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我关宏宇不同意!

◇前排感谢 @月 提供脑洞

part 1

窗外的柳树低垂着枝条,叶子也懒懒的,一动不动。持续了一个中午的蝉鸣声忽然停止了。

屋内,有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孩,看上去不过十一二岁。一个坐在椅子上冷着脸,另一个站在墙角梗着脖子。

“我这是做好事,你凭什么罚我!”站在墙角的男孩大声质问着。

坐在椅子上的男孩微微抬头看向他:“那你说说你都做了什么好事?”

“我救了那么多性命,怎么不算好事?你就比我早出生几分钟,端什么哥哥的架子!”

坐在椅子上的男孩猛地站起身:“关宏宇!”

“关宏峰!”站在墙角的男孩也不肯示弱,往前走了两步。

这件事还要从今天中午说起。

关家的父母因为工作原因,中午没办法回家做饭。早上提前做好了午饭,让兄弟俩自己热着吃。

关宏宇一觉睡到九点半,随口喊了一声,就跑出去玩了,丝毫没给关宏峰一个拦住他的机会。等到了中午,关宏宇回来的时候,关宏峰正在厨房里热饭。兄弟二人吃完了饭,关宏宇被赶去洗碗。

菜有点咸。

关宏峰回到房间里,拿起桌上他的搪瓷杯子就要喝水。本应该在厨房洗碗的关宏宇不知从哪蹿了出来:“住手!”

关宏宇一手稳稳地抓住杯子,一手拍打着关宏峰握着杯子的手:“你放手,放手!”

关宏峰有些茫然地放开手。关宏宇两只手稳稳地端着杯子,小心翼翼地放在了桌子上,低头看着杯子里面。

关宏峰走过去,也跟着低下了头。然后,关宏峰看到了自己的杯子里,有一条不知名的小鱼正在游动。

“哪来的鱼”和“为什么放在我杯子里”这两个问题,关宏峰一时不知道先问哪个。

关宏宇仔仔细细看了好一会儿,这才抬起头,满脸炫耀地看着关宏峰:“怎么样?好看吧?这是我救下来的小鱼!”

“怎么救的?”

“河边那个总捞鱼的老头,我趁他不注意,把他装鱼的桶拿来了。”关宏宇指了指屋子角落的桶,“我把里面的鱼都倒回去了。这一条落在了最后,我看它挺好看的,就带回来了。”

关宏峰深吸了一口气,刚想说点什么,关宏宇又接着说:“哥,我不跟你说了,我得把桶放回河边去。我可是好孩子,不能随便拿别人东西。”

不等关宏峰说话,关宏宇拿着桶就跑了出去。

关宏峰回头看了看杯子里的鱼,端起杯子转身出了房间。在厨房的水池里放好水以后,连鱼带水一起倒了进去。

part 2

随着时间的流逝,关家兄弟也都到了高三,面临着高考的压力。其实压力也不大,关家哥哥本来学习就很好,关家弟弟压根就不当回事。但是,关家妈妈很在意小儿子能不能考上一个好学校。于是,除了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以外,还额外给他留了别的作业。以至于关家弟弟几乎每天都能见识一下凌晨的津港。

那天晚上,关宏峰起夜,路过关宏宇的房间。门缝里透着灯光,门里面隐隐还有说话的声音。

“关宏宇,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啊?”

“真没关系亚楠!你听我解释!我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进我书包的!”

关宏宇坐在桌子前,双手抓着旁边小姑娘的衣角。小姑娘一脸严肃,一手攥着一张写满字的纸,一手抓着自己被关宏宇紧紧拽着的衣角。

关宏峰打开门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

凌晨一点半,他弟弟和一个小姑娘在房间里拉拉扯扯。

就在关宏宇和关宏峰面面相觑的时候,小姑娘从关宏宇手里抢回了自己的衣角。

关宏宇手里一空,转头看了看小姑娘,又回过头看着脸色更差的自家哥哥,脑子一抽:“哥你来了?进来坐会儿?”

part 3

关宏峰不是没有怀疑过那条鱼的寿命,这都六年多了,鱼还好好地活着。但也不是没有寿命长的鱼,关宏峰也只当它是个寿命长的品种。

然而,事实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给人以暴击。

关宏宇当初捡来的那条鱼可以变成一个小姑娘,而且还可以变回去。

那个自称叫高亚楠的小姑娘变成鱼回到了关宏宇桌上的鱼缸里,甚至还给了关宏宇一个白眼。

关宏峰愣在原地半天都没能说出话来。

这也许是个梦。

虽然梦里的弟弟触感很真实。

但自此之后,被关宏峰发现的一人一鱼放开了许多。高考结束以后的那个暑假,关家爸爸给了兄弟俩一些钱,让两人出去好好玩几天。出发的那天早上,关宏峰看着关宏宇把鱼装进了一个小保温杯里。

“不会闷死吗?”

