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四)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周巡身世过往私设
没有看探花郎太太的那个设定的话,可能会对这里周巡的过往身世抱有疑问。请点击这里观看。
如果不喜欢被剧透,请跟着我的思路走就好。

Chapter 4

2001年1月27日晚上十点多,那是周巡第一次见到关宏峰的时间。周巡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能记得这么清楚,也许是因为过年,也许是因为别的原因。

那个时候的周巡,除了抽烟喝酒,厌恶所有的一切事物,包括他自己。

他遇到每一个嫌疑人,只要不肯配合,他抬手就打。遇到每一个罪犯,不问缘由,他抬脚就踹。队里一次次地警告,他都无动于衷。

他出生在官僚世家,他爸能坐到部长的位置上,这已经不单单是破案立功的能力了,这人情世故方面的能力也不弱。周巡从小就看惯了官场上那套,什么时候该说什么话办什么事,周巡比谁都清楚。

周巡知道他这样下去,他爸身份地位再厉害,队里也留不下他。他应该收敛一点,按照程序走,不能动不动就使用暴力。

他应该在实践中学习,掌握破案的技巧,去抓更多的罪犯,救更多的人。周巡觉得这才应该是他的人生,可他却不愿意这样做。

他每天只睡四个小时,深夜倒在床上,不把自己喝到完全没有了意识,他就会觉得这个世界特别让人绝望而想哭。

周巡觉得很痛苦,但是他不知道为什么。他时常会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还活着,但是他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他还记得有人说,他这是初出茅庐看不惯这世道,可他自己心里清楚并不是因为这些。他只是觉得一切都没有任何意义。

周巡觉得他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一个时不时跑出来提醒他,他不该过这样的生活,他应该去过他所预想的那样的人生;另一个从不多言,只是支配着他,继续在这样颓废的状态下苟活。

与整个人生都过得颓废的周巡相比,关宏峰是另一个极端。

那个时候,长丰分局有一半的庆功会都是为关宏峰开的,整个公安系统都认得关宏峰。

周巡冲出来的时候,关宏峰一眼就认出了他。这个人受处分的次数,比他受表彰的次数还要多。

在周巡来到这里之前,关宏峰每次受表彰,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内都会听到别人赞叹的议论声,跟同僚碰面的时候还会听到几句夸奖和恭喜。

但是从某天开始,关宏峰就发现他听到的议论和他没什么关系了。那次他破了个跨省的拐卖儿童案,才受的表彰,第二天走在支队里听到全是跟他无关的议论。

“你听说没啊?那个周巡,昨天破纪录了。”

“这事谁不知道啊。要我说人家周巡也是厉害,强奸犯、律师、假证人还有一个同事,全给打医院去了。”

听到这些,关宏峰不由得挑了挑眉。路过的同事跟他点头笑了笑就走过去加入了讨论之中。

整整一天,关宏峰听到的除了工作相关的事情,就是周巡打人的事情。似乎没有人记得他昨天被表彰的事情。关宏峰虽然不在意这些,但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适应。

后来,关宏峰接二连三地受表彰,周巡接二连三地被处分。而且几乎每一次周巡受处分的事情都能盖过他受表彰的风头。次数多了,关宏峰也难免开始关注起周巡来。

关宏峰看着周巡不以为然的样子,沉默了一下,说:“走,我请你吃顿饭吧。”

一顿饭的时间,关宏峰对周巡的性格了解了不少,周巡几乎跟他所猜想的没有什么两样。周巡本质上不坏,只是做事太过强硬。

而周巡却在关宏峰身上找到了一种久违的熟悉感,这种感觉让他收敛身上的戾气。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安宁的感受了。

在此之前,周巡对关宏峰受表彰、明明只大他五岁却高他两个职位,嗤之以鼻,他总觉得这个人并没有那么好。

在得知关宏峰再次立功的时候,一个模糊的身影在周巡脑海中一闪而过:“他一定能做得更好。”周巡皱着眉,却怎么也想不到那个人是谁。反而是一种夹杂着痛苦的烦躁袭上心头。

周巡想不通到底为什么,但次数多了,他连带着关宏峰都讨厌上了,甚至听到名字就觉得烦。

但是周巡没有想到他和关宏峰相处的时候,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个人让他觉得很舒服,让他能够放下所背负的不知来由的痛苦。

关宏峰自己也说不好当时是出于怎样的一个心态,他对周巡说:“你要还想继续当刑警,明天来找我报到。”

周巡叼着牙签,冷笑了一声:“我凭什么跟你混啊?”

