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老关,你咋知道的

◇前排感谢 @月 帮忙把关宏峰塞进梗里,并对本文做出指导

Part 1

夏天的白昼总是要长一些,临近七点,天还亮着。地上的积水映着天边橙红色的晚霞。一个穿着白色半袖的男人抱着手臂快步走在街上,他的神色有些疲倦,但那双漂亮的眼睛却亮亮的。

他走进街边的一家饭馆,进店的时候,他的身体抖了一下。店面不太大,生意却很火红,这个时间点正是人多的时候,每一桌都坐着人。他抬头张望了一会儿,朝着角落的那桌走了过去。

“老关。”周巡在桌边坐下,伸手拿起手边还冒着热气的水,“哥们让你穿多点没坑你吧?这边可不比津港,哪怕白天热得跟烧烤似的,太阳一落山那也跟太平间一样。”

关宏峰看了周巡身上的半袖一眼,刚要说点什么,老板就端着两碗面放在了桌上。

周巡先喝了两口汤,这才拿筷子挑起面条:“还是关老师懂我。”这口热汤面他惦记了一路,从队里出来就在想着。

“老关,怎么忽然就过来这边了?”

“派出所没什么事,就想到处走走。下个月调回长丰以后,就不一定有这机会了。”

“你来得时间还挺巧,你早来半天我都没时间招待你。我这刚结案,强奸案。”周巡咽下嘴里的面条,“那孙子,连个孩子都下得去手!要不是我们快了一步,他又得手一个。”

Part 2

接到报案的时间是周三上午八点多。报案人是辖区内一所初中的老师,报的是失踪。初一班上的学生晓玥早上没来上课,也没请假。班主任给她家里打电话询问情况,发现家里也不知道她的行踪。班主任觉得情况不对,跟年级长商量了一下,这才打电话报了警。

周巡去了解情况的时候,带的是个刚毕业的孩子叫孟石,算是这一批新人里周巡最喜欢的一个。孟石性格有点冲动,办事也毛躁,但那身正义感和那颗赤子之心很对周巡的脾气,让周巡很愿意多带带他。

周巡带着孟石按照地址找过去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女人脸上的笑意还没有完全褪去,屋子里传出电视节目的声音,依稀可以听到些许的笑声。

“您好,我们是地区队的。”周巡回头示意孟石掏证件,发现孟石把刚刚放回口袋里的小笔记本又拿了出来,正低头翻找着什么。

周巡掏出证件给对方看了看:“我们接到报案说你家孩子今天没到学校,来跟您了解一下情况。”

女人的脸色一下就变了,她双手抓着周巡的手臂,急切地问道:“我家阳阳怎么了?我今天早上送他去学校亲眼看着他进教学楼才回来的!我儿子出什么事了?”

周巡一愣,回头看了孟石一眼。孟石对着周巡摇了摇头,脸上也带着迷茫的神色。笔记本上写下的地址就是这里,他刚刚才重新确认过。

“李晓玥是您什么人?”周巡问道。

“她是阳阳的姐姐。”

两人跟着李母走到了客厅,趁着李母去倒水的时候,两人四下观察了起来。

电视墙下的橱柜上摆着照片,单人照双人照三人照都有,照片里最多的是一个小男孩,其次就是一个男人。只有寥寥四张照片里有李母。

周巡从最后面拿出了一个小小的相框。相框的一角被彩纸小心地包了起来,连接处贴着一个印花贴纸。照片上是一个笑得有些腼腆的小女孩。

李母把两杯水摆在茶几上:“警察同志,你们坐。”

“这个是晓玥吧?”周巡把手上的照片给李母看了看。

“对。”李母走过去拿起摆在正中间的相框,“这个是阳阳。”

周巡把手上的相框放在刚刚李母拿起相框而出现的空位上,不动声色地打量着李母。李母拿起晓玥的照片,把阳阳的照片摆回原位,又把晓玥的照片随手放在了后排。

“你女儿失踪了,你怎么一点都不当回事!”

周巡抬起头:“你怎么说话呢?在学校的时候老师没教过你?”

孟石站在旁边梗着脖子,一脸的愤愤不平。

“没事没事。”李母笑了笑,“孩子还小,冲动点很正常。”

周巡又说了孟石两句,才开口询问:“您最后一次见到晓玥是什么时候?”

“就今天早上吃饭的时候,她闹脾气跟我吵了几句,抓起书包就跑出去了。”李母说,“是她老师太小题大做了。她就是赌气不去学校的,她都这么大了,能出什么事。”

“你们是为什么事发生的争吵?”