“没事。等走远点我就让亚楠出来。”

关宏峰点点头,背着背包开始了一个人的旅行。

part 4

兄弟俩二十五岁那年,关宏宇牵扯上了一起灭门案,是头号嫌疑人。不管是人证还是物证,都对关宏宇非常不利。因着关宏峰和关宏宇的亲属关系,关宏峰没能进专案组。

帮关宏宇洗清冤屈这件事,进行起来很是困难,进展也不甚顺利。毕竟队友只有一个技术宅和一个酒吧老板,而敌军是整个公安系统和全部人民群众。

拜关宏宇所赐,关宏峰走在街上总是能够遇到一些热心市民。毕竟脸是同一张脸,体型也差不太多,市民也没有那个隔着衣服分清肌肉和肥肉的能力,尤其是在冬天。

关宏峰再一次见到高亚楠是在关宏宇出事的三个月之后。

高亚楠穿着一件宽松的羽绒服,面色平静,眼中微微透着关切:“大哥,宏宇他有消息了吗?”

关宏峰没有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大哥,你真的相信宏宇杀人了吗?”

关宏峰侧头看着高亚楠,沉默了一会儿,正要开口。

“宏宇不是那种人。”高亚楠坚定地看着关宏峰,“他不会杀人的。”

在看到高亚楠的孕检报告时,关宏峰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在那口气完全从肺部排出后,他把报告单撕碎,冲进了下水道里。

part 5

等到一切事情了结,关宏峰买了东西去了医院。

关宏峰提着东西,在病房门口站住了脚步。

关宏宇正小心翼翼地从高亚楠怀里抱过那个小小的孩子,动作看起来有些僵硬。高亚楠坐在床上,微微侧着头,不知是在看孩子还是在看关宏宇。

关宏宇抬起头就看到关宏峰站在门口:“哥你来了。快过来抱抱小饕餮!”

“不了。”关宏峰走进病房,把手里的东西放好,“队里还有事,我先过去了。”

“那行。你快去帮吧。”关宏宇抱着孩子把关宏峰送到了走廊里。

在病床上的高亚楠微微垂眸,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关宏峰离开了病房,一步步走到了医院的正门口。在医院门口的石柱旁,停住了脚步。

一切都从那个夜晚开始。

他亲眼看着关宏宇和高亚楠一路走过来。

见过两人坐在公园里谈天说地。

见过高亚楠因为关宏宇不好好学习用鱼尾甩关宏宇一脸水。

见过关宏宇在外面跟小姑娘说说笑笑,气得高亚楠跳河回娘家。

见过关宏宇为了找高亚楠回家在河边一条鱼一条鱼地问话,吓得那个被他拿过桶的老头好几天没敢回去钓鱼。

也见过在最艰难的那段时光里,高亚楠坚定执着地相信关宏宇,并且毅然决然地留下了两人的孩子。

现在,两人经历了种种磨难,终于修成正果。

在看到病房里的场景时,关宏峰有一瞬间的恍惚。他觉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哪怕他是关宏宇的孪生哥哥。

在感情上,关宏峰一向寡淡,他没有像关宏宇那样热烈的情感,也一直觉得夫妻之间不过是搭伙过日子。最多也就是他和关宏宇那样的亲情。

可就在刚才,他忽然懂了。

爱情是不一样的。

他只是忽然有些羡慕关宏宇。

part 6

“哥,今年过年我陪亚楠回她家。你不是正好不用值班吗?跟着我们一起去吧。”

关宏峰本想拒绝,但最后还是同意了。

一个人过年总归是孤独的。

高亚楠的父母就住在本市,也不过一个小时的车程。房子是高亚楠结婚的时候买的,毕竟女儿嫁给了人类,总住在河里不太方便。关宏宇本来想在他和亚楠的家附近选房子。可高家二老就是看中了这片地方,说是离着兄弟姐妹的家近。

一进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巨大的水族箱,里面有石有草有虾有螺,还游着几百条鱼。

吃过了午饭,关宏宇对着水族箱看了起来,还拽了关宏峰一起:“哥,你看,这个和亚楠长得多像啊!”

“这是亚楠的小堂妹。”高父坐在沙发上抬头看了一下。

“爸,咱家这么多人呢?”

