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怀砚】忘掉名字吧

◇恭喜 @苏鹤辞|离洛|嘯山林也 高考结束

part 1

“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洛怀之瞥了身旁一脸桃花的林鹤迟一眼,脸上的笑容充满阳光:“林公子这是恋爱了?”

“现在还没有,但是她总会答应我的!”

那是2015年10月,两人刚刚步入高中。林鹤迟在上学的路上,遇到了邻校的江绾鹿,此后开启了蹲点日常。

洛怀之作为他的好友,每天都会听林鹤迟说上学路上的事情:从“她今天看了我一眼”,到“她今天坐在我旁边”;从“她今天看上去心情不太好”,到“她今天笑得很甜美”。

对于林鹤迟恋爱的心情,洛怀之是不懂的,但他尽力让自己去理解这种感觉。

林鹤迟对江绾鹿的感觉,大概就像自己对宠物蛇那样吧?它们如果吃不好,他会担心;它们和他亲近,他会开心。洛怀之如是想着。

prat 2

高一暑假的时候,林鹤迟成功地追到了江绾鹿。假期两人决定一同出游,两人各自叫上了几个朋友。六个人一起去了北岸,一个距离他们不远不近的城市。

他们坐了一整夜的车,在凌晨时分,他们到达了北岸,这个每一站都有故事的城市。刚下火车,还精神十足地要看升旗。彻夜未眠所剩余的精力,勉强维持到升旗结束。

他们来到了一家青旅,文艺气息很浓厚。公共区域有些布艺沙发,墙上有照片,还挂着一些乐器。稍显昏暗的灯光,烘托着整个气氛。

可他们却没有精力去欣赏,办理入住手续之后,就前往房间。洛怀之连衣服都顾不上脱,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洛怀之一觉睡到了中午,他醒来的时候,其他人还在睡着。他轻手轻脚地出了房间,去公共浴室洗漱。洗漱之后,整个人清醒了很多,也不免觉得有些饿。

洛怀之去前台买了点食物,坐在公共区域吃着。他刚刚注意到有些房间窗外晾晒着衣服。透过没有关严的门,还可以看到房间里套着防尘罩的行李箱、桌上的陶瓷杯、床上的小抱枕,在一些房间里,充满了生活气息。

一个戴着黑框眼镜很斯文的男生正在一个大桌子上整理东西,整整一个桌子都堆满了书。一个银色的行李箱打开着放在地上,他将桌上的书一本一本放进行李箱中。

洛怀之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那个男生,按照他的性格,他应该笑着去和那个男生聊上几句。可是,洛怀之只是坐在这边,安静地看着,即使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整个大厅都很安静,除了偶尔有书本翻动的声音之外,再无其它声响。这让洛怀之有些不适应,他一向热情外向,这样安静的氛围让他有些不自在。

“你今天就回去了吗?”一个看上去稍微年长一些的男人走到那个男生身边问道。

“嗯。要回去了。”男生的声音没有过多的情绪,很平静,他也没有再多说什么。

男人在桌子旁坐下,随手拿起一本书,看了看书名,和男生说起了书中的内容。基本上都是男人在说,男生偶尔应一声。男人简单说了几句,就从书上说到了生活上。

“我们读的每一本书、经历过的每一件事,都不是看过经历过就结束的,这些经历这些书,组成了现在的我们。”男人的声音不大却很清晰,“每一段经历,都有它独特的意义在里面。”

男生拿着书的手微微顿了一下,他没有说话,只是低头看着箱子里的书。

“你要走了?”

洛怀之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穿着睡裙的长发女生,她的语气和表情都显得有些吃惊。

“嗯。”男生站起身,“今天晚上的车。”

“回去也好。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不如家里好。”说话的男人是这家青旅的老板,他很随意地穿着工字背心和一条短裤。外形上的优势,让他在两个穿着衬衣长裤的同性身边,丝毫不显逊色。

许是见过了太多类似的情景,老板显得要比其他人轻松许多,只说了两句,也就走了。女生回了房间,男人也出了门。男生还在那里,一本一本地整理着那些书。

林鹤迟他们也都收拾好了,闹着要出去玩玩。洛怀之跟着他们出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住脚步,回头看了一眼。

