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十四)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林昆(韩鲲)x周巡预警

传送阵

Chapter 14

在戒指被扔进水中之后,在鬼哥身边的卧底被老鬼杀了之后,韩鲲就知道,自己活着回去的可能性太低了。

他应该是再也见不到自己的父亲、弟弟和儿子了,但是他还能看到周巡,周巡就在这里。 

他不知道周巡出现在这里是幸还是不幸。等鬼哥让周巡来杀自己的时候,他觉得这是不幸。

“五分钟杀他,够不够?”鬼哥站在周巡旁边,看着他。 

韩鲲看到了周巡的挣扎,周巡的眼睛乱瞟着,很快周巡镇定下来,伸出了手想要接枪,可鬼哥给了他一把刀。

周巡握着刀朝他走来,在他面前站定。身后抓着他的人,往前推了他一下。周巡的左手稳稳地按在他脑后,拿着刀的右手抬了起来。

韩鲲和周巡对视着,在周巡的眼神里,他看到的是痛苦,是挣扎,还有一丝坚定。 

周巡必须这么做,而且不能表现出任何情绪。不然他也会死在这儿。家林还小,不能同时失去两个爸爸。

韩鲲见周巡只是看着他,迟迟没有动作,不由得有些焦急,他看着周巡笑了几声,越过周巡看着鬼哥,出言嘲讽:“老鬼,你养了个孬种。” 

“别着急啊。”周巡深深地看着韩鲲,“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应该好好地纪念。我在想啊,以后有机会路过你坟前的时候,该敬你杯什么酒。”

“来杯,”韩鲲望着周巡的眼睛,忽然提高了音量,“老绍兴!” 

在周巡刺出那一刀时,是留了手的,他没有把刀刺得那么深。他下不去手,也带着一丝侥幸,万一鬼哥不派人查看,那等他们走了,韩鲲说不定能活着离开。

原本抓着韩鲲的人,松开了手。失了力道的韩鲲扑向了周巡,可他能感觉到,那刀不够深。 

韩鲲避着鬼哥等人的视线,轻轻在周巡耳边,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一声“家林”。话音刚落,他就装作支撑不住的样子,扑进了周巡怀里。他不敢冒这个险,不敢用周巡的命去搏。

周巡紧紧地抿着嘴,眼睛死死盯着对面的墙壁。他能感觉到韩鲲紧靠在他身上,能感觉到自己手上沾着韩鲲的血,能感觉到韩鲲吐出来的血沿着他的脊背流淌。他没有看到,最后韩鲲靠在他身上露出的微笑。 

韩鲲的身体滑落进水里,没有低头去看。他举起了左臂,高喊了一声,笑着转过身看向了鬼哥。

就在那一刻,他取得了鬼哥的信任,跟在了鬼哥身边。也是在那一刻,周巡不再是周巡了。 

鬼哥发现了他的转变,却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这人呐,一旦杀了人,连看人的眼神都会不一样。

不过几个月,周巡连根除了整个贩毒网络。 

后续事情解决完以后,周巡连庆功宴都没参加,直接回了韩家,他想见家林。敲开了门,他才得知韩家搬走的消息。

他还没找到韩家,就到了韩鲲生日。那天晚上,周巡买了一个蛋糕,拎着一瓶老绍兴,回到了家里。 

他拿出了两个酒杯,摆在桌子上,又拿出了家林的小碗和小勺子。

他在衣柜找到了参加任务之前给家林买的小熊,当时的售货员是个跟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笑得甜甜的,跟他说男孩子也可以送毛绒玩具毕竟还小。他还没来得及给家林,就紧急抽调走了。

周巡把小熊放在之前属于韩家林的椅子上,然后他在蛋糕上插了蜡烛,点燃蜡烛,过了一会儿,他拿下了蜡烛,放在烟灰缸里。 

“小鱼哥,你没能吃到家林周岁的生日蛋糕,我给你买了个一样的。”

他回忆着之前家林满月时,韩鲲跟他说的家林生日准备怎么过的那些话。

周巡吃完了一整个蛋糕,用手背蹭了蹭嘴边的奶油,低声笑了:“小鱼哥,你骗我。这蛋糕不好吃,奶不兮兮的。”

蜡烛还在烟灰缸里燃着。 

周巡给两个酒杯都满上酒:“你说过回来陪我喝酒的。”他拿起自己面前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后来,周巡辗转了几个地方,问了不少人,才找到了韩家的住址。韩家现在所在的小区,都是独门独院的小洋房,周巡把车停在小区外面,走进了小区。

他有些忐忑地敲响了韩家的院门,开门的是韩家的管家李博。 

“李管家。”周巡冲李博点了点头,打了声招呼。

李博让他在院子里等一会儿,自己进屋去了。周巡站在院子里,盘算着一会儿见了韩松阁该说些什么。他想来谢罪,也想见一见家林。 

韩松阁打开门,站在门外看着院子里的周巡,眼中是不加掩饰的恨意。

“爸……”周巡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韩松阁打断了。 

“你别这么叫我!”韩松阁瞪着周巡,“小鲲是你杀的对不对!”

