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我汤姆要报警了

◇平行世界
◇OOC得我都没眼看

Part 1

关宏峰冷着脸站在沙发对面,看着地上茶几上的食品包装以及沙发上毫无自知拿着牛肉条啃的罪魁祸首。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去医院做一个心理健康量表。

这一切还要从七个月之前说起。如果非要了解个始末,那还要更早,要从他搬进新家开始。

当初关宏宇准备和高亚楠结婚的时候,看中了支队附近的新小区,小区才建成不久,户型设计得好,小区绿化也到位。

关宏宇是什么人啊?关宏宇可是那种“遇到灾荒只有三块饼干也会给他哥两块剩下一块给亚楠”的“亲哥和媳妇儿同等重要”的人。至于为什么给他哥两块……关宏宇表示不想多做解释。

于是,关宏宇不仅看好了自己和亚楠的新房,还顺带着帮他哥看了几套。一顿软磨硬泡,从“当年妈说了让我们互相照应”谈到了“离支队几步路的距离低碳环保”,硬是磨得关宏峰也在这小区买了房。

搬了新家之后,关宏峰就在客厅放了一个水族箱。休假的时候去买了几条鱼,有铅笔有地图也有蓝鲨。都是肉食性的鱼,性格也都凶,不过一直也相安无事。

过了一年多,支队遇到个大案,关宏峰忙得顾不上回家。再回家的时候,鱼缸里一池的血水,地图鱼一条不剩,两条蓝鲨剩了半条。关宏峰看着鱼缸里的三条铅笔鱼,也没有什么反应。

日子还是照过,关宏峰也没再买鱼。出差回来之后,鱼缸里就只剩下了一条鱼。关宏峰把鱼捞出来放在盆里,把鱼缸清洗干净之后,端着鱼进了厨房。

Part 2

关饕餮一岁以后,关宏宇家里也买了水族箱。因为每次带他去关宏峰家里的时候,他都让关宏宇抱着,盯着水族箱里的鱼看,还在鱼缸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手印。

似乎个头越大的鱼就越矫情一些,关宏宇参考他哥的鱼缸买回家的鱼,就没有一条活过一个月的。后来养了一群小热带鱼,才摆脱了每个月关宏峰家换水他家换鱼的窘境。但关饕餮还是更喜欢关宏峰家的鱼,时不时就闹着要去看。

关宏峰把鱼从厨房里端出来,看着空荡荡的鱼缸,觉得该去重新买鱼了。但正巧支队里遇到了案子,忙得要命,根本没时间去买。关宏峰不在意,但关饕餮不干了。最后出差在外的关宏宇按照关宏峰说的品种,在网上买了一些。这才算暂时稳住了关饕餮。

关宏峰拿到快递的时候,也没抱多大希望,能活几个就不错了。打开发现还真争气,一条都没死。卖家送了一小盒水草和一袋虫干。鱼比较凶,都是分开装的。

其中一个袋子里的鱼身上有点伤,这些鱼都比较凶,吃同类的事都发生过,有个伤也正常。关宏峰也懒得因为这点事就去让关宏宇跟人家卖家理论,有伤就注意点,也能养回来。

关宏峰在那个袋子里还发现了一条很小的鱼,也就半个指节大小。别的袋子里都没有。

估计是受伤以后食欲不好吃剩的口粮吧。

关宏峰这么想着,连着那条小鱼一起放进了鱼缸。

这件事发生在七个月之前。

Part 3

新鱼到家之后,关饕餮就跑来看了,指着那条储备粮说自己很喜欢它。关宏宇刚开口想跟关宏峰要过来,立马就被关饕餮拦住了。关饕餮奶声奶气地学着高亚楠的样子:“你养得活嘛!”

关宏宇刚要反驳,就想起了上星期刚换了一缸鱼的事情,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大概过了三个月,关宏峰发现那条小鱼长大了不少,起码有半个手掌的大小了。这让关宏峰不得不对它青眼有加,作为一个储备粮,能在这么多天敌之中活下来还长这么大,看来它真是很有前途。

关宏峰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它捞出来单独养起来,毕竟它也能算个奇迹了。关宏峰还没来得及动手,就接到了支队的电话,这事也就忘了。

当关宏峰发现鱼缸里少了一条鱼之后,下意识地开始寻找储备粮的身影。寻觅无果,正有些遗憾的时候,那条小鱼慢悠悠地从石缝里游了出来,肚子还鼓鼓的。这让关宏峰不得不多看了半天。

关宏峰看着鱼缸里的鱼,少的是当初受了伤的那条。又有一条鱼身上带了伤。

Part 4

这次的鱼少得比之前要快很多,也许是因为更好斗一些。

关宏峰每次喂鱼的时候,都会重点看看那条小鱼,小鱼似乎傻乎乎的,也不上去抢着吃。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其他鱼欺负惯了,只等别的鱼吃完再吃。他每次都会故意多喂一些。

关宏峰查过很多资料,但都没有查到和那条小鱼相关的,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关宏峰也没再深究过这个问题。

在不以此谋生的情况下,很少有人能过多追究鱼的问题,更没有人去在意鱼的想法,除了关宏宇。

“哥,你家这鱼怎么每次都是尾巴对着我?”