“她弟弟弄坏了她一个小玩具。”李母拿过一旁桌子上的东西递给了周巡。

是碎几块彩色的橡皮泥。周巡大概在手上拼了一下,看起来是两个短头发穿着裙子手拉手的小女孩。

“她说是什么雪给她的生日礼物。”李母的语气中带着对女儿的不满,“警察同志,你说就这么个橡皮泥捏的东西,值几个钱?为了这么个东西,她就骂阳阳,我说了她几句她还会顶嘴了!”

周巡的视线从手上的橡皮泥移开,看向李母:“我们能在您家里到处看看吗?”

李家是三室一厅的房子,向阳的两间卧室,一间是夫妻俩的,一间是阳阳的。

阳阳的房间里有一个三个门的衣柜,左边的门里有各式各样的裤子,中间挂着薄厚不等的外套,右边是短袖的上衣。周巡伸手摸了摸外套的薄厚程度,基本上都符合六月的气温,冷一点热一点都有合适的衣服。

阳阳房间的墙上挂着一张二十寸的个人照。书桌前的墙上高高地贴着五张奖状,最新的一张写了“三年级三班”,右下角的时间是三年前。书桌旁的书架上一半放着书本一半放着玩具。床上有个很大的蜘蛛侠的玩偶。床头柜的抽屉里装满了小零食。

晓玥的房间在阴面,里面只有一张床一套桌椅和一个衣柜。衣柜是晓阳衣柜的三分之二大小,里面的衣服从春装到冬装都有。

书桌抽屉的最里面按时间顺序放着一叠奖状。奖状上面压着一个饼干盒,里面有几张贺卡是别人送给她的,还有一些小物件。周巡把刚刚李母递给他的那几块橡皮泥小心翼翼地摆了进去,盖好盖子以后把饼干盒放了回去。

在李家没有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李母也没能提供有用的信息。周巡带着孟石回了队里,在路上孟石还一副“岂有此理”的样子。

沿途的监控探头不多,画质也不是很清楚。案件的侦破一时陷入了僵局。

中午刚过,周巡就接到了李母打来的电话,说是晓玥上午跑出去玩了,中午就回家了。周巡带人去李家核实情况的时候,发现李父也在。晓玥坐在一旁低着头,双手握得死死的,一句话也不肯说。

队里再次接到报警电话的时候,是第二天上午,报警的人还是晓玥的老师。

晓玥双手十指交叉,紧紧地握着一个水杯,语气平淡地讲述着昨天早上被人掳走强暴的过程。

“我妈不让我说。”晓玥握着水杯的指尖发白,“她说我要是说了,以后都没办法做人了。”

“你还没成年,我们必须要通知你的监护人。”

“我知道。”晓玥抬头看着周巡,“我不在乎他们说我什么,我就是要来告诉你们,让你们抓住那个人。”

“我们会抓住他的。”周巡说完,用眼神示意一旁的女警带晓玥出去,又让人给晓玥的监护人打电话。

周巡带着开会安排任务的时候,一个警员跑了过来,在门口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回事?”

“周队,受害者家属来了,在外面吵起来了。”

周巡跟着警员出去的时候,老远就听到了吵闹声。

晓玥坐在椅子上低着头,李母和李父都在。

李母正指着晓玥破口大骂:“你还要不要脸了?这种事都拿出来说!你让你爸在单位怎么抬得起头来?你为你弟弟考虑过吗?你是不是想你弟弟一辈子都因为你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

李父脸色铁青地站在旁边丝毫没有制止的意思。

负责接待家属的警员有两个,其中一个跟孟石一样也是刚分来的,小姑娘被气得眼圈都红了;另一个来了三四年了,接待过很多次家属,这次愣是一句话都没能插进去。

“干嘛呢!吵什么吵!”周巡吼到,“这是警察局知不知道!”

“你好,我是晓玥的父亲。”李父对周巡伸出手,“我希望这个案子可以撤案。”

“这是刑事案件,我们已经开始立案侦查了。”

“如果晓玥是胡说的呢?”