“我……” 

“我告诉你,你只是我韩家的仇人!你已经害死了我一个儿子,别想再害我韩家的其他人!我是不会让你见家林的!我也不想再看见你!你给我滚!”

在韩松阁出来的那一瞬间,周巡就明白,他永远都得不到韩家的谅解,他低着头说出了另一个乞求:“能不能让我看看家林。” 

“家林不该见你这个杀父仇人。”

周巡闭了闭眼睛,屈膝在院子里跪了下来:“韩老,我求你了,你让我见他一面。” 

周巡没有得到听到韩松阁再说什么,回应他的是关上的大门。屋内的灯还亮着,透过窗帘映着周巡的脸。附近的小洋房和远处高楼大厦的窗口都亮着,万家灯火,而他却只是个局外人。

在这昏暗的院子里,在韩家门口,周巡跪了整整一夜,没有人知道他都想了些什么。 

第二天一早,那扇门打开了,门开了一半撞在周巡身上的时候,周巡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身来,他立刻站了起来,又因为跪了一夜早已麻木的腿而摔回了地上。

周巡坐在地上揉着膝盖,抬头看着门口的韩彬:“我知道你们很痛苦,我也一样,但是我当时真的没得选。” 

韩彬低头看着周巡,语气平静:“我懂。但是,他是我哥,血脉相连的亲哥。”

韩彬的意思,周巡很明白。理智上能够理解,情感上不能接受。 

周巡扶着墙,站起身:“韩彬,我……”

“你不要再说了。”韩彬递给了周巡一张照片,“别再为难我们了,你走吧,以后不用再见了。” 

周巡伸出手,接过了那张照片。在楼梯间的灯光下,他看着照片上的一家三口。那是家林满月的时候,赵馨诚拿着相机帮他们照的。

照片里他正抱着家林喂水,韩鲲用筷子夹了一块糖醋里脊递到他嘴边。

那天的糖醋里脊偏酸了,却他吃过最好吃的糖醋里脊。他还记得那天,韩鲲兴致勃勃地说要亲自下厨,照着菜谱研究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做出来这么一盘糖醋里脊。对于第一次下厨的人来说,味道已经很不错了。 

周巡小心翼翼地收好照片,离开了这里。

在回去的路上,沉浸在回忆中的周巡猛然发现前面的车已经停了下来,他用力踩下刹车,可车还是撞上了前车。 

周巡醒过来的时候,只有周恩永在病房里陪着他。他总觉得好像少了些什么,却说不上来到底少了什么。

过了几天赵馨诚出差回来,还特意跑来了一趟,给了周巡一张照片。是韩家林自己拿着小勺子吃饭的照片,认真的表情跟韩鲲如出一辙。 

周巡看着那张照片,好一会儿,他笑着抬头说:“赵儿,你可以啊,什么时候有的这么大的儿子,也不告诉我。”

赵馨诚一时没有反应过来,那双大眼睛睁得更大了。

“怎么了?不是你儿子?”周巡疑惑地看着赵馨诚。

“这是……” 

“这是他侄子。”周恩永立刻说道。

“哦,侄子啊,侄子你拿来给我炫耀个什么劲,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周巡失忆了,他记得赵馨诚,记得韩家,记得他是个警察。但是他不记得那次卧底任务,记得韩鲲,却不记得两人在一起,更不记得之后的事情。 

“爸,我记得我小时候跟韩鲲韩彬玩得不错啊,怎么后来就没联系了呢?”

周恩永削着苹果:“那会儿出了件事,我跟韩松阁意见不合闹翻了。” 

“我记得赵儿跟韩彬在一起了。”周巡说,“那他还能来看我,还挺够意思的。”

“嗯。” 

“哎,这孩子我看着还挺眼熟。”周巡拿着韩家林的照片,“跟韩彬小时候挺像,是不是韩鲲的儿子?”

周恩永手一顿,长长的苹果皮忽然断了。 

没得到回答的周巡也没继续纠结这件事,拿起别人送来的零食就吃。周恩永看着周巡的样子,稍稍放了心。

周巡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或者说是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些。 

那个时候,只有周巡自己知道,他到底有多不对劲。

他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梦到刀,梦到血,梦里永远都是一片猩红,他永远都无法看清梦里的世界。 

他有一种自我厌恶的感觉,随着时间一点点加剧。他时常觉得心里空落落的,似乎人生中很重要的东西不见了,可他又不知道到底是什么。

有的时候,痛苦的感觉来得并没有那么快,却随着时间愈演愈烈。 

周恩永利用职务之便,把周巡调走了。在周巡接连受了处分之后,周恩永才发觉了周巡的异常。

那个时候,周巡二十岁。

To be continued. 

评论(24)

热度(41)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