在昏黄的灯光下,那个男生正拿着书一本一本地填满那个行李箱。

part 3

来到北岸的第二个晚上,洛怀之在青旅附近的一个小广场见到了一个姑娘。

姑娘留着短发,坐在喷泉旁,怀里抱着一把尤克里里。她弹着琴,唱着一首首民谣。她面前不远处的地上,摆着一提罐装啤酒,大概还剩下一半,旁边有一个零钱罐子,罐子前竖着一块牌子:如果你喜欢我的歌,请支持我一下。标价稍高于超市里的价格,却也合理公道。

洛怀之掏出钱,走过去,俯身正要把钱放进零钱罐的时候,姑娘的歌声停住了。

“抱歉,本商品不向未成年人出售。”

洛怀之抬起头,路灯在他和那个姑娘之间,灯光映在两人的脸上。洛怀之看着那个姑娘略带笑意的眼睛,忽然想起了林鹤迟的那个问题。

他想他开始明白林鹤迟的那种感觉了。

洛怀之没有把钱投进去,也没有拿酒。他退到一边,站在那里,认真听着姑娘唱的每一首歌。

天色越来越暗,人群也逐渐散去。姑娘弹完最后一个音,音落之后,她的手按在琴弦上。她小心地把琴放进琴箱,把琴箱背好,然后抱起剩下的几罐啤酒,将零钱罐和牌子拿起来。

“你朋友都走了,你不回去吗?”

看着那个姑娘的眼睛,一向自来熟的洛怀之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接下来的几天,洛怀之每天晚上都会到那个小广场,听姑娘唱完最后一首歌,看着姑娘上最后一班地铁,然后回到青旅。

陪姑娘去地铁站等地铁的那段时间,是洛怀之一天中最开心的时候。他不再拘谨,恢复了平时的样子。他会和姑娘讲各种事情,从白天都去了什么地方,到学校里的生活。每次姑娘笑的时候,他也跟着翘起嘴角,小巧的犬齿露出来,眉宇间透着喜悦。

part 4

“我不想上学了,我想跟她一起。就像她那样,白天打工,晚上弹唱。”洛怀之如是说。

林鹤迟沉默了两秒钟:“你太天真了。”

在第六天晚上,姑娘提前结束了弹唱,在几个听众离开后,姑娘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洛怀之坐下。洛怀之眼睛亮亮的,犬齿微微露出,笑意满满地坐了下来。

“一年前的今天,我拿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姑娘微微抬头看着远处的星星,“我在大学上了两个星期,我觉得它和我想象中很不一样,所以我办理了退学手续。”

洛怀之从没问过姑娘的过去,姑娘也从来不曾提过,现在他忽然听到虽然惊讶却没有出声。

“我觉得世界这么大,我应该去走走。我一直都想向那些流浪歌手一样,去很多地方,唱自己喜欢的歌。于是,我开始一边打工一边旅行一边唱歌,在每个城市住上一段时间。”姑娘低头笑了笑,“可我发现,现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好。在我每到一个城市之后,我总是会觉得它很美好,但每当我在那个城市生活上几天之后,我会发现它不过是个普通的城市,即使很美也没有我家好。”

姑娘的手指时不时拨弄一下琴弦:“我觉得北岸会和它们都不一样,那么多人拼命努力想要留下的城市,一定是不同的。每个城市都有它独特的魅力,而北岸……在这层魅力之下,它让我感到了自己的渺小。”

姑娘回头看着洛怀之:“我很后悔。后悔当年相信了学历无用这种话,后悔任性退学。我去过很多大学城,遇到过很多大学生,他们之中很多人说羡慕我这样追逐自己的梦想。可他们不知道我更羡慕他们可以在学校里学习。”

洛怀之的手指敲着喷泉的台子,脸上已经没有了最初的笑意。

“往常书本生活,到此躬行实践,别有光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姑娘勾了勾嘴角,“这是我在青旅遇到的一个人说给我的。”

“这个人现在去哪了?”

