰挡在了支队门口。

“哥,我不影响你们破案,我就等亚楠,等她完事了接她回家。”关宏宇义正言辞地跟关宏峰保证。

“你又不是专案组的人,你跟进去干什么?哪有你待的地儿?”

“我可以在你休息室待会儿啊,我保证不影响你们工作。”

“休息室没你的地儿。”关宏峰看着关宏宇,“周巡在里面睡觉呢。”

关宏宇刚要转身就走,忽然想起了什么:“不对啊,他不是调职了吗?他也不是专案组的人啊,凭什么他就能进去?”

关宏峰瞥了关宏宇一眼,转身进了支队。关宏宇好不容易在关宏峰面前占了个理,大有抓住机会好好理论一番的架势,却被高亚楠拦住了。

“你先回去休息吧。”高亚楠帮关宏宇理了理衣领,“我这边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关宏宇还是有点不甘心,指了指关宏峰的背影:“我可是他亲弟弟!一起睡过十个月的亲弟弟!”

关宏峰听着关宏宇的话,抬手摸了摸下巴。他亲弟弟?也不知道他亲弟弟最后到底有没有发现他家停电的事情。

To be continued.

花光脑细胞才写出来的凶手设定,因为手机的原因全没了。好想哭。

评论(17)

热度(41)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