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拂弦。

咦?我怎么还没爬墙?

【关周】关宏峰到此一游(二)

梗提供者——@探花郎

Chapter 2

关宏峰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周巡的办公室里。

他还隐约记得之前的事,关宏宇来跟他说周巡的事情,然后关宏宇才出门就停电了。

那应该是关宏宇发现停电又回来救他了。然后医生说自己没事,就把自己扔支队来了?

关宏峰皱着眉,只觉得关宏宇这么自作主张实在是不好。

忽然,关宏峰听到了敲门声,门没关,他抬头就看到了手里拿着报告的赵茜。赵茜身上有一股薄荷的味道。

关宏峰看着赵茜有些小心翼翼的神色,只当是因为之前自己跟周巡吵架的事,他没解释,只是问赵茜:“关宏宇呢?”

赵茜的神色就更复杂了,犹豫着开口:“小关哥刚刚回去了。”

关宏峰点点头,站起身。既然关宏宇回去了,那他不如直接去找周巡,把事情都跟周巡说清楚。

周巡既然没在办公室,那很可能在公共办公室或者审讯室。他记得昨天他来的时候,那个案子的嫌疑人已经归案了。

关宏峰往公共办公室走着,空气中飘散着各种味道,没有很特殊但是出现在支队里,就有些奇怪了。关宏峰没有过于纠结这件事,因为他老远就听到有人训话。声音很熟,不属于周巡,属于一个不该出现的人。

办公室里,刘长永正指着两个警员在骂:“你们这不是胡闹是什么!这件事是一个警察能办出来的?”

“这不是解决了吗?”其中一个还努力辩解着。

“解决了?叶方舟,你别忘了你是个警察!”

叶方舟还想再说什么,但周舒桐站在刘长永身后给他使眼色,他也就老老实实低头认刘长永骂。

在关宏峰还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个人死而复生的时候,忽然旁边有个姑娘说话:“中午的时候有个大学生来报案,说被骗了不少钱。这种网络诈骗,调查起来难度也大,找回来的希望也不大。当时正好小汪和小叶在,俩人一合计,把钱从骗子那里给骗回来了。这不,让刘队给知道了。”

关宏峰身体有些僵硬地循声回头,站在他身旁的人,他昨天才刚刚见过,在停电之后的黑暗中,嘴角带血冲他笑着。

“师父,我那师哥什么情况?怎么请假了?”

关宏峰身体很稳地站在原地,但是灵魂差点飞出体外,他强自镇定:“他…他有点事。”

伍玲玲的师哥,那只能是关宏峰那半个徒弟周巡。周巡请假,这事还真挺奇怪的。

“师父,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

关宏峰看了看伍玲玲,又看了看刘长永和叶方舟,觉得大概是这个世界疯了。他需要好好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会儿队里也没什么事,用不了多久也下班了,师父我送你回去吧。”

关宏峰看着一脸关切的伍玲玲,内心充满了抗拒,那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抗拒。

“师姐,上个案子还有点细节需要请教一下。”周舒桐从桌上抓起笔记本就跑了过来。

关宏峰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周舒桐这个徒弟没白收。

刘长永那边训话也结束了,出门的时候跟关宏峰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小汪,”伍玲玲把车钥匙扔给小汪,“关队不舒服,你受累送关队回个家。”

关宏峰摸着下巴看着跑去开车的小汪,支队里不讲这些,不过真要照辈分算,小汪还真得叫伍玲玲一声师叔。这么说来,周舒桐还能叫上周巡一声“师哥”,只不过周舒桐不敢。

“关老师,你是不是担心师哥?”

关宏峰看着周舒桐那双充满探究的大眼睛,忽然什么都不想说了。

在支队门口,关宏峰遇到了另一个人,她本不该出现在这里,但是相比较在公共办公室遇到的几位,她的出现也并没有让关宏峰过多惊讶,不过接下来她说出的话足以让关宏峰感到震惊。

刚刚回来的林嘉茵打量着关宏峰:“师父这是要出去?”

空气中飘散着雪松的味道,这是在林嘉茵出现之前不曾有的味道。

关宏峰微微点头,没有过多说话。

“帮我给师母问个好。”

师母?他结婚了?

这个消息的冲击力丝毫不比伍玲玲站在他面前的冲击力小。

师母,死而复生的三个人。如果不是感觉太过真实,关宏峰都要以为这只是黑暗恐惧症所带来的诡异幻觉。

关宏峰看了看小汪,小汪身上就没有什么味道,就和伍玲玲一样。

车停下之后,关宏峰发现自己在一个比较陌生的小区。这小区是两三年前新建的小区,比较高档也更安全一些。关宏峰也只是知道有这么个小区而已。

关宏峰发现小汪偷偷看了自己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在说“您都到家了怎么还不下车”。

关宏峰下车以后,遇到了一个小姑娘,看起来也就二十来岁,身边还有个孩子。

“关队。”小姑娘笑眯眯地跟关宏峰打招呼。

关宏峰点头回应着。这个小姑娘和那个孩子身上,都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就和小汪一样。

小姑娘用磁扣打开大门的时候,还扶着大门等关宏峰。

关宏峰进了门,跟着进了电梯,看小姑娘用另一个磁扣在电梯感应区刷了一下。他慢条斯理地在口袋里摸索着。

小姑娘见关宏峰迟迟没有刷卡,回头问道:“关队没带钥匙吗?”

关宏峰这才掏出了钥匙,从里面找出了一个磁扣刷了一下,看着对应亮起来的楼层。关宏峰不动声色地盘算着一会儿怎么正经地找对家门,电梯到了的时候,他跨出电梯,发现从这个电梯下去只对着一道大门,打开大门里面只有一户。

进了门,关宏峰简单观察了一下,凭着对“自己”的了解,他很顺利地找到了一堆证件。

关宏峰对着那张结婚证犹豫了一下才翻开,他看了那张照片先是一愣,然后仔仔细细地翻看证件,确定了不是作假。

很奇怪的是性别栏,他的性别写的是“男A”,而另一个人的性别是“男O”。

关宏峰看着照片里的周巡,开始怀疑到现在他所经历的一切,到底是不是自己疯了之后的臆想。

To be continued.

评论(46)

热度(103)