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OE)

文/清渊
梗/ @探花郎 

传送阵

Chapter 16

韩家林找到了地下仓库的入口,顺着梯子走了下去,跟着地上的血迹,他很容易就找到了被绑在椅子上右侧脸颊都是血迹的周巡。

在周巡有些复杂的目光中,韩家林过去解开了周巡身上的绳子。两人都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周巡想要站起来,但接连两次受伤,他的身体多少有些吃不消。他把双手按在扶手上,想要撑起身,韩家林快一步上前扶住了周巡。

周巡站起身一抬头就看到了拿枪进来的韩松阁,他立刻把韩家林推到了一边,看着韩松阁没有说话。他有很多事情想问,但是不是在韩家林面前,不管怎样韩松阁都是那个把韩家林养大的人。

韩松阁手中的枪对着周巡,视线却落在韩家林身上:“你先回去吧,这些事情和你没有关系。”

“你不应该这样做,现在回头还来得及。”韩家林看着韩松阁的眼神带着恳请。

“我做什么还轮不到你来多嘴!”韩松阁冲韩家林吼着,“我再说一遍,这事情跟你没关系,出去!”

韩家林的手紧紧地握成拳头,他的嘴唇抿得紧紧的,走了几步站在了周巡身边。

看到这个场景,韩松阁有些怒不可遏:“好啊!我还真是白养了你十几年!”

周巡看着韩松阁的枪口对着韩家林,忍不住拽了韩家林一把:“你赶紧走啊!”

韩家林松开拳头,左手握住了周巡的右手,他只是看着韩松阁,没有再说一句话。

感觉到韩家林一点一点收紧的左手,周巡觉得内心有一个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

关宏峰找到韩松阁办公室的时候,周恩永已经叫了支援。办公室里出了那滩血迹,没有其他的异常。

“我派人去了韩松阁家里,我觉得他带巡巡过去的几率不大。”周恩永说,“我也让人去查他的资料了,看他有没有其他私宅。”

关宏峰翻着韩松阁桌上的书本:“他不会在那里的。他一定就在警校的某个地方。”

“你怎么这么确定?”

“韩家林告诉我的。”关宏峰看着办公桌上右手边第一个抽屉,也是唯一一个带锁的抽屉,“他知道韩松阁会带周巡去哪。”

“韩家林,你要记住你姓韩,他周巡只是你的杀父仇人,他手上染的全是你父亲的血!”

周巡忍不住动了动,想要挣开韩家林的手。

韩家林感受到了周巡的动作,手上加了几分力道,稳稳地握着周巡的手:“不是。害死父亲的人是那些毒贩。”

关宏峰打开了那个带锁的抽屉,里面放着一本相册和一个档案盒。

相册记录着一个孩子的成长。相册的第一页是一个年轻人穿着警服的照片,那个年轻人和韩彬长得非常像,但是比韩彬少了一些内敛,更神采飞扬一些。

“这是小鲲。”周恩永的语气中带着怀念,“这孩子很优秀,一直顺风顺水的,是个好苗子。只是有些锋芒太露了。”

关宏峰放下相册,打开了档案盒。里面满满的装着各种荣誉证书。在档案盒的最下面,放着一个笔记本,里面记录着韩鲲的事情。笔记本的最后几页,写的都是书名。

关宏峰对着书名在书架上看了看,这些书都摆在书架上正中央的位置。

如果不是时间紧迫,关宏峰真的想好好翻看一下这个笔记本,多了解一下那个和周巡纠葛了二十年的人。

“小鲲从小就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耗尽了毕生的心血培养他。他也很争气,一直都是我的骄傲。他人生中唯一的污点就是你!”韩松阁恶狠狠地瞪着周巡,“如果不是因为你,他不会那么年轻就死。如果他还活着,被市局看好的种子选手,根本就不会是关宏峰!”

关宏峰蹲下身拉开了左手边最下面的抽屉,里面放着一个厚厚的笔记本。关宏峰翻开了那个笔记本,笔记本上详细地记录着213案的每一个细节,有一些甚至连他都不知道,比如吴征是周巡的羊。

随着关宏峰翻动笔记本的动作,一张相片从笔记本里掉落出来。关宏峰俯下身捡起了那张照片,是他和周巡的照片,脸被划掉了。

“其实,我没想杀你。走到这一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韩松阁看着周巡,“在你遇到关宏峰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是这个结局。”

市局和长丰支队的人已经赶到了。周恩永的身份在这,两局领导也都跟着来了。看到关宏峰多少有点别扭,才听说关宏峰逃跑就见到了本人。

周恩永把关宏峰找到的笔记本给了施广陵。关宏峰正在办公室里找着线索,他在书架的角落里找到了警校的规划图。

关宏峰指着地图上校区边缘的一个地方,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在关宏峰说韩松阁就在警校之后,就被周恩永叫来的警校校长看了看地图:“是个地下仓库,不过已经废弃很久了。”

警校虽然很大,但是办公楼到那个仓库的距离并不是很远。

“你是不是还好奇为什么213的物证指向了关宏峰?因为吴征一家不是关宏宇杀的,关宏宇甚至都没有出现在那附近。现场的DNA本来就是关宏峰的,是他把关宏宇的指纹弄到了凶器上。”

韩松阁看着周巡惊讶的表情,继续说道:“213案我计划了三个月,每一个点都经过了反复地推敲。如果一切顺利,你应该在现场发现拿着刀的关宏峰,然后亲手把他抓进监狱。”

周巡的声音有些干涩:“你什么意思?”

“这不是很明显吗?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设计的。为了让你再经历一次!”韩松阁声色俱厉,“为了让你再一次亲手把爱人推向死亡!”