周巡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经调查证实的话,我们会依法对她进行处罚。”

李父李母走出警局的时候,脸色都很差。晓玥低着头跟在他们身后。新来的那个小姑娘一直把她送到了大门口,还偷偷把自己的联系方式塞给了她。

嫌疑人是在家里被抓到的。

周巡带人冲进去的时候,嫌疑人正压在一个小女孩身上扯小女孩的衣服。周巡给人上铐子的时候,旁边的女警过去安抚小女孩。小女孩显然是吓坏了,紧紧地抱着女警,怯生生地侧头看着嫌疑人,一句话也没说。

晓玥来指认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嫌疑人。

“我是他的最后一个受害者吗?”

新来的女警微微俯下身问:“为什么问这个问题?”

“我想知道我是不是阻止他去害别人了。”

“是。”周巡说,“我们抓到他的时候,他正要实施犯罪。因为你的报警,所以我们及时制止了他。”

晓玥露出了周巡见到她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和照片上很像的笑容:“真好。那个女生没有受到伤害,真好。”

周巡从审讯室出来的时候,有个警员说晓玥的母亲一直不肯走,非要见他。孟石跟着周巡从审讯室出来以后,也跟着周巡一起过去了。

“周队长!”李母一见到周巡就迎了上去,“这犯人抓到了,我们能不能跟他调解啊?我们不想把事闹大,他多赔点钱我们可以不让他坐牢。”

“这个不能调解。”周巡解释道,“但是附带的民事赔偿问题,可以双方调解。”

“还真要判刑啊?您是队长,能不能给说说话不判他?”李母看着周巡,“晓玥都被他糟蹋了,以后也不会有人要了。只要他多赔点钱,等晓玥毕业他们就能结婚了。”

“我操!”原本站在周巡身后的孟石怒骂了一句,抬手就要打人。

周巡一把抓住了孟石,扯着孟石胳膊就给拽进了旁边的屋里。

“你想干什么!”周巡靠在门上,挡着孟石的去路。

“我想干什么?我还想问问你想干什么呢!”孟石指着外面,“你听听她说的那是人话吗?”

“她说得再不是人话,你也不能动手!你别忘了你是个警察!”

“警察怎么了!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警察,他们那种人才一直都存在!”

在门外和孟石一起来的小姑娘给吓坏了,周巡当年那些事迹她听说过不少,虽然这段时间相处下来觉得周巡不像传闻中那么可怕,但她还是为孟石捏了把汗。

周巡没有像小姑娘想象中那样跟孟石吵起来,他看着孟石的恼怒的样子,忽然就笑了:“那你这样的警察呢?你今天把受害者家属打了,除了挨处分,还能有什么别的?”

“那不然呢?就放任不管吗?”

“孟石,我们是警察。我们的职责是抓住罪犯。我们现在已经抓到人了,人证物证口供,完整的证据链已经有了。我们已经给了受害者一个交代,我们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那她……”

“我们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很多事,我们不能管,也管不了。”

周巡开门出去以后,孟石站在原地,很长时间没有动作。

当天晚上下班的时候,周巡接到了一个电话。

“老关。”

“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Part 3

周巡夹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小孟那孩子挺好的,就是有点冲动。”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孟石冲动?”关宏峰用筷子挑起面条,“前两年打受害者家属差点被告了的人是谁?”

Part 4

那是两年之前的案子。

七月初的时候,支队接到报案,有人在酒吧街附近的小巷子里发现了一具尸体。死者是年轻女性,生前曾受过性侵犯,身上有多处抵抗伤。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一共发现了四具尸体。到八月中旬,受害者已经有七个了。

周巡跟了关宏峰好几年了,关宏峰教给他的东西,他学了七八成了,性子比当年稳了不少。可从第一起案子开始,周巡明显比平时要烦躁。整个七月,周巡抽的烟都得论条算。最近这两个星期,关宏峰盯得紧,周巡抽烟就不那么猛了,但也还是不少。

这些年,关宏峰也摸出了规律。每每遇到与强奸有关的案子,周巡的表现都不太一样。

周巡有心结。

可他不说,关宏峰也不愿主动去问。

谁都有想要压在心底的过往。

在八月临近下旬的时候,支队又接到一起报案。周巡跟着关宏峰到医院的时候,受害者单柔正躺在医院的床上。她讲述了她如何受到侵害并拼命逃脱的经历。她是连环凶案里唯一的生还者。

他们抓到凶手的时候,凶手又做了两起案件,最后一个受害者死在了去医院的路上。

单柔来指认的时候,陪着她一起的来的是她的哥哥单毅,一个年轻的律师。

在单柔过去指认的时候,单毅走到了正在和周巡说话的关宏峰面前。

“你好,我是单毅。”单毅很有礼貌地伸出了手。

周巡是听说过这个人的,也是很年轻有为的那么一个人。单毅在他的行业里,相当于警察队伍里的关宏峰。

“我希望在你们的工作结束之后可以为他辩护。”单毅的脸上满是自信,“我会调查他的人生轨迹,童年经历、原生家庭……”

