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不许人间见白头

中元节梗 @睡到春天的丸子
英雄迟暮梗 @江九思.

◇BE预警
◇一方死亡预警
◇写得我心里好难受预警
◇你们千万别看预警
◇你们看可以但是后果自负别怼我预警

Part 1

长丰支队的管辖区内死了一个人,在一个高档小区里,一个刚刚修建好大部分住户都没装修完的新小区。

案情很简单,住在对门的两家,因为装修的问题发生口角,继而动起了手,其中一个手里拿着的锤子砸在了另一个人的头上。

似乎越是这种简单的案情,越会让人感慨。凶手有个五岁的儿子,一家搬过来,是为了孩子入学的事情,这附近的小学是全津港出了名的好学校。死者已经和女朋友领证了,婚期也订了,就等着早点装修完散散那股味,结婚的时候搬进来。

远远看着凶手的妻子抱着儿子在哭,另一边年轻的姑娘强打精神扶着死者的母亲。周巡用力吸了口烟,当了十多年的刑警,本该对这种场景司空见惯,但还是觉得心里闷闷的。

周巡下班以后,开车去了超市,他觉得今天有些压抑,想喝点酒。213案虽然告破,但是关宏峰想回支队还是有些难,而他也想要安定一些,只在支队挂了个顾问的身份,在警校任职。在213案结束之后,两人很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顺利到让周巡现在还有些懵。

周巡在超市里看到了两个年轻人,也就二十岁,脸上的稚气未脱,一个拍着另一个肩膀,然后勾肩搭背地去买东西,听他们说的话,应该是要开夜车出去玩。

周巡这边还在感叹着年轻真好,就听到身后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说:“今天可是中元节,不可以拍人肩膀的,夜里还要出去,现在的年轻人啊……”

周巡回到家里的时候,关宏峰已经做好了晚饭。关宏峰接过周巡手里的酒,眼神里带着不赞同。周巡笑呵呵地伸手要拍关宏峰的肩膀,忽然就想起了老太太的话,手也就顿在了那里。

夜里睡觉的时候,周巡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手被关宏峰紧紧地握着,手上都是冷汗。在灯光之下,关宏峰的脸色惨白。

周巡叫了关宏峰好几声,关宏峰才回过神来,声音有些干涩沙哑:“周巡,我……见到伍玲玲了。”

周巡看着床头一直亮着的灯,伸手帮关宏峰擦去了额头上的冷汗:“没事,老关,那都是梦。”

“不是。”关宏峰认真地看着周巡,“那不是梦,我醒过来的时候,她就站在你旁边看着我。”

周巡听得心里有点发怵,但语气还是带着往日的轻松:“放心吧,老关。这世界上没有鬼,人死了就是死了。”

part 2

这件事很快就过去了,关宏峰的黑暗恐惧症也在慢慢恢复。除了关宏宇准备要二胎关饕餮闹了个天翻地覆以外,两人的生活一直很平淡。

那天关宏峰正在给学生上课,他注意到手机屏幕的时候,来电已经挂断了。但很快又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关宏峰犹豫了一下,把手机翻了个面。

下课之后,关宏峰把电话拨了回去,他以为是支队又碰上了棘手的案子。结果周舒桐跟他说周巡出了意外,说话的声音还带着哭腔。

周巡受伤了,只差一点点就伤到肝脏。只差那一点点,周巡就不会再睁开眼睛了。而这只不过是一次很普通的抓捕,那个人只是个二十来岁的普通的街头混混,虽然时不时就跟人打一架,但是也没有受过什么专门的格斗训练。

这件事让关宏峰以及支队的人认识到了一个问题,一个早该意识到的问题——周巡已经不再年轻了,他的体力已经没有前几年那么好了。

关宏峰伸手摸着周巡的侧脸,看到周巡鬓角的一丝白发时,关宏峰愣了好一会儿。

周巡最终还是退了下来,不再整天跟着去出外勤抓犯人了。那些抓捕工作,都交给了队里年轻的警员。周巡过上了每天到点就下班的生活。在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他还觉得不习惯,但慢慢的,他喜欢上了这种生活。

每天吃过晚饭和关宏峰在外面走走,总能让周巡有一种老夫老妻日常生活的感觉。之前那种在队里通宵查案顾不上吃饭的生活,已经越来越遥远了。

两个人开始商量着要不要领养一个孩子。关宏宇听说这件事以后,把关饕餮扔了过来,让两个人带了一个来月,美其名曰体验生活。

后来,两个人去了几次孤儿院,周巡很喜欢孤儿院里的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才三岁,每次周巡来的时候,都会跑过来往周巡怀里扑,奶声奶气地跟周巡说话。周巡跟小姑娘承诺以后带她去游乐园。小姑娘开心地捧着周巡的脸就亲。关宏峰看着两人的相处决定把这个孩子记在周巡名下。

