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你的样子(番外4)

文/清渊

传送阵

◇韩家林番外知乎体

Extra Story 4

你所知道的哪个人的另一个身份让你心情复杂?


我爸爸比王泷正还美

6666人赞同了该回答


@我父亲比潘粤明还帅  这个问题你邀请我,这是几个意思?算了,认真答题吧,谁让你是我妹妹呢。


我的家庭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先简单介绍一下。

父亲在我两岁的时候因为意外去世了,他的去世和我爸有点关系,但是不怪我爸。可是我祖父把责任全算在了我爸头上,没再让我们见过面。

只是他不让而已,其实我们见过不止一次,但都是远远看一眼,没说过话。在祖父的严防死守之下,我能有幸见到我爸,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叔父的男朋友赵叔。

父亲、叔父、我爸、赵叔,他们四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小时候谁跟谁关系好,可能已经显而易见了。不过,父亲和我爸的关系,丝毫不影响我爸和赵叔的革命友谊。如果没发生那些意外,我爸和赵叔可能会成为模范妯娌。

就在我爸登门要见我被祖父拒绝的那天,他出了车祸。所幸人没事,但是醒来以后不记得他和父亲的关系了,顺带着也忘了我。

赵叔去看他的时候,给他带了我的照片,但是被他误认为我是赵叔和叔父的儿子。在赵叔懵逼的时候,我爷爷说我是赵叔的侄子,没有提起我其实还是我爸的儿子。

我很理解我爷爷的做法,毕竟现实情况在那,当时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隐瞒。

这些都是后来在他们那里听来的。我个人的生活还是很平淡的。


刚上小学的时候,同学嘲笑我没有双亲。我跑回家问祖父,祖父说我父亲是个英雄,却对我爸的事闭口不谈。后来这件事我也就忘记了,但是有时候会想起来,又问过几次,但是发现每次一提到我爸,祖父的脸色就不好,也没再提过。但是这让我更好奇了。

于是,在后来的一天,我偷偷去问了赵叔。赵叔睁着大眼睛四下看了看,然后偷偷告诉我,我爸也是个英雄,在忙着保护大家,所以不能见我。

“我爸是像钢铁侠那样吗?”

没错,我当时就是这么问赵叔的。

而赵叔的回答是:“你爸……没那么有钱。”

“那……蝙蝠侠?”

“……也没有蝙蝠侠有钱。”

用我赵叔的形容,我当时是挠着头,有些腼腆地一笑,说:“我也不嫌弃蜘蛛侠。”

这件事被赵叔当成了段子,在我爸恢复记忆之后,讲了不下十遍。


因为祖父和父亲的工作性质,导致我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在我初中的时候,我开始关注一个这个行业里的佼佼者。这个人,可以说是我人生里,第一个偶像。

他的每一篇论文我都反复读过,每一篇关于他的报道我也都剪下来收集在了一个笔记本里。在无意中得知他要在我家附近的一所大学开讲座之后,我逃课去听了那个讲座。在讲座结束之后,我们有一段交流,那是我当时的人生中最激动的时刻,当时交流的每句话我都记忆犹新。

在那时起,我就决定要追随这个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偶像,我一定要想办法去他所在的单位工作,想办法成为他的徒弟,好好跟他学。

他在我的心目中,是我认定要追随的人,不仅是事业上还是人生中的导师。如果没有发生接下来的那些事情的话。

那天之后,我想跟祖父聊一聊这个人,毕竟祖父在圈内也算是名气不小,祖父的视角,可以让我更加全面地了解这个人。

可是,在我说出他的名字,话音还未落的时候,祖父就已经大发雷霆了。我得到了从小以来最严厉的一次训斥,收藏的那些论文和报道也被祖父翻出来烧了,就在我的面前。

我当时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祖父为何会那么生气。他们虽然是同行,但是应该是没有利益冲突的。

这件事不能说是很快就过去了,这件事本身是已经结束了,但是它是接下来一系列事件的开始。只是当时的我还不明白。


我很快就转移了我的注意力,当时我代表学校去比赛,拿了奖,在回来的表彰大会上。我又一次在角落里看到了赵叔,他旁边还站着一个男人。

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在我有记忆以来,我每一次拿奖,或者毕业入学,我都会看到赵叔和那个男人。我知道,那个男人很可能是我爸。

我没有去问过,我心里是怨恨他的,他丢下了我这么多年。可他偏偏又参与我人生中每一次重要的场合。那时的我还不知道他失忆忘了我。

我开始私下里去调查,这是个只属于我的谜题,我要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解开。

我在祖父的书房里,找到了一个落满灰尘的盒子,里面放着一些残缺不全的照片。照片是被修剪过的,但是多少有些残留。通过对大部分照片的比对,可以确定照片上残缺的部分是某个人。在照片的背面,我找到了手写的时间和地点。时间和我的出生时间临近,地点是离这里不远也不近的城市。