正给关饕餮削苹果的关宏峰抬头看了鱼缸一眼,他略略回忆了一下,似乎每一次那条小鱼都是正对着他的。

“巧合吧。”

关宏峰把削好的苹果切成小块放在碗里,把水果叉插在其中一块苹果上,连着碗一起给了关饕餮。

Part 5

关宏峰去外地交流工作,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他回到家打开家门,走进了客厅。水族箱里果然是惨不忍睹,不过这不是重点。

客厅里一片狼藉,都没有个下脚的地儿。

招贼了?按理说,这小区安保工作如此到位,不应该发生这种事。

关宏峰拿出手机,正准备报警的时候,听到卫生间里有动静。他点开了微信,一边给周舒桐发消息,一边拿起墙角的雨伞,慢慢走向浴室。

关宏峰把消息发出去,猛地打开卫生间的门,然后就愣在了当场。他站在门口,和浴缸里的男人面面相觑。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个男人伸着手应该是想捡起地上那个装着曲奇饼干的铁盒。

关宏峰的视线最终停在了男人下半身的鱼尾上,在他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下意识地把刚刚发出去的消息撤了回来。

那男人也愣了好一会儿,他回过神来的第一件事,就是用那双桃花眼瞪了关宏峰一眼:“你就没个眼力见儿吗?看不出来我够不着吗?”

关宏峰捡起曲奇盒的时候,还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还在火车上做梦。他把曲奇盒递给那个男人的时候,那男人还不耐烦地摆了摆手。

“算了算了,我这儿也泡够了,你给我拿客厅去吧。哎,你别走啊,连我一起啊!你不是想让我再爬回去吧?”

Part 6

关宏峰站在客厅的沙发对面,看着那男人吃完了一盒曲奇饼干,又在茶几下层拿出了上次关饕餮吃剩的牛肉条。

“我自我介绍一下啊,我呢,叫周巡。”周巡一边吃一边说,“老关啊,真不是我批评你。你说说你,这大冷天的,连个加温都不给开,那水里多冷啊。”

关宏峰顺着周巡的视线看向了身边的水族箱,里面空空荡荡的,只有一条鱼缩在角落里。

“哎,对,就那条鱼!我看它不爽很久了,你帮我把它炖了吧。”周巡撕开最后一根牛肉条,“愣着干嘛呢?做饭去啊。”

直到两人在餐桌前面对面吃完晚饭,关宏峰还觉得自己很混乱。周巡盯着关宏峰把鱼缸收拾干净:“你把浴缸也收拾一下,放好水,我今天睡浴缸里。”

凌晨四点,关宏峰接到了支队的电话,有案子要出现场。他穿好衣服的时候,还半梦半醒的,他决定去用凉水洗个脸。

打开卫生间的灯,关宏峰刚迈进卫生间,大脑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劈头盖脸地吼了几句。

“这刚几点!你开什么灯!不知道有人睡觉呢!”很显然,周巡应该是很生气,尾巴还胡乱地拍着水面。

关宏峰倒好水挤好牙膏,对着镜子瞥了周巡一眼:“你当鱼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多事。”

“我现在是人!我是不是得有点人权?”

关宏峰吐出嘴里的水:“反正你也醒了,这就回你的鱼缸里去。”

“我凭什么听你的啊!”

“白天宏宇要是带着饕餮来了,你怎么办?你就不怕他把你送去研究院解剖了?”

“就他?”周巡一下就坐了起来,“他不服来跟我过两招啊!”

关宏峰抬起头,脸上的水珠滴落进水池里,他没说话只是盯着镜子里周巡。

周巡有些不自在地拨了拨刘海:“那你看我爬过去弄你一地水也挺不好意思的,要不你抱我过去?”

关宏峰转过身看了看周巡,弯腰拿起角落里的水盆:“我只能端你过去。”

Part 7

有时候关宏峰自己都想不明白,他是怎么接受自己生活里这样一个奇幻的事情的,但他就是接受了,甚至还开始习惯了这种生活。

每天关宏峰回到家,准能看到周巡抱着零食瘫在沙发上看电视。

“老关,你这鱼缸空着也不像回事啊。”周巡从桌子上拿起苹果就吃,“你不再买点鱼?”

关宏峰看了周巡一眼,没有说话。

“你别那么看我,我不吃。”周巡咽下嘴里的苹果,“正常人谁乐意去啃活鱼啊。”

关宏峰的视线扫过搭在沙发背上的尾巴:“等支队那边不忙了,我去转转。”买,可以。但是绝对不在网上买了。

“老关!”周巡指着电视,“你看这金龙鱼!我还没吃过呢!你记得买一条!”

第二天,关宏峰拎着一袋大米回家的时候,周巡看着袋子上的金龙鱼,总觉得关宏峰是故意的。

Part 8

不得不说,周巡的存在,让关宏峰觉得生活不再那么单调乏味。而且督促关宏峰每天自省。

吾日三省吾身:为什么让关宏宇买鱼?为什么撤回那条消息?为什么没直接报警?

“周巡,你就不能擦干了再在屋里活动?”关宏峰总觉得再这样下去,他家地板要受不了了。

“我擦干了我多难受啊。”周巡的眼神略带嫌弃,“我在你沙发上躺久了都得自己给自己来点水。”

关宏峰看了看沙发上的防水罩:“你可以回你的鱼缸里。”

“别啊。”周巡冲关宏峰笑着,“老关,那里面多难受啊。”

关宏峰没再多说什么,换好衣服就去上班了。晚上回家的时候,刚一开门,就看到周巡站在门口。

“老关!你看,我有腿了!”

“你给我把衣服穿上!”

The end.

前些天圈里的文要刀懵我了,本来想写个傻白甜的段子,写完发现就剩傻了。

评论(65)

热度(131)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