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一)

@探花郎 小可爱,你的点梗到了一部分,请签收。

Chapter 1

如果说213案对于关宏宇来说是个劫难,那么213顺利结案也就标志着他关二爷渡劫成功。

罪名洗清了,物流公司也重新营业,借着媒体的报道,他关宏宇也称得上是个人生中有一抹传奇色彩的人物了。

从结案开始,关宏宇就忙得脚不沾地。跟亚楠领证,给孩子上户口,筹备结婚典礼,度蜜月。度蜜月回来,就开始重新整顿公司。

可以说他关宏宇的人生几乎已经圆满了,唯一让他不满意的,就是他哥现在还单着。

关宏宇算了算他哥平时接触的这些姑娘——刘音,他哥可能驾驭不了;林嘉茵,工作性质太危险;周舒桐赵茜,太小了,要是他年轻的时候不那么安分守己,估计自己孩子都能那么大了。

想了一大圈,那个刻意被关宏宇忽略的男人,最终还是出现在了关宏宇的脑海里。那段八分钟的告白,周巡说完倒是显得轻松了。关宏宇却过不了这个坎了。他仔仔细细回忆了和他哥有关的事情,以及他哥跟他说的周巡的事情。以他纵横情场多年的经验,周巡还真不一定是单相思。

关宏宇很快就说服了自己,周巡是个男人的问题。在他看来,这都不算什么。他哥身边有个人陪着就行了,这个人是男是女并没有那么重要。关于后代的问题,他关宏宇的儿子,不就是他哥的儿子?还怕没人养老送终?大不了他跟亚楠再努努力,再要两个,又不是养不起。

就在关宏宇思考自己是撮合他们一下还是任其自由发展的期间,某天中午他抱着儿子跟高亚楠视频,在高亚楠那里得到了最新消息——周巡和关宏峰吵了一架,关宏峰走后,整个支队陷入了水深火热之中。

关宏宇从这些信息里提炼出了一件事——他哥跟周巡可能要凉凉了。

关宏宇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可以力挽狂澜的人,他一定能扭转这个局面,不让他哥孤独终老。

当天傍晚的时候,关宏宇带着打包的菜去了和光小区。因为213案的原因,关宏峰现在还没有正式的工作,一方面是他涉及到的问题,程序上比较麻烦;另一方面,也有不少采访和请他演讲的。

“你怎么来了?”关宏峰开门看着关宏宇。

“我来看我亲哥天经地义啊。”关宏宇挤进门,“亚楠这几天带着孩子去上什么早教班,每天晚上都是我自己吃饭,我这不想着来跟你找找家庭的温暖吗?”

关宏峰哪能看不出关宏宇这是有事找他,关上门开门见山地就问:“你又惹什么麻烦了?”

“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关宏宇把菜放在桌子上,“兄弟之间一起吃个饭怎么了?再说了,难道我每次找你都非得有事?”

关宏峰没有说话,但是内心保留了自己的意见。

关宏宇本来想着,两人都喝点酒,好容易交流一些,可这段时间高亚楠让他戒酒。他一点也不想考验一下自家老婆的女子单打能力。

没事,喝茶壮壮胆也是好的,关宏宇一边安慰自己,一边想着该怎么委婉地问问他哥。

关宏宇斟酌了老半天,才开口:“哥,你什么时候给我找个嫂子?”

关宏峰瞥了关宏宇一眼,没搭话。

“哥,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总得找个人陪着吧?别老让我这个当弟弟的操心。”

“我的事你不用管。”

“那不成啊。”关宏宇义正言辞道,“你可是我亲哥!再说了,这老关家还指着你传宗接代呢。”

“你不是说过,你儿子就是我儿子吗?”

关宏宇也不是第一次被他哥怼,对于这种情况,他最多停顿了三秒钟:“那能一样吗?你多聪明啊,老关家的智商可都给了你。”

“DNA都验不出咱俩来,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长成这样了。”

关宏宇动了动脖子,觉得他哥今天确实心情不好。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周巡成为他嫂子这件事指日可待。

“那得,咱不说孩子。”关宏宇拿起杯子喝了口茶,“你身边总得有个人陪着吧。你自己在家,我也不能放心啊。”

“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

“咱不说别的。”关宏宇把杯子往桌上一放,“就这小区,哪天晚上忽然停电了,那可都没人救你。”

关宏峰摸着下巴,难得没有怼关宏宇两句。

“哥,你要是有钟意的,就带回来,咱一起吃个饭。不管这人什么样,只要是你看上的,那就是我关宏宇的嫂子。”关宏宇立刻跟他哥表忠心。他倒是真没跟他哥谈过这些事,说不准他哥是怕他接受不了,才跟周巡闹成这样的。

关宏峰打量着关宏宇,依旧没有说话。

“真的。”关宏宇决定加把劲,“哪怕你明天把施广陵领家来,我关宏宇也恭恭敬敬叫声‘嫂子’!”