照片所能提供的线索寥寥无几,饶是如此,我还是在那个学期之后的假期,偷偷跑去了那个城市。在偌大的一座城市里,去找寻十几年前两个人的生活痕迹本就荒谬。但在那里的那些时日,却让我觉得无比安心,那大概是我有记忆以来,所感觉到最接近他们的时光。

我回来之后,叔父和赵叔都在。赵叔笑着问我都去了哪里。我说了一个别的城市,一个在出行之前就已经详细做过攻略的地方。赵叔没有怀疑,热情地跟我聊着。叔父端着咖啡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直觉告诉我,叔父知道了。可他知道多少,我也不清楚。


后来我又花费了一段时间,打探到了一些消息,从这些消息中,我拼凑出了父亲死亡的真相。父亲的死亡,是一个人动的手,可那个人却是迫不得已。从祖父的种种表现,基本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我爸。

得出这个结论,让我很难受。我曾怨恨他抛弃我,却不曾想过他都经历了什么。我甚至没办法去想象他当时所承受的痛苦。

又一次的比赛中,我看到了角落里的赵叔和那个神秘的男人。中场休息的时候,我偷偷绕过去,想听一听他们的对话,记住了那个男人的名字。

那天晚上,祖父工作上有事,我住在了叔父家,半夜起来的时候,我听到叔父和赵叔在吵架。如果不是因为出门的时候磕到了脚趾,我真的怀疑我是在做梦。

我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听到了叔父说那个男人是我爸,听到了赵叔说我爸失忆了。

那天晚上,我没再睡着。第二天开始搜集关于我爸的事情,我爸在这个行业里,也可以说是赫赫有名了。差点就被扔出行业圈子。所幸,有个人拉了他一把。那个人就是我之前提到的偶像。

我很感激他,可以对陷在深渊中的我爸伸出手。我爸也是个念着别人恩情的人,他曾有一次升职,但是他申请降职去给偶像当助理。

那个时候,我还想着,说不定能通过偶像去接近我爸,就算他想不起我,起码我也可以跟他亲近一些。毕竟,我爸和偶像搭档这么多年,兄弟情义肯定是有的。

但现在想想,我真是想抽死当初那个天真的自己。


我给自己做了好几天的心理建设,才有勇气去我爸单位。我不知道该跟他说些什么,毕竟他已经不记得我了,但是我还是想和他说说话,哪怕是以他朋友的男朋友的侄子的身份。

当时我都想好了,我爸和偶像在一个单位,我可以装作要找去偶像的样子,跟他说上几句话。所以,我在我爸单位门口不远处找了个地方。我在等他们下班,大概还有一个多小时,我还有时间好好想想接下来该怎么表现。

最好的情况是偶像先出来回家,然后我再去跟我爸说话,以我所得到的信息来看,他的性格肯定是要送送我,这样我可以多和他待一会儿。

差一点的情况是我爸先出来,他很可能会带我去见偶像,这样的相处时间会少一些。

再差一些的情况,就是他们一起出来,这样的话,也许我可能没办法跟我爸说上话,只能是近距离看看他。即使是这样,我也很知足。

但是,人生往往事与愿违。我想好了几乎每一种可能的情况和应对方式,却偏偏没有想到发生的那一种。


先出来的人是偶像,他脸色看上去有些阴沉,然后我爸就追了出来。我看到我爸好声好气地哄着偶像,但是偶像的脸色依旧很难看。我真的很怕我爸那暴脾气上来把偶像给打了,这门口可都有监控,我爸要是挨处分了怎么办?

果然,偶像冷着脸给我爸也怼生气了。就在我想着要不要冲过去阻止我爸被处分的时候,我看到偶像先伸出手。我当时懵了一下,毕竟偶像那种以理服人的人,不像是会主动动手打人的人。

我立刻晃了晃手里的可乐,气体使瓶子变得坚硬。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别人欺负我爸,哪怕那个人是我很崇拜的人,哪怕我爸并不记得我是他儿子。

正在我要冲过去的时候,我看到偶像把我爸按在了他怀里,然后他强吻了我爸!

我的大脑似乎死机了一段时间,在重启之后,我看到偶像已经放开了我爸,我爸微微红着脸瞪了他一眼,两人又说了几句,就回了单位。


回到问题本身来——你所知道的哪个人的另一个身份让你心情复杂。

就是那个男人啊。在我得知他是我爸男朋友之后,我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什么人生导师,什么第一个偶像,什么兄弟情义,鬼知道我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的这些词。

十几年我过着没有我爸的生活,见的几次还都是靠着赵叔帮忙,不知道他的身份,远远看几眼。花了那么长时间去调查,才知道他是我爸,十几年连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可这十几年,我爸都在那个男人身边。他每天都能见到我爸,都能跟我爸说话,他可以和我爸一起吃饭一起生活。而他,竟然还在我面前强吻了我爸!


居然有人问后续。

看到我文首爱特的那个人了吗?那是我同爸异父的亲妹妹,她父亲就是那个男人!


编辑于  21:15


END.

评论(10)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