“回去了吧。”姑娘叹了口气,“他说他已经不再年轻,不想再在外面漂着了。”

“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我可以看出来,你向往我现在的生活。我虽然无权干涉你的想法,但是我觉得我必须要告诉你,我并没有你想象中过得那么潇洒。人生中每个任性的选择,都会付出代价。”姑娘说,“你这个年纪,是该在学校里奋斗的。我经历过我懂,我不想未来某一天的你,像现在的我这样去后悔。”

两人陷入了沉默,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姑娘看着时间,开始收拾东西。洛怀之还像之前那样,跟着她去了地铁站。只是直到两人分开,也没有人再说一句话。

part 5

第二天晚上,洛怀之还是去了那个小广场,姑娘也还在那里弹唱。姑娘准时结束,收拾东西去地铁站,洛怀之也默默跟在她身旁。

“我明天下午就回去了。”

姑娘没有说话,点点头示意洛怀之继续说。

“我想过了。我要考冰城工业大学,这是我最开始的梦想。”洛怀之顿了顿,“我想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我比你小阅历也没你丰富,那句话我想等我变得更好的时候,再跟你说。”

柳清砚背着尤克里里,手上拖着一个行李箱。她听着车站的广播,远远看着那个男孩和五个人从座位上起来背包去检票口排队。直到他们检票离开,她才低头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车票。

她没有告诉那个男孩,其实她早就准备离开北岸了。在他们相遇的那天晚上,她已经收拾好了行李,准备第二天一早就坐车离开。

她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留下,也许是因为灯光之下,那双明亮的眼睛。

part 6

洛怀之走出考场的时候,天色有些阴沉,微微刮着风,很凉爽。

他拿出手机,将考完的消息发给了姑娘。然后看到了他母后的短信。他母后表示,他高三这一年,他们压力很大。现在他考完了,他们也该放松一下。就在他出考场的时候,他的母后携伴侣登上了前往南方的飞机,开始了他们二人世界的旅行。

洛怀之撇撇嘴,开始询问同考点的几个好友的位置。和他同样被父母抛弃的人,只有林鹤迟。两人晚上一起吃了饭,各自回家了。

班级聚会吃了散伙饭之后,洛怀之跟着几个关系不错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了几天。他们要趁着其他人还没放假,抓紧时间到处旅游。

浪了一个多星期之后,洛怀之考后激动的心情也平复得差不多了。他开始在网上筛选信息,找了一个工作,开始挣自己的学费。

从那天之后,他再也没见过姑娘。他们保持着网络上的联系,偶尔会互相寄小礼物。姑娘的地址一直都没变过,她回了家,再也没有去其他城市。对于这一点,洛怀之很难说清自己的心情。

part 7

九月的时候,洛怀之踏入了他曾梦寐以求的学校。军训结束之后,大学生活开始步入正轨。天气转凉,夜晚在学校活动的人也开始变少。

洛怀之和室友晨跑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地方。本是无意中看了一眼,却让他认定了那个地方。他觉得如果姑娘在这个学校,一定会想要在那里弹唱。

那天晚上,他抱着吉他来到了那里。

在遇到姑娘之后,他开始迷上民谣,开始向往那种弹唱的感觉。他想过也买一把尤克里里,但他总是感觉尤克里里太小,犹豫之后还是买了把吉他。

即使天气渐凉,还是有晚上在学校里散步的学生。刚开始的时候,只有几个人听。后来有人录小视频发到群里,再加上这两天气温回暖,来听洛怀之唱歌的人也多了起来。

“你蒙上物是人非的眼睛,那是没有离别的风景。”

洛怀之坐在路灯下,手指拨弄着琴弦,在他第一次听到这首歌的时候,就想着有一天可以唱给他的姑娘听。

“忘掉名字吧,我给你一个家。”

洛怀之猛然回头,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身后,怀里抱着那把尤克里里。

他的姑娘正站在路灯的另一边,看向他的眼睛略带笑意,一如初见。

The end.

终于等到你高考结束啦!

想了好几天,到底要写些什么。不想再按照惯例,每次都写朔白的故事了。这次想要写一点不一样的。

借用了一下你笔下的角色。因为你一直跟我说,洛怀之和柳清砚的故事,想要给一个BE的结局。所以,我想干脆许他们一个来世。

我不是很擅长去刻画那些细腻的东西,只简简单单描述了一个故事。里面人物的性格也不像你原本写的那样生动。

本来想写轻松愉快的故事,写得时候在听《傲寒》。慢慢就偏离了最初的想法,故事变得有些伤感。作为一篇贺文,可能不太合格。还请见谅。

祝福的话,就不多说了。我相信你,相信你可以考上自己理想的学校,可以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

评论(2)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