周巡听得有些不耐烦,直接走不太合适,可他又插不上话,正想着怎么巧妙地带着关宏峰撤退的时候,他听到了一些话。

“我想,我还要调查一下受害者的信息。要知道,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犯罪。街上那么多女人,只有这些人受害。导致今天这个结果,她们也有一定的责任。”单毅丝毫没有在意周巡微变的脸色,“要知道,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单毅的话音未落,周巡就把手里的资料朝着单毅的脸摔了过去:“我去你妈的不无辜!”

在周巡抬脚要踹的时候,关宏峰一把搂住了周巡,用力往后带了一下。周巡那一脚到底没有踹在单毅身上,为了稳住身体他不得不随着关宏峰的动作后退了两步。

周巡的身体连同右臂都被关宏峰抱着。这要是换个人,早让他甩出去了。周巡虽然生气,但还有一丝理智在。哪怕他知道,关宏峰那身手禁不住他两下子。可就因为那是关宏峰,他连把人甩开的心思都没起,只是用没被固定的左手指着单毅骂,不顾单毅要告他的威胁。

周巡被关宏峰拽进屋里的时候,已经冷静了七八成了。进屋以后,关宏峰关门站在门口,看着周巡,一句话也没说。

周巡靠坐在桌子上,从兜里拿出了一包烟。他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拿出打火机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

Part 5

那是周巡小学的时候。

周巡住的单元楼搬来了一家人。那家有两个孩子,哥哥唐文在上初中,妹妹唐瑶和周巡同级。

唐瑶转学到了周巡的学校,和周巡同班。她刚来的那天,着实让班里轰动了一把。

唐瑶长得很好看,皮肤也很白,粉色的外套衬得她可爱了许多。她说话声音甜甜糯糯的,笑容也甜甜的。

那个时候,周巡还跟同学炫耀过唐瑶跟他住一个单元楼。

唐瑶学习很好,手也巧。在班里的同学折千纸鹤都会受到称赞的时候,她会剪很好看的窗花。她画的画也很好看。

周巡小时候很能闹腾,性子张扬外向。当天就问唐瑶放学的时候要不要一起走。唐瑶很有礼貌地拒绝了,说是她刚来学校,家里怕她不认路,这几天会接送她。

后来两人倒是经常一起上下学。

有一天,两人一起回家的时候,在楼下碰到了唐瑶的奶奶。老人家面色不渝地盯着周巡看了好半天,拽着唐瑶就上楼了。

第二天,唐瑶跟周巡说,以后在小区对面集合。放学回家的时候,也是在那里分开。唐瑶说的时候,周巡不知道原因,她提了,周巡也爽快地答应了。

唐瑶转来的第二个学期,周巡参加了学校的球队,每天晚上放学以后都要训练。两人很少再一起放学回家了。

临近五月的时候,唐瑶有几天没来上学。周巡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去问问,又想起唐瑶的奶奶好像不喜欢他,也就作罢了。但班上永远不缺消息灵通的人。

唐瑶被人糟蹋了。

周巡听到的就是这么个消息。

这个消息很快就在班里传开了。

还都是孩子,谁也不懂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但多少也知道不是什么好事。

班主任是去年毕业的学生,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她得知了班里流传的消息之后,花了足足两节课的时间来解决。她有耐心地一个一个回答着同学提出的问题。

“唐瑶同学被坏人欺负了,我们大家应该关心她,对不对?”

这是那两节课里,周巡时隔多年记得的唯一一句话。

唐瑶回到学校以后,班里的同学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关心她。有人把自己舍不得吃的小零食分给她,有人画画折纸送给她。老师们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那天起,周巡退出了学校的球队。

过了几天,语文课讲作文,题目要求写自己未来想要从事的职业。当老师让同学就此发言的时候,同学们很积极地举手,站起来大声说着自己的梦想。

放学的时候,周巡和唐瑶一起走着。

“周巡以后想要做什么呢?”

“我啊?我想当个运动员。”周巡掰着手指,“一呢,是因为我学习真没有体育好。二呢,能给祖国争脸啊。三呢,那成冠军以后,在电视里多风光啊!”

唐瑶轻声笑了笑,又问道:“那……为什么退出球队?”

