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六)

点梗小可爱—— @探花郎

◇预警:这篇文我觉得通篇都OOC,在这里统一预个警。

Chapter 6

现在时间是20:19,周巡正在浴室里洗澡。关宏峰在书房里记录着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他整个前半生的经历加起来,可能都没有这两天发生的事刺激。

在两个多小时之前,他和周巡并排走出支队,准备开车回家。周巡一边走一边低头看着手机,支队群里刚刚发了新的通知,他正念给关宏峰听。

两人快要走到车旁的时候,有个人冲进了大门,一边跑着还不时回头看两眼,眼见着就要撞上周巡了。关宏峰伸手拉了周巡一把,周巡抬头的时候,自己已经在关宏峰怀里了。

周巡还没来得及理清怎么回事,关宏峰已经皱眉指着那个人质问了:“你干嘛的?往这瞎跑什么?也不看路,有人追你是怎么着?”

在门卫亭值班的小李也从门卫亭出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那人一脸茫然地看了看关宏峰,又看了看穿着制服的小李,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还真有人追他。

是一个穿着裙子的姑娘,长得很好看,看上去也就二十几岁。姑娘应该还摔了一跤,白色的裙子上黑了一块。

“警察先生,”姑娘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警察先生,他抢了我的手机。”

周巡神色有些复杂:“怎么着?良心发现想自首?”

“不是……”那个人手里还握着那个姑娘的手机,“我第一次来这边,不太熟,跑错路了。”

这个世界真是很神奇,关宏峰想。

高亚楠洗完澡,就看到关宏宇躺在沙发上,心不在焉地按着遥控器。高亚楠也没说什么,在沙发旁边坐下,随手拿起了茶几上的苹果。

“亚楠。”关宏宇放下遥控器,“你说,关宏峰怎么了?”

“关宏峰是你叫的?那是你哥。”高亚楠拿起遥控器,播着电视。

“行,我哥,行了吧?”关宏宇坐起身,“你知道他今天跟我说什么吗?他说让我给他点时间接受!”

“那不挺好的吗?”高亚楠看了关宏宇一眼,“还是说你希望他反对到底?”

“我当然不希望他反对!”关宏宇立刻说,“但是,昨天他还指着我鼻子骂我呢。你说,他怎么忽然就这样了?要不是他那张跟我一模一样的脸,我都要以为他是换了个人。”

“说不定就是换了个人呢。”高亚楠靠在关宏宇身上,看着电视节目。

“那不可能!”关宏宇抱着高亚楠,“那是我哥,他换了个人我能分不出来?”

“那你觉得关队这样是怎么回事?”

“我哪知道啊。”关宏宇很苦恼,“亚楠,我不是把他脑子气坏了吧?我哥除了这脑子比别人强,可没别的优势了。”

高亚楠抬头白了关宏宇一眼:“就不能是你哥真的准备接受我们了?”

“那不可能!”关宏宇斩钉截铁道,“你是不知道我哥那人有多直!我跟他说‘那要是我找个B或者O,没有孩子,他能不能接受’,他说能接受。我说‘那不就跟我和你在一起一样’,他就是跟我说不一样。亚楠你说,我们除了不能有孩子,还有什么跟其他人不一样的啊?”

关宏宇想到他跟关宏峰辩论的那一下午就觉得崩溃,他第一次深刻体会到他哥能有多气人,气得他想拿簸箕拍他哥脑袋。

“我哥要是能接受咱俩,我就给我儿子起名叫‘关饕餮’!”关宏宇气呼呼地补充道。

高亚楠看着关宏宇的样子,决定暂时不把关宏宇很可能要当叔叔的消息告诉关宏宇。

关宏峰一手拨弄着周巡的头发,一手拿着吹风机。他从来没帮周巡吹过头发,现在如此娴熟的手法,让他分不清是不是来源于这个身体本身的动作记忆。

他记忆中的周巡从来不吹头发。因为觉得麻烦,一般都是洗完擦两下就把毛巾扔一边去了。

水滴随着关宏峰的动作,四处飞溅,有几滴落在了关宏峰的衣服上。

顶部的头发已经半干了,吹到下面的头发时,关宏峰的手撩起发丝,不经意地碰到了周巡的后颈,手指蹭过了一个柔软的突起。周巡身体瑟缩了一下。关宏峰把周巡的反应看在眼里,垂眸看了看那个小小的腺体。

在办公室的时候,关宏峰查阅了这个世界的相关信息,了解了这个世界里的性别构成。

在这里,他和周巡算异性,关宏宇和高亚楠算同性。虽然理解起来并没有多困难,可是关宏峰一时还是难以扭转过来。

周巡的身上散发着咖啡的香气,里面掺杂着奶甜味。

关宏峰忍不住想起了另一个周巡,那个讨厌奶味的周巡。不知道他来到这里成为一个奶糖味信息素的OMEGA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视线无意中扫过周巡的小腹,微微顿了一下。关宏峰打住了刚刚的想法,如果周巡来了,那一定是个灾难。

关宏峰醒过来的时候,夜色还很浓。他发现自己躺在家里的床上,床头的灯还亮着。他走出房间,发现周巡靠在沙发里睡着。

关宏峰走了过去,轻轻拍了拍周巡的肩膀。空气里没有咖啡和奶香的味道。

“老关?”周巡有些费力地睁开双眼,“你没事了就行了,我也该回去了。”

“这么晚了,留下来吧。”关宏峰拦住了起身要走的周巡。

周巡略微犹豫了一下,准备在沙发上凑合一晚。

关宏峰看出了周巡的想法:“沙发太小了,你进屋里睡吧。”说完,也不管周巡目瞪口呆的样子,径直走回了房间。

关宏峰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没一会儿,他就感觉到周巡轻手轻脚地上床,挨着他躺了下来。

等到身边的人呼吸平稳,关宏峰才睁开了眼睛。他侧头看着周巡,这个人是周巡,是那个十几年来陪着他出生入死的周巡。

“峰哥,峰哥!”

关宏峰睁开眼,看到了周巡那松了口气的表情,他有些疑惑地看着周巡。

“再不起就迟到了。”周巡直起身,“做什么美梦呢?怎么叫都不醒。”

关宏峰微微皱眉,沉默了一会儿:“……想不起来了。”

周巡没有追问,只是说:“饭准备好了,你赶紧收拾一下,咱们吃完就走。”

关宏峰坐起身,望着周巡离去的背影,喃喃自语:“美梦吗?”语气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情感。

空气中飘散着咖啡的醇香,里面掺杂着牛奶的甜香。

To be continued.

我真没爬墙,我就是最近有点浪。

跟小伙伴讨论《镇魂》,看着屏幕里赵云澜的脸,对话框输入了“周巡”。

那个时候我觉得这是一种冥冥之中的召唤,潜意识都在催我更文。

跑错路案件是个真实案件,但是不记得是在哪看到的了,以后找到了再补真实案件的链接吧。

评论(40)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