但是周巡失约了。

周巡没能带着那个小姑娘去游乐园,没能抱着小姑娘进家门,连小姑娘的房间都没来得及准备好。

一切都毫无征兆。

part 3

那天,周巡休假,警校也放了假。关宏峰开着车,两人一起去了家具城。他跟着周巡看了一张又一张床,周巡一个也不满意,觉得哪个都配不上要来他家的小公主。导购一边听周巡说小姑娘有多可爱,一边跟周巡讲自己女儿三岁的时候喜欢什么。

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他们才选好了床、衣柜和桌椅。临走的时候,周巡看上了一个白色木质的摇椅,小小的,一看就是给小孩子准备的。关宏峰看着周巡的眼神,就明白了周巡的想法,这椅子他的小公主必须有。

在回家的路上,周巡说等家具到了,屋子收拾好,就去办手续把小姑娘接回家。

“老关,那摇椅就放在她房间的落地窗前面,她没事的时候就可以坐在那看楼下的风景,多好啊。”周巡想着那场景,一双桃花眼都染着笑意。

回到家里的时候,关宏峰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

关宏峰去厨房倒水,听到声响出来的时候发现周巡倒在地上,一个中年人蹲在周巡身边抬头看着关宏峰:“他还没死。”

关宏峰没来得及报警,他失去意识前,看到了那个人眼底浓烈的恨意,但是他没能想起来那个人是谁。

关宏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嘴里塞着东西嘴上也被贴了胶带,很难发出声音。周巡坐在地上,也被绑着,嘴上也贴了胶带。

“你还记得我吗?”那个中年人走了进来,手上拿着水果刀。

关宏峰看着那个人的脸,怎样都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见过这个人。他看向周巡,周巡摇了摇头,周巡也不记得这个人。

“也对,你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记得我。”中年人自嘲地笑了笑,“我会让你想起来的,用我的方式。”

关宏峰看着他拿刀走向周巡。

血溅在墙纸上。那墙纸上前几天,他和周巡一起贴的。周巡在网上选了好久,集中参考了支队里小姑娘的意见,最终选的是浅粉色底白色浮雕花朵的那款。有一滴血正落在花芯上。

就在那一瞬间,关宏峰想起了那个人是谁。

那是他在隆达派出所当副所长的时候,发生了一起案子。死者中了十三刀,九刀在腹部,三刀在胸口,致命的那一刀在颈侧。案件太过凶残,很快就闹大了,上面给的压力也大。关宏峰亲自带队查案,凶手作案时太慌乱,现场留下了太多痕迹,侦破难度不大。关宏峰带队去抓人的时候,看到那张过于年轻稚嫩的脸,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愣了一下。

关宏峰还记得结案报告上的内容:丁卓豪,15岁。

丁卓豪站起身,看着关宏峰,他甩手的时候,刀上的血飞溅在窗帘的白纱上。窗帘是店长的侄女给选的,布纱一体的,粉布白纱,还有帘头。

“关宏峰,是你毁了我。”丁卓豪用刀侧拍着关宏峰的脸,“都是因为你抓了我,我妈才会病重,我爸也自杀了。”

关宏峰的脸上沾上了周巡的血,血已经凉了。周巡倒在地上眼睛没了往日的神采,看着关宏峰的眼神带着担忧。

“关宏峰,你毁了我的家。可你却过得这么好。”

周巡忍着疼,强打精神,一点一点往门口挪。他担心丁卓豪对关宏峰不利,但是担心并没有用。他要想办法去求救,只有这样才能救下关宏峰。

“你们还想着养孩子。”丁卓豪看着房间的布置,回头的时候看到了周巡。

周巡没有能挪动多少,他还没来得及靠近门口。

丁卓豪蹲下举着刀,对上了周巡那不屈的眼神。还差一刀,他按照当年杀人的方式,还差颈侧的那一刀。

丁卓豪忽然就笑了,他收起刀站起身走到了门口,手指按在灯门上:“关宏峰,我不会杀你。你有黑暗恐惧症是不是?我也不会关灯。”

丁卓豪走到门口,手握着门把手:“关宏峰,我要你好好活着。要你永远都记住我,就像我记住你那样。”说完,他走出去关上了门。

关宏峰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关宏宇坐在旁边。

“周巡呢?”

关宏宇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垂下了眼帘。

家具送到的那一天,周巡已经落了葬。

关宏峰看着那把白色木质的小摇椅,把它放在了落地窗前。

part 4

周巡去世之后,关宏峰的状态就很不对。关宏宇担心他,跟高亚楠商量了一下,就搬来跟关宏峰住。

转眼就到了七月半,距离周巡过世也就一个月的光景。关宏宇半夜起来去厕所的时候,看到那间空着的儿童房里亮着灯。

关宏峰坐在里面,面对着周巡最后躺过的角落。

关宏宇有些害怕,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打扰关宏峰。

第二天的时候,他才小心翼翼地问关宏峰昨晚在做什么。

“我在等周巡,昨天是中元节,我在等他回来。”

“那……”

“他没有回来。”关宏峰垂着眼眸。

关宏宇不想看到关宏峰这个样子,他把心一横:“哥,这世界上没有鬼,人死了就是死了。”

关宏峰握着杯子的手一紧,他低着头,一滴眼泪落在了水杯中。

Fin.

评论(19)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