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七)

◇点梗小可爱—— @探花郎

◇文中案件审讯之类的,我真的不懂这些。BUG之类的,还请不要过多在意。

Chapter 7

林嘉茵和叶方舟坐在审讯室里,看着对面的嫌疑人梗着脖子教训他们。

嫌疑人叫杨文,是个男性ALPHA,在一家小公司当部门经理。此时此刻,他正在审讯室里,小小的空间里充满了他的信息素。

“你们警察怎么想的?外面那么多坏人不抓,来管我们夫妻吵架!”

林嘉茵和叶方舟当了这么多年刑警,什么样的犯人都接触过,这种程度的信息素对他们构不成什么压力。

“我们今天早上接到报案……”

“是不是我老婆跟你们说我打她了?我真没动手!我就摔了个门!”杨文说,“她怀孕情绪不稳定我理解,但是我也是人,我也有情绪不好的时候。两人吵个架多正常啊。”

林嘉茵听完他的解释,才继续说了刚刚没来得及说出口的话:“你老婆被人杀了。”

叶方舟从档案夹里,拿出了一张照片,竖起来给杨文看。

今天早上六点半,长丰支队接到了报案电话。案发现场是一个老式小区,报案人是小区六楼住户赵丹萌。

每天早上她都和对面的住户张程一起出去晨练。今天两人才出门就觉得楼道里有一股血腥味,越到楼下味道越浓重。到了三楼,有一户人家的门半开着,血腥味正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张程推开门,两人进去,在客厅里发现了杨文妻子罗洁莹的尸体。

罗洁莹已经怀孕五个月了,身中十七刀,有十二刀都捅在腹部。死亡时间在晚上十一点到凌晨两点之间。

据楼下的邻居反应,晚上十点多,听到了夫妻二人吵架摔东西的声音。

杨文的电话打不通。小汪带人去杨文公司的时候,得到的是他今天没有上班的消息。后来,他们在杨文的另一套房子里找到了醉眼朦胧的杨文。等杨文醒了酒,已经是下午了。

“昨天晚上十一点到今天凌晨两点之间,你在什么地方?”例行询问过后,林嘉茵问道。

“我去便利店买了酒,在新房子里喝酒,就是你们找到我的那个。”这种被当成罪犯一般询问的方式,让杨文觉得很不舒服,他耐着性子回答到这个问题,已经接近忍耐的边缘了。

在叶方舟说昨晚有邻居听到他和妻子吵架问是否确有其事的时候,杨文忍不住发起了脾气。他觉得警察多管闲事,也怀疑罗洁莹故意报警让警察找他麻烦。在林嘉茵说出那句话之前,在看到叶方舟手里的照片之前,他都认为是罗洁莹在找麻烦。

关宏峰在审讯室外看着杨文的种种表现,回头看了周巡一眼:“不是他。”

“嗯。”周巡叼着一支没点燃的烟。烟是之前林嘉茵给的,他知道自己不能吸烟,但这样能让他觉得好一点。

上午的时候,周巡就听办公室里的人议论说出了案子,听说死者是个女性OMEGA,还怀着孕。周巡不自觉地摸了摸自己腹部,觉得心里有点不舒服。

中午的时候,他去找关宏峰。关宏峰没在办公室,正好高亚楠来送尸检报告。周巡接了以后,顺手拿着就看了。

看完以后,周巡摔了尸检报告要冲出门的时候,关宏峰回来了,手上还端着刚从食堂带回来的两份饭。

吃完饭以后,休息时间刚过。周舒桐就敲门进来说杨文已经醒酒了。关宏峰安排林嘉茵和叶方舟去审讯,自己带着周巡去旁观。

叶方舟进审讯室之前,被周巡给拽住了。周巡问他要烟,叶方舟说周舒桐让他戒烟他没有。还是林嘉茵看了关宏峰一眼以后,递给了周巡一支。

周巡接过烟叼在嘴里,也没有找打火机。在关宏峰说“不是他”之前,两人都没有交流。而这之后也没有,周巡始终都在看着杨文。

杨文在审讯室里语无伦次,一会儿让叶方舟他们一定抓到凶手,一会儿说他偷偷买的房子。他才买了新房子,旁敲侧击地问过罗洁莹喜欢什么样的装修风格,请了设计师而且已经找人装修好了,就想等着味道散了,给她一个惊喜带着她搬进去。

关宏峰看着周巡。接下来,周巡会开门冲出去,进公共办公室踹门踹椅子地骂上几句,让人尽快查案。周巡应该会说“不把这孙子给我揪出来,谁也别想吃饭”。

不,这里的周巡不会。因为这个周巡不是支队长,副队还是刘长永。哪怕等刘长永退休,副队也不能是周巡。因为关宏峰是支队长,没有一个支队两个队长是一家人的可能。

那周巡会怎么做呢?

关宏峰回想213案之前周巡的样子。周巡一定还是会冲出门,去公共办公室踹门踹椅子,再骂上几句。只是不会说抓不到犯人没饭吃这种话。

可是周巡没有。他只是拿下了那支烟,一点一点在手心里捏得不成样子,然后丢在地上,慢慢打开门走了出去。

To be continued.

很抱歉,拖更一个月。我没有爬墙,也没有想坑着。我只是,最近努力在成为一个现充,没有过多的时间和精力构思。

我知道等更很痛苦。要不,各位还守着这篇文的小可爱先别追了,等养肥了再看。

评论(31)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