“啊……”周巡挠着头,“踢足球满场跑不说,一场下来都不一定碰到球,多没意思啊。我觉得没前途。”

唐瑶低头看着路面随着自己走路的动作而向后移动:“我想当个警察。想要把这个世界上的坏人都抓起来。”

对于童年的记忆,大多都已忘却了。这段对话却深深印在周巡的脑海里,他甚至还记得唐瑶说话时的语气和表情,哪怕他已经记不清唐瑶的容貌了。

后来有一天,在大课间的时候,周巡去找班主任。原因周巡已经想不起来了。他只记得他在办公室外看到了班主任,班主任的对面坐着唐瑶的爷爷奶奶。

“我听人说,您们在家里经常骂唐瑶,因为之前那件事。”

“唐瑶跟你告状了吧?不过这是我们的家事,警察都管不着。”

“不是唐瑶说的。我是想跟您们说那件事不是唐瑶的错,她也只是个受害者。作为她的长辈,应该给予她更多的关怀和爱护。”

“我们怎么教育孩子,轮得到你说?你刚多大。我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都多。”

“可是……”

“你以为你自己有多好?你看看你这穿着打扮!哪家正经的姑娘穿裙子穿高跟鞋还化妆的?唐瑶招惹来那种人,搞不好就是被你带坏的!我是得跟你们领导反映反映了,不能留你这种人祸害孩子!”

周巡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大概是很久。关于那天的记忆,周巡只记得自己有些沉重的双腿,还有唐瑶爷爷奶奶走后,趴在办公桌上的班主任。

没有人注意到还有一个人也看到了同样的场景。那个人就站在办公室窗外的不远处,站的时间比周巡还要长。不断指责老师的唐家爷爷奶奶没有注意到。被一顿骂最后趴在办公桌上偷偷哭泣的老师没有注意到。站在办公室过道窗外的周巡也没有注意到。

两个星期之后,周巡和唐瑶走到以前说好的地点。

“以前都是我先回家的,今天轮到你了。”唐瑶站住脚步,侧过头看着周巡。

“可我爸爸说,要让着女孩子。”

“那女孩子让你先走你走不走?你不走我就不理你了。”

周巡想了想也就同意了。他想先过去,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看着唐瑶回家以后,他再回家。

周巡这一等,就等了好半天。他正在想是回去看看还是回家报警的时候,唐瑶才出现在小区里。

周巡也顾不上之前的约定了,直接跑到了唐瑶面前:“你怎么这么半天才过来?”

唐瑶吓了一跳,显然是没想到周巡一直在等她:“我……我怕我们回去的时间太接近,家里会猜出来。”

第二天早上,周巡等了老半天也没等到唐瑶,一路跑到学校还是迟到了。回到座位上的时候,周巡发现自己书桌里的一本书跑到了桌面上,他没多想直接把书放了回去。

在第二节课上课的时候,周巡把那本书拿了出来,翻开时,发现里面夹着一张很精致的窗花。下课以后,周巡问了几个同学,才知道每个人都拿到了一张窗花。在他来之前,讲台上也放了好多个窗花,每一张窗花下都压了一张白纸,上面写着老师们的名字。

放学以后,周巡发现单元楼下搭起了棚子。他奶奶从来不让他靠近这样的地方,说是不干净。周巡最多只远远看过几眼,没觉得有多脏乱。因为他奶奶说那些话的时候,表情太过严肃,周巡也就一直听话没靠近过。

冥冥之中像是有什么在牵引着周巡。

周巡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看到唐瑶照片时的心情,在日后周巡曾回忆过无数次。在最初的时候,他以为是他忘记了。直到后来的某一天,周巡忽然意识到,他当时很有可能是没有太多感觉的。

从周巡有记忆以来,到看到唐瑶照片,在这之间,周巡没有一个亲人离世。他隐约知道那张照片意味着什么,但他也不知道那究竟意味着什么。

周巡回过头的时候,看到了唐瑶的家人。

唐瑶的爸爸正在和来宾交谈,眼睛微微红着。唐瑶的爷爷坐在一边抽着烟。站在棺材前的唐瑶的哥哥唐文两个眼睛红肿着,手还轻轻抚过棺材的边缘。唐瑶的奶奶拿着一件外套,正要给唐文披上,却被唐文甩开了。

那一年临近年节的时候,下了一整夜的大雪,周巡早上醒来的时候,外面已经银装素裹。周巡穿着厚厚的衣服,戴着帽子围巾就要出门。周巡的妈妈拽住他,给他套上了厚厚的棉手套。

厚厚的雪踩上去“咯吱咯吱”地响。

周巡忽然就想要堆一个雪人,堆在唐瑶家的窗外。

周巡戴着手套费力地做出了一个雪球,他在地上一圈一圈地推着雪球。

不知过了多久,雪球的大小已经足够周巡弯腰推着了。

周巡把雪球推到唐瑶家窗下的时候,站直身体想要休息一会儿。唐瑶家里的争吵声吸引了周巡的注意。

“唐文!你妈怎么教你的!我们跟你说话你都没反应!”