“不都是咱家的。”高父推了推眼镜低下头看着手里的报纸,“也有老街坊家的。”

“冬天太冷就都接过来了。”高母给小饕餮沏好奶粉,“虽说也能过得去,但是条件好了,不想孩子们受冻。”

关宏宇从高母手里接过奶瓶,走进了高亚楠的房间。高母也坐到高父身旁,看起了电视。

关宏峰还站在原地,视线始终没有离开一条颜色绚丽尾鳍不太整齐的小鱼。

part 7

关宏峰带走了那条小鱼,在初四下午。

那天一家人吃过了午饭,高亚楠哄着孩子去睡觉了。关宏峰不动声色地站在水族箱旁边,视线随着那条小鱼移动。

“哥,你要有喜欢的就带回去养着,反正这么多呢。发现不了。”关宏宇在一旁低声说道。

“不行。”关宏峰的视线还是停留在那条鱼身上。

“没事。喜欢就带回去,处得来就处,处不来就带回来。”高母说完就叫高父过来帮忙捞鱼。

“不用麻烦……”

“来我看看小关喜欢谁。”高父笑眯眯地走了过来。

“就这个。”关宏宇指着那条鱼,“我哥看了好几天了。”

高父看向那条鱼,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这个啊。这是老周家的巡巡。就数他最能闹。”

爷俩不顾关宏峰的推辞,拍板决定了这件事。

关宏宇从屋里找出了个带盖子的塑料杯子,再三确定会不会漏水。他特意选了最大的一个杯子。说不准这就是他未来的小嫂子,待遇可得好点。

高母还赶着给做了个厚厚的杯套,说是怕关宏峰晚上回去的时候冻坏了巡巡。

晚上,关宏峰走的时候,高母还一再叮嘱让他把杯子裹在衣服里。

part 8

关宏峰在客厅里放了一个水族箱,比高亚楠家里的那个小一些,里面只养了一条鱼,也没个布景,空荡荡的。

“哥。”关宏宇看着客厅里的水族箱,“你再买点鱼放进去吧?亚楠说了,不是所有的鱼都能变成人。市场上买的那些基本都成不了。”

关宏峰揪下一块鸡肉扔了进去:“我不想养。”

烧鸡刚落进水中,小鱼就游过去一口吞了下去。

“就看中这个了呗?”关宏宇也揪下一块鸡肉扔进水里。

小鱼看也没看一眼,对着关宏峰的方向,在原地游着。

“它只吃我喂的。”

关宏宇刚到嘴边要问的话就噎住了。

关宏峰又把一小块烧鸡扔进了水里。小鱼飞快地游过去,一口脱下了鸡肉,还朝着关宏宇晃了晃尾巴。

关宏宇只剩下两个想法——他好像被一人一鱼秀了一脸恩爱;这鱼的尾巴可比当初好看了不少。

小鱼在高家的时候,尾巴小小的,也不整齐。要不是身上的颜色太抢眼,关宏宇是反对这门亲事的。他娶了个漂亮贤惠的老婆,他哥可不能找个残次品啊。

而现在,不知是因为他哥养得太好,还是因为长大就长开了。小鱼的整个尾巴成扇形打开,很大很漂亮。

我哥可能要娶个大美人。关宏宇想。

part 9

一年以后。

关宏宇指着大咧咧坐在沙发上吃着牛肉干的男人,冲着厨房里做饭的关宏峰和餐桌旁切水果的高亚楠大吼:“这他妈是个什么玩意?亚楠你不是说鱼尾小的是女孩吗?”

“你喊什么。”高亚楠握着水果刀,“你不也看到过他的尾巴吗?”

“我以为长大了就大了。”关宏宇抓起一块苹果就塞进了嘴里,“而且,他之前尾巴是很小啊!”

“哦。那是那个时候他跟一挑一群被咬的。”

“那……”关宏宇一时语塞,随即又问道,“爸也没告诉我们啊。而且,爸还说他叫周荨荨,这不是姑娘的名字吗?”

“谁他妈告诉你我叫周荨荨的?我叫周巡!”沙发上的男人抄起茶几上的橘子皮朝着关宏宇扔了过去。

“不行!我不同意!”关宏宇完全没有注意到压在他腿上又掉落到地上的橘子皮,“当时妈说了,处不来可以送回去。明天我就给他送回去!”

“您赶紧给我送回去!我一年多没见赵儿了,我可想他了!”

“周巡。”关宏峰端着糖醋排骨走了出来,把盘子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淡淡地瞥了周巡一眼,转身回了厨房。

“老关。”周巡立马从沙发上站起来,追着关宏峰进了厨房。

听着厨房里传来的一声接一声的“峰哥”和关宏峰不咸不淡的回应,关宏宇侧头看向了高亚楠:“赵儿是谁?”

“他发小。”高亚楠头也没抬,“前段时间被一个律师领回家了。”

“那律师家住哪啊?明天我直接给他送那律师家里去。”

高亚楠切完水果,把刀放在一旁,自己走到沙发上坐下。

“爸也是,都不提醒一声。当时爸要是说了,我就帮我哥挑个好看顺眼的小姑娘了。”关宏宇跟着高亚楠走到沙发旁坐下,拿起牛肉条狠狠地咬着。

“你说什么?”高亚楠转过头看着关宏宇。

关宏宇咀嚼的动作顿住了,咽下嘴里的东西,愤愤不平地看向厨房的方向:“我说我关宏宇不同意这门亲事!”

关宏宇得到的回应是厨房里某人带着怒气的吼声。

“你爱他妈同意不同意!老子又不跟你过!”

End.

评论(58)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