关宏峰还是没说话,但是他给了关宏宇一个眼神。

以关宏宇对他哥的了解,他很容易就翻译出了这个眼神所诠释的内容——你有病。再稍微现代化网络用语化一点,这个眼神叫“你别是个傻子吧”。

关宏宇正想着怎么开口挽回一下个人形象的时候,关宏峰却先开口了:“周巡让你来的?”

就这么一句话,让关宏宇差点咬到舌头。他这还想着怎么委婉地保留他哥这个高龄处男的自尊心,敢情他哥从一早就知道他是为什么来的。

“哥,你跟周巡的事,我确实知道。”关宏宇也不想绕弯子了,“你要跟周巡在一起,我绝对不反对。你俩这么多年也不容易……”

“谁告诉你我要和周巡在一起的?”

“啊?”关宏宇瞪大了眼睛,他哥跟他内定的嫂子不是真要凉凉吧?

“我和周巡不可能在一起。”关宏峰也不准备瞒着了,趁早断了周巡的念想也好。

“周巡哪不好啊?不是,我知道他这人毛病多,但是……”

“他哪都挺好的。”关宏峰说,“可他是个男人。”

“这……”关宏宇挑了挑眉。敢情他哥不觉得是性格不合,是怪性别一样?

“哥,你是想要孩子吗?”

关宏峰看了关宏宇一眼:“有更好,没有也一样。”

“那不就得了。”关宏宇靠在椅背上,“既然也不准备要孩子,那是男是女不都一样?”

“不一样。”

“那你要是找个女的,她不能生孩子,你就不要她了?”

“不会。”

“是啊。那你就把周巡当成个不孕不育的姑娘呗。”关宏宇看着他哥的脸色,“我知道这有些困难。那……要不我照着周巡那标准给你物色个姑娘?”

关宏宇是谁?是津港的知名人物。他不仅在老婆面前求生欲强,在亲哥面前那也是一样的。

看到亲哥更难看的脸色,关宏宇立刻自救:“哥,这样。你说,你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就是翻遍津港,我也给你找来!”

关宏峰垂眸沉思了一下,这让关宏宇燃起了一丝希望:“周巡就很好。”

“那不正好!”关宏宇拍着桌子,“哥你一句话,明儿,不,现在,现在我就把周巡给你弄来。”

紧接着关宏峰的回答就给关宏宇打回了残酷的现实之中:“可他是个男人。”

接下来的时光中,关宏宇都在“周巡是个男人”这个问题上,跟关宏峰辩论。到后来,关宏宇都开始怨念周巡为什么不能是个姑娘了。

“哥,这有什么区别?”关宏宇觉得自己真是欲哭无泪,“周巡除了不能给你生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你不也说了,有没有孩子无所谓。那你还纠结什么!”

“宏宇,这不一样。”关宏峰耐心地跟关宏宇解释,“这不是孩子的问题。周巡他是个男人,你懂吗?”

关宏宇看着关宏峰的样子,想到了周巡说的那个老太太。他哥当时一定是像现在这样一本正经地跟人家解释两人撞不到的原理的。他现在只觉得,那老太太没给他哥一簸箕,完全是人家老太太素质高。

“我懂!我知道周巡是男的!那又怎么了?你不是不打算要孩子吗?”关宏宇很庆幸自己在戒酒,不然他真可能借着酒劲跟他哥打一架。

“你有没有认真听我说话?这不是孩子的问题……”

“问题是周巡是个男人!”关宏宇觉得自己要疯,“是,他是个男人,怎么了?咱不提孩子,你就说,周巡是男人怎么了?”

“男人是不能和男人在一起的。”

“你又不想要孩……”关宏宇摆了摆手,“得,不提这个了。咱吃饭。”

关宏宇还记得在上学的时候,总有小姑娘来问他双胞胎之间是不是有心电感应。他很神秘地跟人家说,双胞胎是有心电感应的。并且举例说明他和他哥之间的一些事。

现在的关宏宇只想抽死那个时候的自己。还心电感应呢。他现在跟他哥连面对面交流都成问题。他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自己可能真不是个亲弟弟,这么简单一个问题,都这么费劲。

关宏宇开始佩服周巡能跟他哥朝夕相处十几年。除了周巡,可能真的没人能受得了他哥。而现在,周巡这个唯一接纳关宏峰同时也被关宏峰接纳的人,被性别这么一个基本属性给卡住了。他忽然觉得,他哥可能真的要孤独终老了。

一顿饭吃完,关宏宇借口要去接老婆孩子,起身就出了门。其实距离早教下课还有一段时间,但是他实在没精力跟他哥纠结性别这个问题了。

下楼之后,关宏宇靠着车抬头看着天空。只觉得月明星稀。这种天气很适合野营,躺在地上,望着天空,放空自己。

关宏宇看了一会儿,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等他开出小区,看着和平时相比异常皎洁的月光,忽然反应过来了:“卧槽!停电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34)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