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三)

点梗小可爱—— @探花郎

Chapter 3

关宏峰把证件收了起来,准备上网查一查相关信息。不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现实还是虚幻,他都不能如此被动。

就在关宏峰起身路过卧室门口的时候,他看到了卧室墙上的照片,然后他停住了脚步。照片中的周巡穿着白色的西装,双臂搭在他的肩膀,嘴唇轻轻贴在他的嘴角,他的手放在周巡的腰上。

他始终不肯接受周巡,因为他们都是男人。在他的认知里,男人是不能和男人在一起的。虽然他听说也见过不少,但是他始终都觉得那是不对的。

关宏峰是知道周巡喜欢他的,他始终没有挑明。如果昨天周巡没有挑明这件事,他可以一直装作不知道。有时他也会不经意地躲开一些和周巡的身体接触,他不想给周巡那么多幻想的空间,他一直觉得自己稍微冷淡一些,周巡会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照片里过于亲密的动作,却并没有引起他所预想中的不适。也许是因为这里他们是婚姻关系——关宏峰是这样给自己解释的。

关宏峰看着那张双人床微微皱眉,他走向了洗手间,想洗个脸冷静一下。关宏峰打开水龙头,用冷水洗了脸,水的触感很清晰,提醒着他,他所经历的一切都不是一个梦境。

洗过脸,他抬头看到了镜子里的脸,脸上没有疤。关宏峰怔怔地看着镜子里的那张脸,他开始意识到这个人也许不是自己。

然后,他听到了门外的动静,有人在开门。他忽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门外的那个人。

周巡看到关宏峰的时候一愣,随即咧嘴一笑:“这么早就回来了?”还没等关宏峰说话,周巡就把手里的袋子给了关宏峰:“今儿咱吃点好的!”

关宏峰拿着袋子去了厨房,周巡也跟了过去。关宏峰和周巡相处十几年,对于周巡的口味说不上了如指掌,但是周巡喜欢吃什么,他还是知道的。

关宏峰做饭的时候,周巡就靠在旁边看着他。关宏峰无意间回头看到周巡眼中噙着笑的时候,忽然觉得这种生活也很美好。然后,他想到了在昨天的周巡,那个被他拒绝的周巡。

饭做好了摆在餐桌上了,周巡没嚷嚷着说要喝一杯。这让关宏峰觉得有些不习惯。

一切都很自然。两人面对面而坐,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就像之前每一个周巡来蹭饭的日子一样,除了关宏峰偶尔的心不在焉和试探。

不管是什么原因,他变成了这里的关宏峰,那么他就要做好这里的关宏峰。

关宏峰发现周巡有事瞒着他,也正因如此,周巡的心虚让他没有注意到关宏峰的异样。

“我今儿没在,汪儿没惹什么事吧?”

“没有。”关宏峰话音未落,忽然想起,这里的周巡是他的合法伴侣,也许不该这么生疏。于是,他回忆着伍玲玲的话,把那件事告诉了周巡。

周巡听完之后低声笑了一下,握着杯子看了看里面的茶叶,又松开了手:“指定是叶方舟那小子带的头,一天到晚的不干正经事,就知道带坏我徒弟。他一个有主的ALPHA,整天跟汪儿混一起算怎么回事,明儿我得跟他谈谈了,让他少带坏我徒弟。”

“你这是想让他带坏我徒弟?”虽然关宏峰不明白周巡说的ALPHA是什么意思,但是那个主很明显指的是周舒桐。

“你徒弟用人带?”周巡没好气地看了关宏峰一眼,“林嘉茵整天满支队的叫我‘师母’,我还听见她私底下教唆她那两个师妹改口。”

关宏峰笑了笑,没有回话。这里的周巡,不像周巡。林嘉茵,也不像林嘉茵。这里的每个人,都和他所认识的人相同,却又不同,包括关宏峰。

吃过了饭,关宏峰去厨房刷碗。之前周巡来蹭饭的时候,也都是他刷碗,总没有让客人刷碗的理,这次也只是习惯了。

往常周巡都会靠在旁边看他刷碗,跟他说上几句话,这次反倒是不一样。做饭的时候还来跟他搭话的周巡,在他来刷碗的时候躲进了书房里。

关宏峰收拾完的时候,周巡还没从书房里出来。周巡有事瞒着他,不过周巡不说,他也不想勉强周巡。

关宏峰走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开始看新闻。他在新闻中了解到了一些信息,这里的一些政策和法规和他之前的有所区别。

他不自觉地看向书房的方向,想着那一书架的书,有很多东西他要重新学一遍了。就在这时,周巡从书房里出来了。

周巡手里拿着张纸,表情严肃。他坐在沙发上,把手里的纸递给了关宏峰:“反正都是要给你签字的,你就提前签了吧。”

关宏峰低头看着纸上的内容,周巡已经躺在沙发上了,头枕着关宏峰的腿。关宏峰却没有察觉,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张纸上。

“你要调到内勤做文职?”关宏峰皱眉,低头看着周巡。虽然他发现了两个周巡之间的差别,但是主动调去内勤的事,不是任何一个周巡会做出来的。

周巡的表情还是很凝重:“是啊。我下午请假是去医院的,大夫说……”

关宏峰心里一紧,语气中带着担忧:“大夫说什么?”

周巡抓着关宏峰的手,轻轻放在了自己的腹部:“大夫说,我们要当爸爸了。”

关宏峰瞪大眼睛看着周巡,电视上的新闻还在播出着,可他却觉得自己什么都听不到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57)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