周巡偷偷从窗户往里面看着。

唐瑶的爷爷奶奶正在训斥着唐文。

“你少提我妈!我妈要是还活着,我妹妹就不会被你们害死!”

“唐瑶那是……”

“要不是你们整天说些有的没的,我妹妹就不会自杀!都是你们!是你们杀了我妹妹!”

唐文离开了周巡的视线,唐家的两位老人还在骂着唐文不孝。

周巡听到了摔门的声音,继而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周巡立刻弯下腰双手放在雪球上。

在那之后,周巡曾无数次回想,在他最后一次见到唐瑶的时候,他们最后一段对话的内容。可那段记忆就像是被封存了一般,无论他怎样努力都没能想起。

后来周巡在警校里上学,熄灯以后躺在床上听着下铺和室友们谈天说地。那天周巡感冒了,嗓子疼得厉害,一句话也不想说。他盖着被子闭着眼睛听室友们说话。

忽然,一段记忆出现在周巡的脑海里。只是一瞬间,有画面有声音,他就像是在一个很短的电影片段,以他的视角拍摄的片段。

唐瑶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她咬了咬嘴唇,抬头看着周巡,展开了一个笑容:“周巡,如果我走了,你会一直记得我吗?”

“我当然会一直记得你。不过,你要去哪啊?”

“我没要去哪。”唐瑶还保持着笑容,“但是,我们总会有分开的一天啊。你长大了以后,也会有自己的生活。”

“那你会一直记得我吗?”

“会啊。”唐瑶的眼睛亮亮的,“我会一直记得你。也会记着班里的每一个同学,还记着每一位老师。对了,还有我哥哥,我也会一直记着他。”

“你和你哥哥也会分开吗?”

“是啊。我哥哥以后也是要结婚的啊。他也有自己的生活。”

回忆到此戛然而止。

周巡捂着嘴把头埋进被子里。

没有人知道那天晚上,周巡把头猛进被子里失声痛哭。

就像没有人知道在那件事发生之后的每一个夜晚里唐瑶在想什么一样。

Part 6

周巡长长地吐了口气,烟味弥漫了整个房间。他转过头,眼神深深地看着关宏峰。

“周巡。”关宏峰打破了沉默,“你当初刚跟我的时候,我就跟你说过。我不想再重复了,我想你记得。”

周巡记得。

无论是关宏峰说的话,还是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态。周巡都记得。

“周巡,我们是警察,也只是警察。

“我们的职责是拿到证据,抓住罪犯,给受害者一个交代。我们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

“犯罪分子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受害者是否得到慰藉,这都和我们没有关系了。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的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我们无能为力的。”

直到周巡抽完了那支烟,两人都没再说一句话。

Part 7

周巡咽下嘴里的牛肉,微微皱眉看着关宏峰。

关宏峰也任由周巡打量。

“老关。”周巡放下筷子,“我可从来没跟你提过小孟的名字。”

关宏峰微微抬起下巴,看着周巡。

“还有,我这边刚训完小孟没多长时间你电话就过来了。”

关宏峰还是没有说话,一副看着周巡表演的样子。

“怎么就那么巧。我这边刚抓完人要结案,你就约我今天一起吃饭。”

关宏峰放下筷子,伸手握起了旁边的水杯。

“我还纳闷呢。你一个平时没事就在家看书的人,怎么就突发奇想要出来走走了。”

关宏峰的手指摩挲着杯口。

“好像每一次你给我打电话都在我快下班不忙的时候,我连轴转的时候你从来没打过电话。你好像对我们队的事特别了解,好像什么都知道似的。”

关宏峰的表情还是那样,没有什么变化。

“老关,你咋知道的?”

关宏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又放下杯子,拿起筷子,就像刚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吃着碗里的面。

很显然,关所长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The end.

评论(38)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