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这么过分一定要发朋友圈

◇前排感谢
感谢 @月 一直在写文方面对我的指导,帮我开脑洞,帮我把生活中有意思的事情变成小故事。

◇OOC预警!特别OOC!凑合着看!

part 1

2018年12月29日早上六点二十九分,关宏峰睁开眼睛,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把闹钟关掉了,然后轻轻地掀开被子下了床。床上的人整个手臂露在被子外面,伸手一摸冰凉冰凉的。关宏峰小心翼翼地握着那人的小臂挪动了一下,把被子盖了上去。

“老关?”周巡皱着眉头,眼睛都没睁开,“几点了?”

“六点半。”关宏峰走到周巡那边,拔掉了周巡手机充电器的插头,“你再睡一会儿吧。”

周巡翻了个身,正对着关宏峰:“这么早你干嘛去?今儿不是周六吗?”

“元旦借礼拜,今天上周一的课。”关宏峰看着周巡半梦半醒的样子,俯身在周巡额头上亲了一下,快步走出了卧室。

周巡又翻了个身,扯了扯被子,在睡着的前一秒忽然意识到什么一样,猛然睁开了眼睛:“老……”

“饭给你放在微波炉里,你起来以后热一热再吃。”

part 2

2018年12月30日上午八点二十,周巡和关宏峰面对面坐在餐桌旁。

“老关,正好这几天我休班,你也放假。”周巡咬着手里的包子,“下午咱买点东西,明儿晚上一起跨年吧。”

关宏峰喝了口粥:“你想怎么跨年?”

“我也不知道。”周巡咽下嘴里的东西,“电视上应该有跨年晚会吧?”

“你喜欢看?”关宏峰有些不赞同,“好不容易能休息几天,非要熬夜看那些?”

“我这不是听队里那几个小姑娘说的吗?这跨年的时候要跟自己最重要的人在一起。”

“你明天十点就上床睡觉,也算是跟我在一起跨年。”

“那感觉能一样吗?”

关宏峰满脸都写着“熬夜是不可能让你熬夜的”,但还是在收拾碗筷的时候说了一句:“下午去超市买点东西吧。”

“啊?”周巡抬头看向关宏峰。

“你总不可能干坐到十二点吧?”关宏峰把碗筷端到厨房,“买点吃的去吧。”

part 3

2018年12月30日下午两点半,周巡站在超市的货架前,看着两个牌子的牛肉干有些犹豫不决。

身旁站着一个小姑娘,小姑娘一手拿着一袋白桃干,另一只手拿着一袋黄桃干,冲着旁边推了一车零食的男孩问道:“你觉得哪个好吃?”

“白桃吧?”

小姑娘侧头看了看手里的白桃干:“为什么?”

“白桃白。”

关宏峰推着购物车走到周巡身旁,伸手把两袋牛肉干都放进了购物车里:“都尝尝,下次就知道哪个好吃了。”

两人推着车没走多远,就听到身后那小姑娘的声音:“你看看人家!有你这么当弟弟的吗?还白桃白!”

“你问我的啊。再说了,买那么多不要钱啊?”

“我掏钱又不是你掏钱!”

“那我拎着也沉啊。”

周巡听着那对姐弟斗嘴,忍不住笑了一声,回头看着关宏峰:“老关,你说白桃干好吃还是黄桃干好吃?”

关宏峰看了周巡一眼,没有说话。

两人在蔬果区选好了蔬菜水果,去排队称重的时候,才发现这人都要排到乳制品区了。

“我先排着,你去买点肉,包饺子用的别太瘦。”

周巡领了命令,转身去了生鲜区。在支队里常年训人的嗓子愣是没喊过旁边几个大妈,等那几个大妈拿上肉走了,他才逮到机会跟售货员说上话。

好不容易拿上肉,周巡转身就看到关宏峰站在他旁边。在周巡把肉放进购物车的时候,发现购物车的角落里躺着两瓶罐头,一瓶白桃的,一瓶黄桃的。

周巡带着笑意看向关宏峰。关宏峰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问了一句:“还有什么要买的吗?”

part 4

2018年12月31日中午十二点十分,刚刚吃过午饭的周巡接到了支队的电话,队里出了案子。

“老关,我得去一趟,回来跟你一起包饺子。”

周巡食言了。

他没能回来跟关宏峰一起包饺子。

不仅如此,他连个电话都忘了给关宏峰打。关宏峰还是从周舒桐那了解到案情有些复杂的。

关宏峰把面和馅放进了冰箱里,换好衣服穿上鞋子出了门。

有关宏峰这样一个不请自来的顾问坐镇,支队很快锁定了嫌疑人。关宏峰的及时出现,让周巡成功地在二十三点五十九分的时候,一脚踹在了嫌疑人的背上,给人上了铐子。

此时,关宏峰坐在周巡的办公室里,看着手机上的日期从2018年12月31日变成了2019年1月1日。

part 5

周巡回到支队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办公室。除了找关宏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肚子饿。

下午,周巡刚安排完工作进办公室没多久,小汪就拿着一个很精致的铁盒走了进来。

“不赶紧看案子,来我这干什么!”

“师父,这是我表姐出差带回来的,特别好吃。”

两人的话是同时出口的,但周巡占了字少的便宜,抢先一步说完了话。

“我这不是见您库存为零了吗?”小汪把东西放在周巡桌上,“师父,您先吃……先忙着。”

话一说完,小汪就跑了出去,还没忘了把门给关上。

“老关。”周巡推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关宏峰手里正拿着一块撕开外包装的点心。

“饿了吧?听到楼下车响,特意给你开的。”关宏峰拿着点心走到周巡面前,把点心塞在周巡手心里,“你先休息会儿,我去盯他们审讯。”

“不用,小周他们没问题。”周巡说,“陪我一起吃点东西。”

“这嫌疑人不简单,我得去看看,尽快结案你也能早点跟我回家。”

“那我跟你……”

关宏峰伸手拍了拍周巡的肩膀:“你忙了大半天了,好好歇会儿,我很快就回来。”关宏峰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还关好了门。

看着门关上,周巡低头看了看手里已经撕开包装的点心,眼中的笑意更加浓重了些。

周巡一边小口吃着点心,一边走到办公桌旁坐下。

点心味道确实不错,甜而不腻,酥而不硬,奶味也不重。

周巡随手把包装纸扔在桌上,伸手去开办公桌上那个精致的铁盒。

盖子打开,盒子里空空如也。

而桌下,原本干干净净的垃圾桶,里面已经堆满了,堆满了和桌上包装纸一样的包装纸。

周巡愣了五秒钟,猛地站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关宏峰!”

支队的走廊里回荡着周巡的怒吼,经久不散。

End.

元旦快乐呀!2018年,可以遇到你们超级棒!

感谢每一位产出的太太,和愿意看我写文的小可爱!

评论(4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