“因为你没得选。”

接下来的十年,关宏峰教会了周巡该怎样成为一名优秀的刑警。周巡也不再痛恨周遭的一切,不再痛恨他自己。

周巡不知道如果当时自己没有遇到关宏峰,他现在会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他只知道没有关宏峰,也就没有现在的周巡。

关宏峰调回长丰支队,当上了支队长。周巡平静地辞掉了自己的职务,降级申调支队长助理。

关宏峰破案是好手,但是人情世故上却差了点。周巡收了自己的脾气,每天跟队里都带着笑,那个时候的他,跟现在的小汪有些像。

每天帮着关宏峰递送文件,替关宏峰传话安排任务。关宏峰不擅长跟领导打交道,见了领导也是在队里那副样子,周巡就观察领导的表情,帮着圆场。他毕竟是官家子弟,跟领导打交道几乎可以说是天赋技能,他甚至不需要动脑子思考就知道话该怎么说事该怎么办。

关宏峰见周巡在领导面前游刃有余的样子,这接待领导的事也都推给了刘长永和他。

周巡说不清他对关宏峰的感觉从何而来。关宏峰让他觉得很熟悉,甚至说在两人第一次坐在一起吃饭的时候,周巡就有一种找到了人生支点的感觉。

关宏峰很优秀很出色,这是毋庸置疑的。是关宏峰带着陷入黑暗中的他一步步走出来,重新站在阳光之下的。

周巡觉得这就是之前脑子里那个小人所说的属于他的人生,他觉得这才是他的人生,他本就应该是这样生活的。

爱上关宏峰,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只是他没想过要告诉关宏峰,有些事不一定要有个什么结果。

一次庆功宴上,周巡喝多了,醒了之后发现自己在关宏峰家里。从那天开始,两人的关系就向着暧昧的方向发展了起来。

周巡不记得自己喝多之后都做了什么,但是从第二天醒来之后身体的感觉和关宏峰的反应判断,他和关宏峰并没有发生什么。

两个人很自然而然地,就在一起了。谁也没有挑明,没有牵手,没有拥抱。就像是一种彼此心照不宣的默契。

关宏峰不善于表达感情。周巡也觉得大老爷们之间不用像一男一女或者两个姑娘谈恋爱那样,甜言蜜语的没有用。

周巡以为他们会这样平淡地谈恋爱,低调地领证结婚,然后平平淡淡地度过这一生。

周巡设想过两人领证之前的情景,大概就是他或者关宏峰说“日子正好去登记吧”。

这句话周巡想了很久,准备在一个最合适的时候说出来。

可队里出事了。

他亲手带到关宏峰身边的自己的师妹伍玲玲死了。

关宏峰消沉了一段时间,周巡开不了口也没心思去想着登记结婚的事。

在伍玲玲死后三个月,2015年的年底。那天他们照常下班,周巡等着关宏峰上车坐好,正要发动车,却被关宏峰制止了。

关宏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后里面是一枚戒指:“考虑考虑嫁给我。”

周巡看了关宏峰几秒钟:“怎么不是你嫁给我啊?”

关宏峰也没迟疑,拿着盒子认真地看着周巡:“考虑考虑娶我。”

周巡看着关宏峰的表情,忽然笑了笑,然后把手伸了过去。在此之前,他从没想过关宏峰会有跟他求婚的一天。

周巡看了一眼手指上的戒指,开车回了和光小区。

到家之后,关宏峰很自觉地走到厨房,然后问周巡:“吃什么啊?”等了一会儿也没听到回答,转头就看到周巡站在旁边对着自己的手傻笑,还抬头看着他笑。

“做碗面得了。”关宏峰转过头,准备着材料。

周巡一眼就发现了关宏峰有些红的耳朵,抿嘴忍着笑冲着关宏峰点了点头,也不管关宏峰看没看到。

两人顺理成章地滚到了床上,第二天早上,身上的感觉提醒着周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那枚戒指,周巡还是没有戴出去,他把戒指放回了盒子里。他和关宏峰并不打算公开,或者说不打算这么早就公开。他们想等见过了家长,确定了婚期之后,再一点一点透露给支队里的人,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

可是有些时候往往是事与愿违。

周巡没能等到带关宏峰回家,却等到了关宏峰离职。

因为213的案子,关宏峰跟顾局吵了一架,然后上交了警徽,走出了支队。

周巡一路追过去拦住了关宏峰:“老关。”

关宏峰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甩开了周巡的手,毅然决然地离开了。

周巡后来试着联系过几次关宏峰,却只是得到了关宏峰让他把家里的东西拿走的回应。

关宏峰甚至连门都没让他进,在门口把东西递给他,就关上了门。

周巡在那些东西里没有找到那枚戒指,他低头看着那时被关宏峰甩开的手。

当时关宏峰甩开周巡,不只是告诉整个支队他离职了,似乎还宣告着两人关系的结束。

To be continued.

写过几篇文,我发现我这人文笔一般文风平淡,糖不甜刀不疼的,所以应该不用太担心被刀。可能的雷区我会预警,大家注意避开就好。

整个文的基调可能跟老关有点像,比较平淡,不会像太太们那样甜到心里刀到肺。这个是我个人能力有限,希望大家可以理解一下。

谢谢你们愿意看。

P.S.最近处于复习阶段,更文时间可能不太确定。但是绝对不弃坑。

评论(32)

热度(68)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