“你疯了吧!这跟关宏峰有什么关系!你有什么冲我来,你害他干什么!”

才找到地下仓库的入口刚刚下去,他们就听到了周巡中气十足的怒吼。

“老韩!开门!”周恩永几步跑到声音传出的那扇门前,用力地拍着门,“你没必要走到那一步!”

“没必要?是你儿子杀了我儿子!你当然不在乎!”韩松阁提高了音量,“我今天就是为了做个了断!”

“老韩,你想想韩彬,想想韩家林!”

“周恩永,别拿劝绑匪那套说辞应付我!韩彬不需要我去担心。至于韩家林……”韩松阁看向韩家林,看到周巡警惕地挡在韩家林身前,“那是小鲲的儿子,为小鲲报了仇,我会放他出去。”

“去找爆破队。”施广陵吩咐着。

门外的人只盼着爆破队赶来之前里面别出什么岔子。但周巡可不这么想,他脾气上来了根本顾不上这么多。理智提醒着他此时不能刺激韩松阁,可情感却叫嚣着要他为关宏峰讨个公道。

没有213那档子破事,他现在很可能已经跟关宏峰结婚了。关宏峰用不着离职。关宏宇不会被通缉。高亚楠也不至于一个人顶着压力把她和关宏宇的孩子留下来。他和关宏峰的那个孩子,他们两个人想要的一个女儿,也不会连天日都没见过就那么没了。

“你有事冲我来,刀是我捅的,你害关宏峰干什么!他跟这件事没有一点关系!”周巡红着眼睛冲着韩松阁吼着,“他都不认识韩鲲!”

“这要问你啊。”韩松阁并没有被周巡的情绪所影响,“你本该带着杀死小鲲的罪孽痛苦地活下去,可你却把一切都忘了。毫无负担地跟关宏峰在一起。关宏峰抢了本该属于小鲲的荣誉成就,就连小鲲生前的爱人他都要抢。是他抢了小鲲的一切!”

“韩松阁!你别忘了周巡失忆是谁造成的!”周恩永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那场车祸你不要以为我查不出来是你动的手脚,我当初念在丧子之痛没有追究。你已经杀过他一次了,为什么还不能放下?”

韩松阁没有回答周恩永的问题,他只是看着周巡,眉头紧皱,疾言厉色地问道:“周巡,你说是不是你杀了小鲲!”

韩家林看着韩松阁的表情,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抢在周巡前面开了口:“不是!”

韩松阁和周巡的目光都落在了韩家林身上。

“就算当时他不在场,父亲也会死。”韩家林的语气坚决果断,“当时的情况,只有两种可能,父亲死或者他和父亲一起死。但是只会有一种结果。”

“如果不是因为他,小鲲根本就不会去当这个卧底!”

学校距离警局不远,又有人接应。爆破队很快就赶了过来,正在根据门的厚度材质准备炸药。

关宏峰现在周恩永身后,看着爆破队的行动。无论是在办公室的发现,还是刚刚韩松阁说的话,都让他不敢轻易出声。他和周巡都是韩松阁的目标,他此时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这里,无疑会刺激到韩松阁。

“父亲是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人,就算当时是个其他警察,他也会尽力保全对方。”韩家林的声音清晰地从门内传了出来,“法医报告上说,致命伤不是一击造成的,是有停顿的。你其实很清楚,他给父亲留了生路,是父亲自己选择了死亡。父亲不敢或者说不愿意去用他的命赌自己的命。”

韩松阁沉默了一会儿:“你不愧是小鲲的儿子。如果可以,我还真想多给你们一些相处的时间。可是他们很快就能进来了,有些事我必须要做。”

韩松阁的话音未落,就扣动了扳机。子弹打在了周巡的胸口上,周巡应声倒地。

“爸!”

韩家林跪在周巡身旁,手上沾着周巡的血迹,他回过头,看向韩松阁的眼神很复杂。

韩松阁也看着韩家林,他手中的枪抵在自己的下颚。

枪声和爆炸声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响起的。

周恩永是第一个冲进来的,紧随其后的是关宏峰,以及关宏峰提前叫来的医护人员。警队的人在他们后面也跟了进来。

一个月后。

前一天夜晚刚刚下过雨,地面略显潮湿。一个年轻人抱着一束花,走在陵园之中。

年轻人在心中默默数着台阶,走到了那一排,他的脚步停了停,犹豫了一下,又坚定地迈开了脚步。

在临近那块墓碑的时候,年轻人的脚步慢了下来,最终停在了墓碑前。

他转身面对着那块墓碑,静静望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蹲下身,将那束花放在了墓碑前。

年轻人平视着墓碑上的相片,看着照片里那人的眼睛。他有很多话想说,却又无从说起。

停了好一会儿,他对着相片里的人露出了一个微笑。这个微笑,使得他原本因为严肃而有些冷峻的面容柔和下来。

年轻人站起身,垂眸凝视着墓碑,墓碑上不过寥寥几个字,他却反复看着。

“家林。”

年轻人听到这个声音微微一愣,回过头看到来人的脸,转身面向了他。

The Open Ending.

 

到这里为止,原作视频的内容就写完了。因为怕被剧透所以没有提前看视频的小可爱,现在可以点进去欣赏探花太太的视频了。

开放式结局总会让我有一种未完成感。所以还会有BE和HE的两个结局,是接在这一章后面的,都算是第十七章。这两个结局,会分别展开一下这章提到但是没有具体说明的点。

很抱歉因为个人的原因一直在拖更。同样也很感谢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这篇的你。

评论(16)

热度(33)

  1. 误拂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